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28章

仙輪五行界蛻變

周太青最大的底牌,就是他的本源世界。

可就在他喚出自己的本源世界時,整個人,直接傻眼了。

砰!

他的本源世界,剛一出現,整個仙輪五行界,立刻都躁動起來。

特彆是蘇辰五行界深處,有一枚散發出璀璨華光的世界晶石,一個閃動,飛了出來,爆發出滔天吸力。

這股吸力之恐怖,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僅僅隻是一個照麵,周太青的本源世界,就有四分之一的區域,直接被吞噬一空。

那股浩浩蕩蕩的四重天本源之力,全都被五行界的世界晶石給吸收煉化了。

“這……這怎麼可能?”

周太青臉上露出濃濃的無法置信,駭然至極。

“咦,這麼順利!”

蘇辰臉上也露出濃濃的意外,冇想到,這麼順利就把周太青的本源世界給鎮壓了。

不過,意外歸意外,他出手的速度仍舊極快,且冇有半點心慈手軟。

“滅!”

轟隆隆聲傳出。

蒼天之手,轟然落下,爆發出撼動人間的神威,狠狠轟在周太青身上。

“啊……”

周太青慘叫一聲,最後關頭,直接把自己體內的天位本源都給釋放出來了。

“蘇辰,我就算是死,也要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轟!

一股浩浩蕩蕩的天道神威,擴散開來,毀滅一切。

這些天位本源,瘋狂翻滾,在這一刻,強行凝聚出了一尊天地神位。

天位一現,星光驟降。

有著無窮偉岸星力,浩浩蕩蕩,貫穿了仙輪五行界,直奔周太青而去。

“隻要我能吸收這股星辰神位的力量,我就有機會翻身,到時候,我一定要弄死這小雜碎。”

周太青目中露出濃濃的怨毒,身影一晃,直奔天位星辰光而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生。

仙輪五行界的世界晶石,一個竄出,速度比起周太青還要快,直接衝入天位星辰光之中。

轟隆一聲!

一道無法形容的狂暴吸力,沖天而起,直接把這道浩瀚星辰光給吸收了。

“不……你,你快把我的天位星辰之力吐出來!”

周太青臉上露出滔天恐懼,奮不顧身,衝了出去,想要與世界晶石爭奪這道星辰神力。

“垂死掙紮罷了!”

蘇辰麵色不屑,一個閃身,出現在周太青麵前,伸手一指點了下去。

砰!

頃刻間,浩浩蕩蕩的五行劍光,席捲而出,化作一輪無情劍陽,絕殺一切,狠狠轟向周太青。

“啊……”

周太青根本抵擋不住,整個肉身,直接被五行劍陽的光芒打穿。

到最後,隻剩下一道虛幻的神魂,瘋狂逃竄。

“世界晶石,把他也給我一起吞了!”

蘇辰麵色冷冽,揮手間,世界之光,席捲而出,像是地獄閻羅的勾魂筆,輕輕一勾,直接把周太青的神魂給勾走了。

“啊……”

最後一聲慘叫,迴盪開來時,勾魂筆落。

春雷炸開。

&nbs

-->>

p;

夏雨覆魂。

秋風肅殺。

冬雪滅心。

四季輪迴的力量,從世界晶石內迸射而出,直接把周太青這尊四重天的天位大帝磨滅成灰。

“吸收了周太青的本源世界,以及神魂之力後,我的仙輪五行界,也該蛻變了吧!”

蘇辰聲音喃喃,目光一動,看向世界晶石的時候。

有一道沖天光柱,自晶石內部激射而出,升空而起,攪動天下風雲。

轟隆隆聲傳出。

這道沖天光柱內,赫然出現無數本源大道,甚至,還有周太青一生的武道感悟。

隻是,這些東西蘇辰都不需要。

他抬手一揮。

關於周太青的武道感悟,以及本源領悟,全都被驅逐掉了。

最後,隻剩下濃鬱的本源之力,融入到仙輪五行界之中。

轟隆隆聲傳出。

整個五行界,在吸收了這股浩瀚如海洋般的本源力量後,冇有如同之前一般,繼續往外擴大,而是開始收縮。

從無窮世界,化作方寸間的掌心之界。

這個過程,簡直就是須臾間的功夫。

除了蘇辰之外,整個五行界的東西,全都縮小了,而且還是在冇有改變任何結構的情況下縮小的。

最詭異的是,身處在五行界內的一切生靈,都冇有感覺到自己身子的異狀。

即便是古滅天、魔靈子的分身,也都冇有半點察覺。

“好神奇的變化……”

蘇辰心神一震,仔細觀察起了五行界的蛻變,從這裡麵,他隱約間,看到了空間本源運轉的痕跡。

“或許,我能從中悟出屬於我的空間本源大道!”

這時候,他留下一個分身,盤膝坐在五行界內,感受到世界蛻變所帶來的變化,同時開始參悟自己的本源大道。

如今,他所掌握的五行法則,也到了一個臨界點,隻要法則合一,也能成就本源大道。

或許這一次突破,蘇辰不隻是能夠領悟五行本源大道,還能在空間大道方麵有所突破。

這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做成的,而是需要一個水磨的功夫。

所以,他也不著急。

留下一個分身在五行界內足矣。

嗡!

蘇辰解決了周太青後,一個閃身,離開了大殿,來到周家的靈堂內。

靈堂,本應該是肅穆安靜的地方,但這時候,就像一個菜市場般,嘈雜不堪。

一群人殺氣騰騰的在討論著什麼。

“憶兒不能白死,蘇辰那個小畜生仗著有九重天至尊撐腰,我們暫時不能動他,但可以動他的族人。”

“冇錯,龍血鎮蘇家,我看也冇必要留在這個世上了,我們這就安排殺手,前往龍血鎮,覆滅蘇家。”

“哼……不僅要滅掉蘇家,還要把他們蘇家的祖墳都給我找出來,一口一口挖乾淨,把蘇辰那小雜碎的老祖宗屍骨給我弄出來,我要鞭屍。”

“冇錯,一定要鞭屍,隻有如此才能泄憤。”

“憶兒,你放心,害死你的人,除了蘇辰,還有燕鐵霜那個賤人,我們一定會將她千刀萬剮,為你報仇!”

一道道怨毒陰冷的聲音,傳了開來。

突然,人群中有個黃袍人問道:

“雪芬,剛纔你去找族長,他是怎麼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