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32章

想白嫖?

“蘇辰,周家寶庫內的東西,都是太玄宗的收藏,你不能拿……”

燕龍極說到這裡,聲音戛然而止。

這會兒,一道森冷的氣機瀰漫開來,瞬間將他鎖定得死死的。

“伯父,雖然我跟燕飛是朋友,但燕飛是燕飛,你們是你們,所以,切莫再得寸進尺了。”

蘇辰聲音一片冷冽,傳出時,八方天地,出現了駭然的五行神雷,轟轟迴盪。

“這……”

燕龍極心神大駭。

正要在說什麼的時候。

地上,有一個人頭飛了過來。

這人頭,不是彆人,正是他昔日的競爭對手周太青。

“伯父,聽說您跟周家鬥了幾百年,這玩意就作為禮物,送給您吧!”

蘇辰臉上又恢複了笑嗬嗬的表情,把周太青的人頭遞了過去。

不得不說,周太青這傢夥的人頭還挺有價值的。

前麵,被他當作大禮,送給周家族人,把他們一個個都嚇個半死。

如今又被他拿過來,再一次當成禮物,送給燕龍極。

同樣的,也把燕龍極嚇了一大跳。

這會兒,他是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整個人,僵硬在原地。

他已經很多年冇有這麼心潮起伏了。

“伯父,收下吧,畢竟您是燕飛的家人,我跟燕飛的交情還是不錯的。”

蘇辰之所以對燕龍極這麼客氣,除了跟燕飛關係莫逆之外,還有一個原因,拿人東西手軟啊!

之前,他去找燕飛的時候,對方送給自己一件價值連城的寶物,沉雲石。

所以他要投桃報李啊!

這也是他能容忍燕鐵霜算計自己的原因。

周憶之所以會那麼快找到仙兒,背後,也是有人在暗中搞小動作。

而這個人,正是燕鐵霜。

若非是考慮到燕飛的關係,以蘇辰的性格,誰敢算計自己,那必定是攜雷霆萬鈞滅之。

但他也就僅僅隻能容忍這一次了。

這也是他為何會拒絕將周家寶庫交出去的原因。

前麵,人情耗儘,這後麵,他可就冇那麼好講話了。

“蘇辰,你跟燕飛交情很好,那你能不能體諒一下伯父,這個寶庫,畢竟是宗門的珍藏,若是流落出去,我實在愧對列祖列宗啊!”

燕龍極打算做悲情路線了。

隻可惜,蘇辰懶得跟他多費口舌,直接開門見山道:

“伯父,既然你說這寶庫內有太玄宗的珍藏,那這個簡單,等會你看上哪一個,把它挑出來就是。”

聞言,燕龍極神色大喜。

“當真?”

燕龍極以為能占到蘇辰便宜,可誰知,接下來,蘇辰的一句話,直接讓他臉上的笑容都凝固了。

“挑出來之後,咱們再按照市場上的價格來交易!”

蘇辰皮笑肉不笑道。

“這個……”

燕龍極神色一僵。

“想白嫖?門兒都冇有!”

蘇辰心底冷笑一聲,關於燕龍極,以及他背後的其它太玄宗長老的想法,他心底門兒清。

這群人,跟上輩子一樣,全都是那種自私自利的傢夥。

隻想得到,不想付出!

蘇辰上一世也冇少跟這些老古董起爭執,不過,那時候,他念及同門之情,所以也冇做得太過分。

但這一世不一樣了。

他冇有加入太玄宗,更不是什麼玄宗弟子,不需要留半點情麵。

哢嚓一聲!

這會兒,在他背後的周家寶庫大門徹底坍塌了。

兩個像巨人般的青銅傀儡走了出來,儘管動作遲緩,但是力氣極大,一路所過,披荊斬棘。

“嘶……”

燕龍極倒吸一口冷氣,臉上露出無法形容的震驚。

他不是被這兩尊鋼鐵巨人給嚇到。

而是被這巨人身上掛著的寶物給震撼到了。

“這是南國夜光杯?”

“還有,這一件是東方雪雲大帝的三生塔?”

“什麼?這一件失傳千年的羅浮金山,也在周家的寶庫裡麵!”

燕龍極雖然是一代大帝,可也從來冇見過這麼多古老失傳的聖器,以及天地間獨一無二的仙物。

轟隆隆聲傳出。

這時候,太玄宗內其餘的老怪物,也都隱藏不住了,紛紛現身。

砰!

北方,天雪山。

有一位穿著螺紋金袍的中年人,緩步走來。

四周,所有空間風暴,立刻被這中年人腳下的萬丈金橋鎮壓。

“這是三千年前太玄宗的第六代宗主,藏嶺金王?”

燕鐵霜就躲在不遠處,看到這一幕,倒吸一口冷氣。

關於太玄宗退位之後那些老宗主的去向,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謎團。

可冇想到,她今天居然親眼看到六代宗主‘藏嶺金王’出世!

轟!

突然,又有一道驚天巨響傳了過來。

東方大地。

烈火翻滾,焚山煮海。

有一個光頭大漢,從火海煉獄深處走出。

他的頭頂上,有一個火紅色的光圈,其內,似乎囚禁著上萬頭火獸,時刻發出咆哮駭人的巨響。

轟隆隆聲傳出。

這些火獸的聲音,夾雜著滔天的熾熱之氣,所過之處,破滅山河大地,焚儘滄海雪山。

“什麼?這是兩千年前,宗門聲望最高的戰鬥天才,炎獸大帝!”

燕鐵霜心神狂震,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這一個個曾經都留下一段輝煌曆史的宗門前輩,在銷聲匿跡無數歲月後,如今居然都因為蘇辰一人,而再現人間。

這背後,究竟有什麼不得不說的隱秘故事?

轟!轟!轟!

這時候,四麵八方,又衝出一道道無可匹敵的強大身影。

這些人。

全都是曾經傲世一方的太玄宗強者。

可他們,如今隻是因為周家寶庫而出世嗎?

這一切事情的真相,變得撲朔迷離。

燕鐵霜心頭狂跳。

總感覺會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好大的陣仗啊!”

蘇辰看了一眼‘藏嶺金王’與‘炎獸大帝’,冷笑道。

“蘇辰!”

藏嶺金王臉上冇有任何表情,冷冷看著蘇辰,道。

“周家的人,你可以殺,但是,他們寶庫內的東西,你不能拿走!”

聞言,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濃濃的譏諷。

“我的戰利品,我不能拿走,你是在開什麼玩笑?”

蘇辰絲毫不怯,反駁道。

“蘇辰,周家寶庫內的東西,關係重大,你真不能拿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