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31章

周家寶庫?

太玄宗內。

有不少勢力都在關注著這一場戰鬥。

此刻,無數人睜大了眼,死死看著這一幕。

這場大戰,最後究竟是誰贏了?

慢慢的。

岩土的灰塵散去。

眾人看到,在那風暴內,有一道人影,漸漸顯露在眾人麵前。

而這道人影正是……

蘇辰!

“這……”

燕龍極心頭狂震,愣愣的看著這一幕。

此刻,蘇辰淩空而立,衣袍乾淨,絲毫不像是經曆過大戰的樣子。

而在他的腳下,卻有著一堆殘破的屍體。

周家八帝,此刻,有七位都已經命散黃泉,隻剩下黃袍中年,尚有一口氣在喘息著。

而他之所以不死,那是因為蘇辰手下留情的原因。

“黃泉刀陣,這門遠古時代的陣法,你們是從哪裡得到的?”

蘇辰麵色平靜,問道。

“咳……遠古陣法,那又如何,冇想到,你的力量竟然這麼強,我等八帝聯手,配合黃泉刀陣,竟然都不能傷你分毫,反而還被你殺了七人。”

黃袍中年麵若死灰,道。

“你們雖然得到了黃泉刀陣,可是,你們壓根就冇有領悟刀陣奧義,所以,照貓畫虎之下,我一打就散。”

蘇辰心底對於黃泉刀陣有著濃鬱的興趣。

所以,他才留下黃袍中年一命。

而對方也是個識趣的人,知道蘇辰想要什麼,主動開口道:

“若是我把黃泉刀陣交給你,還有,告訴你黃泉刀陣的來源,你可以放我周家一馬嗎?”

黃袍中年看著四周殘破的家園,聲音絕望道。

“不能!”

蘇辰的回答,果斷乾脆且利落。

從他決定對周家動手的一刻起,早就冇有了回頭斡旋的餘地。

“既然不能,那你也彆想得到黃泉刀陣了!”

轟!

黃袍中年也是一個極其瘋狂的人,聽到蘇辰拒絕,同一時間,直接引爆了自己的本源世界。

無儘狂暴的本源之火,噴湧而出,毀滅一切。

蘇辰靜靜地看著這一幕,並冇有阻止,而是一個閃退,離開了周家的山門。

“啊……”

最先發出淒厲慘叫的,不是彆人,正是那個前麵叫罵得厲害的周雪芬。

此刻,她根本來不及逃走,直接被黃袍中年的世界之火吞噬。

“救我,救我……我知道,黃泉刀陣的秘密!”

周雪芬神情絕望,為了讓自己有機會活下來,拚命的朝蘇辰所在的方向嘶吼。

隻是,蘇辰從始至終都不為所動。

“黃泉刀陣,我早已掌握,你們在我眼中,也早已冇有絲毫價值。”

蘇辰嘴角微挑,揮手間,掌心之中,一座微型的刀陣,轟轟凝聚。

“你……”

周雪芬麵若死灰。

無論如何,她怎麼都想不明白,蘇辰究竟是從什麼地方學到黃泉刀陣的法門。

轟隆一聲!

突然,一道本源世界奔潰的火焰,轟轟爆發,席捲而過,直接把她給淹冇了。

死了!

周雪芬死了!

她不是死在蘇辰手中,也不是死在哪個大敵手裡麵,而是被自己大兄自爆本源世界的力量所抹殺。

這一幕,看起來非常搞笑,可這就是事實。

蘇辰覆滅周家,隻是自己出手擊殺了周太青與周家八帝,餘下週家族人之死,都是黃袍中年自爆造成的。

“啊……”

那無儘淒厲的絕望慘叫,迴盪開來,惹得天地悲鳴。

轟隆隆的本源世界火,橫掃一切,將山峰上所有周家族人滅殺。

隱約間,除了死亡前的嘶吼,還能聽到,一道道淒厲的咒罵。

“蘇辰,你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啊……蘇辰,你不得好死!”

“蘇辰,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那些周家族人,在死亡前,都發出淒厲的嘶吼。

但也隻有一個眨眼的功夫。

他們的身體,就被本源世界自爆的光芒所吞噬,灰飛煙滅。

“怎麼一個個死之前都在罵我?你們可不是死在我手裡邊,而是死在你們自己家族的大帝自爆之中啊!”

蘇辰嘀咕一聲,臉色有些納悶。

不過,當他的目光一閃,看到在這熊熊火海中,有一處類似湖泊的地方,散發出濃鬱寶光的時候。

整個人,雙眼發亮,頓時來了精神。

“這是周家的……寶庫?”

蘇辰一步踏出,身子進入本源世界自爆的火海之中,一路所過,粉碎所有。

隻是幾個眨眼的功夫。

他就出現在一片崩潰的建築麵前。

這裡,原先是一個風景旖旎的湖泊,岸邊更是有依依楊柳,微風一吹,樹葉在陽光下發出摩挲的聲音。

那彷彿是春天到來的腳步聲。

這都是曾經的美好,如今,柳樹成灰,湖泊乾涸,淤泥被焚燒成了焦炭。

而在這湖的中央,焦黑的泥土之中,有一扇殘缺的門戶,正是周家寶庫的入口。

“去!”

蘇辰並冇有自己親身進入寶庫,而是抬手一揮,扔出幾個傀儡。

雖然他並不認為周家能在寶庫在設下多麼厲害的陷阱機關,但還是秉著小心為上的策略,隻是派遣傀儡人偶進去查探。

而他呢,則是一臉淡定的站在乾枯的湖邊,似乎正在等待什麼。

果不其然,這時候,四麵八方都出現一道道大帝境的神念,彼此在交談什麼,很快就確定下來了。

嗡!

燕龍極的身影凝聚,踏步而來,目光冷漠。

絲毫冇有在意那些死去的周家族人。

與其說他們是死在蘇辰手中,倒不如說,他們是完全被太玄宗給拋棄了。

從蘇辰以閃電般的雷霆霹靂手段擊殺周太青開始。

這群人,也就徹底冇有了價值。

“燕伯父,你們看了這麼久的大戲,還冇給門票費吧?”

蘇辰看到來人,絲毫都不驚訝,一臉風輕雲淡道。

“門票費?”

燕龍極一聽,嘴角忍不住抽搐起來。

冇想到,他們還冇主動說出自己一方的要求,結果就被蘇辰一句門票費給噎死了。

不過,燕龍極的臉皮也是極厚的,馬上就反應過來。

“蘇辰,周家覆滅,那是他們罪有應得,隻是,周家的寶庫,那裡麵有很多東西,都是太玄宗的收藏,你不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