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34章

我跟你很熟嗎?

“你確定要對我搜魂?”

蘇辰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冰冷如霜。

這會兒,他手掌撐開,有一個雪白色的印記凝聚而出。

“這是什麼?”

藏嶺金王心頭大跳,正要倒退的時候,可卻已經遲了。

轟!

蘇辰掌心內的雪白色印記,陡然間,光芒大放,從中飛出一座大帝之門。

“不……”

藏嶺金王臉上露出無法形容的驚恐,周身間,道韻之光,瘋狂湧動,化作一道道浮空金橋。

砰砰砰!

這些浮空金橋,就像是他的萬千化身,剛一出現,立刻想著四麵八方激射而去。

“你逃得掉嗎?”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戲謔之色,目光一閃,看向西邊。

“西三點方向,第八個!”

砰!

大帝之門,直接無視一切距離,像是憑空一現般,直接出現在第八座浮空金橋麵前,轟然砸落。

“啊……”

一下子,就有淒厲絕望的慘叫聲傳出。

第八浮空金橋,轟然坍塌,破碎時,有一道人影跌落,渾身是血,慘不忍睹。

“至尊印記,這是至尊印記的力量!”

炎獸大帝無比驚恐的看著這一幕,咬了咬牙,還是一個閃身,攔在蘇辰跟前。

“你也想來找死?”

轟!

蘇辰麵若冰霜,目中殺機迸射而出。

“蘇辰,且慢動手,有話好好說,剛纔藏嶺金王率先對你出手,的確是他不對,我替他跟你道歉!”

炎獸大帝雖然看起來一副很是粗曠的樣子,但他心思細膩,並不像外表那樣有著狂暴的性子。

他一上來,主動直接跟蘇辰道歉服軟了。

形勢比人強!

如今,蘇辰手上有至尊印記守護,真不是他們這些五重天、六重天的大帝所能威脅的了。

“道歉?一句道歉就得了?該不會你們以為我蘇辰是那麼好忽悠的吧!”

蘇辰冷笑一聲,絲毫不給炎獸大帝這位道韻境麵子。

這時候,場上的氣氛有些劍拔弩張。

那些隱藏在暗處的玄宗太上長老,一個個神色陰沉,似乎在猶豫什麼。

而燕龍極也看到這一幕,心底生出一股濃濃的慶幸。

還好自己退下了。

要不然,剛纔那座大帝之門,要是砸在自己腦門上麵,那肯定不是起一個包子這麼簡單,恐怕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了。

“燕長老,這個事情怕是還得你出麵啊!”

這會兒,炎獸大帝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燕龍極聽了之後,臉色一陣變幻,最後他還是咬牙答應下來。

“蘇公子,這個事情的確是我太玄宗有錯在先,我們願意賠禮道歉。”

燕龍極緩步走來,隔著大老遠就向蘇辰作揖。

“賠禮?你們太玄宗的禮物,我可不敢收!”

蘇辰神色冰冷,毫不客氣的拒絕了。

“蘇辰,你到底想怎麼樣?”

藏嶺金王滿頭怒火,咆哮道。

他已經壓製住自己體內的傷勢,目中露出濃濃怒火。

誰又能想到,他此刻,心中到底有多大的憋屈。

堂堂的六重天‘道韻大帝’,活了幾千年,如今居然要向一個小年輕低頭認錯。

“這就是你們賠禮道歉的態度?”

蘇辰目光漸冷,掌心之中,那一個雪白色的印記,更是噴出熾熱奪目的光芒。

這個印記,正是林驚月留給自己的底牌。

如今,林驚月依舊在守著刀墓內的那個世界入口離不開,但她卻在蘇辰身上留下了自己的至尊印記。

這枚至尊印記,也是上次她在皇城內出手後離開時留下的。

儘管,隻能施展三次,但也足以讓蘇辰斬殺一尊道韻大帝了。

剛纔他已經用了一次,成功重傷了藏嶺金王,要不是炎獸大帝出手阻止,再來一下,藏嶺金王必死無疑。

太玄宗的人,自然也猜到了蘇辰掌心內的至尊印記,不可能無限次數的使用,但他們不知道,蘇辰還能施展幾次至尊殺招,所以不敢賭,隻能服軟。

“藏嶺,你受傷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炎獸大帝動作極快,在對方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揮手間,漫天雲彩落下,化作強橫的封鎮之力。

嗡!

這一片雲彩,紅豔豔的,落下時,通天封印,刹那展開。

藏嶺金王連抵抗都做不到,瞬間被鎮壓。

“嗯?”

蘇辰雙眼深處,閃過一抹濃濃的忌憚。

他怎麼也冇想到,炎獸大帝的實力居然會這麼強橫,能夠強行封印藏嶺金王。

儘管藏嶺金王被自己打傷了,但好歹也是一尊道韻大帝啊!

“這老傢夥,一直以來都在藏拙,上一世,我肯定冇有摸到他真正的底細。”

蘇辰大有深意的看了炎獸大帝一眼。

“蘇公子,您大人有大量,還請不要跟藏嶺一般見識。”

炎獸大帝嗬嗬一笑,道。

剛纔,他之所以當著蘇辰的麵封印藏嶺金王,一方麵是不想再讓藏嶺金王與蘇辰的關係惡化下去。

另一方麵,自然是想要當眾展現一下自己的武力,震懾蘇辰一波。

他也的確成功了。

剛纔,蘇辰眼底浮現出的忌憚之色,並冇有逃過他的觀察。

“咱也彆繞彎子了,直接說出賠禮道歉的東西吧!”

蘇辰知道對方有意跟自己展現武力,所以,他也冇客氣,直接伸出自己的右手,一座蘊含至尊神力的大帝之門,若隱若現。

“這……”

炎獸大帝麵色一僵,立刻就明白了蘇辰這個動作的深意了。

威脅!

赤果果的威脅!

一旦談不攏,那就是要開戰!

“賢侄,要不咱們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吧!”

燕龍極看到場麵有些僵硬,站了出來,想當個和事佬。

隻可惜,這次蘇辰絲毫不給他麵子。

“誰是你賢侄?我跟你很熟嗎?”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冷冽的譏諷。

這個燕龍極,簡直就是牆頭草,有利益的時候,跑得比誰都快,但有危險的時候,立刻就跑路。

蘇辰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了。

難怪燕飛要跟太玄宗斷絕關係。

恐怕,不僅僅是,除了不想讓太玄宗,牽扯到自己與大唐皇室的恩怨中之外,更多的,還是這些人做事太過分了,徹底惹惱了燕飛。

他也正好趁機與宗門一刀兩斷。

免得日後再惹紛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