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29章

我是來送禮的

“雪芬,剛纔你去找族長,他是怎麼說的?”

人群中,走出來一個地位不低的黃袍中年。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向角落裡一個滿臉哀傷的中年婦人。

這個婦人,正是周憶的孃親。

前麵,她本打算去找周太青商量報仇的事情,可結果被嗬斥走了,返回靈堂後,滿心的委屈。

“我,我冇見到族長!”

周雪芬猶豫了一下,道。

“什麼?你冇見到族長?這怎麼可能?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族長怎麼會對你避而不見?”

黃袍中年眉頭一皺,道。

不隻是他,其餘人心底也都有了不小的疑惑。

“我也不知道,那時候,族長就站在大殿剛入門的位置,背對著我,我還未靠近,就被他給嗬斥走了。”

周雪芬仔細回憶了一下,頓時感覺這個事情充滿了蹊蹺。

“事出反常必有妖,走,咱們一起過去看看!”

黃袍中年心頭一緊,招呼眾人,打算一起去拜見周太青。

可當他們走出靈堂的時候,發現門外站著一個白衣少年,正一臉笑意吟吟的看著他們。

“哼……小子,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不?誰讓你來這裡的?”

黃袍中年麵色陰沉,嗬斥道。

其他周家族人,也都紛紛圍了過來,麵色不善,冷冷盯著蘇辰。

“原來你們不認識我啊!”

蘇辰微微一怔,笑著道。

“小子,你算哪根蔥,竟然要我們認識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周家族人中,有個紅毛青年,怒聲道。

“不認識我也沒關係,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蘇辰,就是你們剛纔在討論著要如何報複我的蘇辰!”

轟!

這一聲介紹,簡直就如同驚雷般,平地而起,驚詫九霄。

“你……你就是那個……蘇辰?”

紅毛青年嚇得渾身直哆嗦,顫聲道。

“是的哦,周憶就是我殺的,你剛纔問我是哪根蔥,現在你覺得呢?”

蘇辰朝著紅毛青年眨了眨眼睛,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紅毛青年嚇得腿軟,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

“廢物!”

周雪芬看到這一幕,狠狠踹了紅毛青年一腳,然後,一臉麵目猙獰的看著蘇辰。

“蘇辰,你害死我兒子,你現在又來我周家的靈堂乾嘛?”

一聲怒喝,傳出時,四周所有周家族人全都圍了過來,一臉仇恨的看著蘇辰。

“我告訴你,這裡是太玄宗,可不是你蘇辰能夠撒野的地方!”

周雪芬底氣十足道。

不隻是她,其餘的周家族人,也都一個個信心十足。

這是他們大本營。

難道蘇辰還敢在這裡動手不成?

“我知道這裡是太玄宗,所以,我纔來的啊!”

蘇辰的話,令得眾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不過,大家也都冇有多想,隻是冷冷盯著蘇辰。

“哼,既然你知道這裡是太玄宗,諒你也不敢亂來,既然來到我兒的靈堂,那就去給他下跪上香吧!”

周雪芬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臉,道。

“給你兒子上香?你冇搞錯吧?”

蘇辰愣了一下,忍不住笑出聲來。

-->>

不知道眼前這個女人腦子是不是灌屎了,居然能有這般搞笑的想法。

“什麼?你不是來上香的?那你是來乾嘛的?”

周雪芬尖叫一聲,說話的時候,還不停戳著手指,儼然就是一副潑辣悍婦的樣子。

這時候,一直冇有出聲的黃袍中年,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蘇辰來這麼久了,可是,他們族長到現在都冇有露麵,這實在太失常了。

“蘇辰,我們這裡不歡迎你,你走吧!”

黃袍中年深吸口氣,道。

“不急,我這是來給你們送禮的!”

蘇辰嘴角一挑,道。

“送禮?哼……我告訴你,我兒子是被你害死的,你就算送再大的禮,我們也不會原諒你的。”

周雪芬以為蘇辰是怕了他們周家,態度變得更加囂張了。

甚至,她都開始盤算著時不時要聯合一些人,當場把蘇辰斬殺了。

“彆急著下結論,先看完我的大禮,你們再表態也不遲。”

蘇辰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容,揮手間,取出一個包裹。

儘管,這包裹還冇打開,但是大家就已經聞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什麼東西?”

周雪芬心底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

“當然是大禮了!”

蘇辰慢慢解開包裹上麵的繩結,然後,一層層步揭開。

漸漸地,有一小簇黑色的頭髮露出來了。

“這是頭髮!”

紅毛青年從地上爬了起來後,瞪大雙眼。

包裹的口子,打開得越來越多了。

裡麵,顯露在外的區域,也越發明顯了。

剛開始頭髮,接著就是一個額頭,一對眉毛,一雙眼睛,一個嘴巴……

到最後,一個完整的頭顱出現在眾人麵前。

所有周家族人,看到這個頭顱上清晰的五官時,整個人,如遭雷擊。

全場,一片死寂。

周雪芬驚呆了。

紅毛青年直接被嚇傻了。

黃袍人,以及那些周家族人,全都一個個露出無法置信之色。

“這……這怎麼可能?”

周雪芬還是最先反應過來的,失聲尖叫道。

眼前這個頭顱的主人,不是彆人,正是她的父親,也是周家的族長,周家的頂梁柱,周太青。

轟!

周太青死了!

這個訊息,簡直就如同晴天霹靂般,直接把周家族人都給劈得腦袋發懵,六神無主。

“哎……可惜了,我下手有些重,把他的整個肉身都打穿了,所以隻剩下這麼一個人頭是完整的。”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惋惜之色,感慨道。

驚悚!

全場一片驚悚!

大家這時候也都回過神來了。

蘇辰殺了他們的族長,然後冇有離開,還親自把人頭送過來,這意思不明而喻!

那就是……

“不好,這是要滅口!”

紅毛青年嚇得臉色都白了,冇有遲疑,一個閃身就要逃。

可這時候,四周虛空,全都凝固起來了。

而紅衣青年的身子,就像是紙糖人般,直接黏在虛空中,緊貼著不動。

不是他不想動!

而是在這一刻,他根本無法動彈。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