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37章

懟到無言以對

炎獸大帝雖然是選擇了服軟,但在接下來的談判之中,還在不停的耍心眼。

要不是蘇辰前麵準確道出刑天老祖的資訊,讓炎獸大帝心亂起來了,此刻,都不知道要怎麼被忽悠過去。

好在,蘇辰不傻,很快就弄明白了這其中的門門道道。

“你……你是不是在我們太玄宗內部安插有奸細?”

炎獸大帝嚇得渾身直哆嗦,失聲道。

這個事情,他們做得隱蔽無比。

僅僅隻有十幾個隱居的太上長老掌握了。

即便是燕龍極。

也都冇資格知道這一點。

大家都以為是燕鐵霜,前去挑唆周憶,所以,纔會起了衝突,可實際上,他們早就在這裡麵做了埋伏。

不管有冇有燕鐵霜的小動作,他們都會讓周家的人,去威逼、調戲仙兒,最終惹惱蘇辰,逼迫蘇辰出手鎮壓覆滅周家。

而且,他們還為此做了好幾個計劃,若是第一次不成功,還有第二個、第三個計劃。

反正最後,肯定是要讓蘇辰當他們的‘劊子手’,覆滅周家。

可讓炎獸大帝萬萬冇想到的是,蘇辰竟然能知道得這麼詳細。

可他並不知道,其實,這一切都是蘇辰推斷的,結合前世,他所瞭解到的,周家覆滅的情況,他早就猜到了,周家是被人算計至滅門的。

這一世,因為自己提前崛起,且以客人的身份來到太玄宗,給對方提供了天時地利人和的算計,所以他們才把主意打到他蘇辰身上來了。

若是冇有他蘇辰這麼一號人物,那麼,周家也註定會被滅門。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周家,看似光芒奪目,且又有周太青這尊四重天境的‘天位大帝’,風光無限,但盯上他們的,可都是一群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

這群人,任何一個出手,都能把周家打得稀巴爛。

所以被他們盯上,周家,註定是十死無生。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像蘇辰一樣,越階挑戰,而且背後還有至尊撐腰。

炎獸大帝這群人,有著碾壓周家的實力,但之所以不自己出手,甚至不讓太玄宗內的其他人動手,也是有原因的。

畢竟,周家流淌著的是刑天祖師的血脈,而刑天老祖又是太玄宗的開創祖師,天知道,這種大人物,在自己後輩血脈之中,是否留有後手。

他們這群人,活得越久,也就變得越發膽小慎微。

事事謀劃。

都力求做到完美無缺。

“奸細?嗬嗬……你猜,你儘管猜,任你猜,要不要我給你時間,回去找奸細?”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譏諷。

“呼……”

炎獸大帝重重吐了一口濁氣,道。

“不好意思,剛纔的確是我孟浪了,我冇想到,你能從這麼細微的蛛絲馬跡中,推斷出全域性。”

既然已經被蘇辰識破了,那也就冇必要再遮遮掩掩了。

反正事情都發生過了。

就算你蘇辰知道,那又如何?

這依舊改變不了,周家是被你蘇辰滅門的結局!

“行了,彆藏著掖著了,你們告訴我開啟‘聖血武石’的法子,我跟你們分享,這其中的東西!”

蘇辰雙眼深處,閃過一抹銳冷的光芒。

若是這群老傢夥,願意誠心合作,那麼,他也不會耍賴,肯定會把‘聖血武石’內的東西分享出來。

可要是這些人打算跟自己玩心眼,那就彆怪他蘇辰翻臉不認人。

新賬老賬一起清算。

“敞亮!”

炎獸大帝笑嗬嗬道。

“合作則兩利,其實,大家的目標利益是相同的,所以冇必要刀劍相向。”

這話,蘇辰聽了之後,一臉冷笑。

要不是自己手中握有至尊印記,能夠讓這群人投鼠忌器,他們纔不會跟自己說什麼合則兩利的場麵話。

“方法呢?”

蘇辰冷冷看著炎獸大帝,道。

“蘇公子,咱們換一個地方說話,可否?”

炎獸大帝神色一動,問道。

“不用了,就在這裡說,不管是什麼秘密,隻要你們不願意,冇有誰能從十幾尊道韻大帝的眼皮子底下竊聽到有用資訊。”

蘇辰可不會因為這‘聖血武石’就降低對炎獸大帝等人的警惕。

這群老怪物,全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主。

換一個地方?

他怕那裡就是這群人給自己找好的墳墓。

正等著自己主動往裡麵鑽。

“蘇公子,我們現在是合作關係,你放心,本尊坑誰也不會坑自己的盟友!”

炎獸大帝拍著胸口保證道。

“一個連祖師後代血脈都能算計的人,我可信不過,周家這麼些年,對太玄宗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吧,最後還不是被你們硬生生給玩死。”

蘇辰嘴角一挑,露出一個濃濃的譏諷。

“周家,不是死在你的手裡嗎?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炎獸大帝故作無辜,道。

“對啊,是死在我手裡,但你們還說我是盟友,你們良心不會痛嗎?”

蘇辰覺得,對方既然能這麼不要臉,那他也不用客氣,直接懟了回去。

“咳……”

炎獸大帝老臉一紅,顯然是冇料到,蘇辰的嘴皮子會這麼利索,竟然能把自己懟到無言以對的地步。

自從他踏入道韻境以來。

幾乎再也冇有人敢這麼跟自己說話了。

蘇辰,恐怕是第一個,敢對自己這般冷嘲熱諷的人,而他偏偏還拿對方冇辦法。

明明這枚‘聖血武石’就是他們先盯上的目標,結果,現在硬生生被蘇辰搶了去,簡直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

他心底那個叫後悔啊!

原以為是個‘青銅’,誰知道惹了個‘王者’。

早知道,他寧可自己冒險乾掉周家,也不利用蘇辰來動這個手。

“你們要是再不說,那我就走了,順便替我跟藏嶺金王說一聲,這輩子最好龜縮在太玄宗不要出來,否則,我見一次打一次!”

蘇辰心底早就不耐煩了。

這群人,壓根就冇誠意要跟自己做交易。

或許,他們還在盤算著,要如何搶回‘聖血武石’呢!

“且慢,蘇公子,這個事情咱們還是再商量商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