-

第2626章

脫離師門

“今天,在這裡,我要宣佈一個事情!”

仙兒神色冷漠,露出一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態度。

“聖女,有事請說,我等一定會為聖女鞠躬儘瘁的。”

周太青儘管在心底已經察覺到了不妥,可還是一臉奉承道。

“從今天起,我將脫離太玄宗,從此之後,我再也不是什麼聖女,與太玄宗也將再無半點瓜葛!”

仙兒心底早已下了決定,如今把這番話說出來的時候,情緒平靜,冇有半點波瀾起伏。

“這……”

周太青愣住了,心底露出濃濃的不安。

當仙兒說與他們劃清關係的一刻起,蘇辰不論做什麼決定,都不需要再考慮這份同門的情麵了。

“仙兒,這個事情,要不你先跟你師尊商量一下吧?”

燕龍極心頭一震,皺緊眉頭。

“不用了,我師尊打一開始就不願意出來見我,那就說明,他心中有愧!”

仙兒心思敏捷,自然早就察覺到了異樣。

特彆是當週憶拿出那一封她師尊的親筆書信時,更是說明瞭問題。

“燕長老,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希望日後您有機會來參加我和蘇辰的婚禮。”

仙兒落落大方,向著燕龍極行了一個晚輩禮。

然後,再向著太玄宗所在的山門,微微鞠了一躬。

這一躬過後。

前塵往事,儘已了去。

他日山水間再重逢時,便已是陌路人。

“走吧!”

仙兒眼底之中儘管有著不捨,但更多的卻是決絕。

她早就看透了。

這個宗門的人,都已經變了。

變得勢利,變得無情,變得貪婪。

而她,也不願意再留下來與這群人虛與委蛇。

“好!”

蘇辰臨走前,深深看了周太青一眼,雙目之中,有著尋常人無法觀察到的火焰在翻滾。

“你……”

周太青心頭大駭,有很多話想說,可卻都堵在心口間了,再也說不出來。

這一刹那,他感覺自己像是被拉入到一片火海滔天的本源世界中,不論如何掙紮,都無法脫身。

但這種感覺,又如同錯覺般,僅僅隻是一晃就消失了。

“咳……”

周太青反應過來後,輕輕咳了一聲,喉嚨間,吐出一口燥熱的火氣,伸手抹了一把額頭,發現有密佈的汗珠。

“周長老,你這是怎麼了?”

燕龍極大有深意的看了周太青一眼,道。

“冇,冇事!”

周太青心不在焉的應付一句後,目光掃過四周,發現蘇辰與仙兒的身影,早已消失無蹤。

“彆看了,人家早走了!”

燕龍極聲音中夾雜著淡淡的譏諷。

“要不是你孫子惹出這麼大的禍患,我們也不至於,失去一個有九重天至尊背景的聖女!”

聞言。

周太青嚇得臉色更白了。

冇錯!

他就是被仙兒背後那個九重天至尊的姐姐給嚇到了。

皇城內發生的事情,根本隱瞞不住,很快就傳到了他的耳邊,隻可惜還是晚了一步,那會兒,周憶已經對仙兒下手了。

周太

-->>

青來不及阻止,蘇辰就已經趕到,直接出手把人給鎮壓了。

後麵發生的事情,自然就是他周太青,隻能眼睜睜看著,蘇辰把自己最寶貝的孫子給當場擊殺。

周太青之所以不敢還手,太玄宗之所以選擇沉默,選擇熟視無睹,那不是在忌憚蘇辰,而是在畏懼仙兒背後的那位至尊。

否則,以他們太玄宗的底蘊,對付蘇辰這個小小的混元帝境,還是綽綽有餘的。

“哼……燕龍極,事到如今,你說這些也冇什麼用了。”

周太青態度變得冷冽無比,寒聲道。

“而且,你彆以為我不知道,周憶之所以會那麼快找上林仙兒,就是你那個孫女在背後搗鬼的。”

燕龍極一聽,臉色立刻變得陰沉起來。

冇有反駁,隻是重重哼了一聲。

“你要是敢對鐵霜下手,那就彆怪我燕龍極跟你徹底撕破臉皮,讓你們周家絕種!”

燕龍極發起狠來,立刻把周太青嚇了一跳。

“這個事情我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的!”

周太青外強中乾的對付了一句後,一個閃身,徹底消失不見。

太玄宗,後山。

有一座像通天柱般的山峰。

峰頂上麵,修建有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

這就是周太青的洞府。

此刻,他一步落下,回到自己的洞府。

剛一入門。

周太青就徹底傻眼了。

這會兒,有一個年輕人,坐在他鐘愛的那把太師椅上,正笑意吟吟的看著他。

“周長老,咱們又見麵了!”

一道略帶戲謔的聲音,緩緩傳了開來。

“蘇辰,你……你到底想乾嘛?”

周太青心頭一顫,失聲道。

冇錯!

眼前這個坐在太師椅上,一臉輕鬆的少年,就是前麵逼迫得太玄宗不敢應戰的蘇辰。

大家都以為蘇辰殺掉一個周憶,還有那上百名圍觀的弟子後。

事情也就過去了。

可讓周太青怎麼也想不到的是,蘇辰竟然去而複返,而且還悄無聲息的來到自己洞府裡麵,這究竟是幾個意思?

蘇辰正要回答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哇……父親大人,憶兒死得好慘啊!”

“您一定要為憶兒報仇,絕對不能放過蘇辰那個小雜碎,還有林仙兒那個賤人,我要他們血債血償。”

“啊……我要扒他們的皮,喝他們的血,吃他們的肉!”

一道無比怨毒的聲音傳了過來。

那是一箇中年婦人,神情猙獰,吼聲連連。

甚至還伴隨有毒誓的聲音傳出。

“閉嘴!”

周太青頭也不回,直接嗬斥了一句。

“滾回靈堂去,冇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離開靈堂半步。”

那門外的中年婦女,神色一愣,看著周太青的背影,心頭一陣驚悚,不敢再哭鬨,隻能小聲啜泣的往回走。

“不好意思,讓蘇公子見笑了。”

周太青一臉歉意,拱了拱手道。

“沒關係,反正我此番前來就是為了斬草除根的,要是你這些家人冇鬨,我還不好意思下狠手。”

蘇辰的話,雖然說得輕描淡寫的,可傳出時,卻有一道滔天殺機,轟轟爆發,驚天動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