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41章

本源帝晶

“你想第一個進入聖血武石的秘境,這個可以答應你!”

炎獸大帝大有深意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但是,等你從聖血武石的傳承空間內出來,我們這邊也要馬上安排人進去。”

聞言。

蘇辰忍不住笑了。

“安排人進去?你是要把自己安排進去吧?”

蘇辰眼底深處閃過一抹戲謔之芒。

看著這老傢夥猴急猴急的樣子,他就知道,這其中,怕是有不少貓膩啊!

不過,即便是有貓膩又如何,那都是炎獸大帝與其他太玄宗族老的爭鬥,他蘇辰纔不會去管這群人狗咬狗呢!

“這就不勞您費心了!”

炎獸大帝被蘇辰揶揄了一句,心情有些鬱悶,連帶著說話的語氣,都變得一陣冷漠。

“我當然不會費心這個,我真正關心的是,你們會如何開啟聖血武石?”

蘇辰看了一眼掌心中平白無奇的石頭,道。

“簡單,你拿一萬枚本源帝晶過來,我們給你製作,開啟聖血武石的鑰匙,而你隻要拿到鑰匙,就可以直接啟用武石秘境。”

炎獸大帝臉色一狠,道。

一萬枚本源帝晶!

這是他對蘇辰光明正大的報複!

而且,你還不能說一句——

不!

否則,這個武石秘境就開啟不了。

原本他以為蘇辰聽到這個價格後會暴跳如雷,甚至,接下來更個市井小民一樣,扯著自己砍價。

可實際上冇有。

在他報完價之後,蘇辰豪氣得很,抬手一抓。

一萬枚熠熠生輝的本源帝晶,浮空飛來,落入炎獸大帝手中。

“你……你一個連武道修為,都冇有踏入帝境的人,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本源帝晶?”

炎獸大帝一臉目瞪口,驚聲道。

目前,蘇辰的武道修為,還真是仙輪境,距離踏入帝境一重天‘風火劫’,還差了一些火候。

但他的混元煉體,卻因為《太古龍象訣》修煉到了最後一重,龍象境,所以大道肉身稱帝的標準。

可也僅僅隻是帝體一重天罷了。

本源帝晶的凝練,必須要武道修為的大帝才能做到,因為武道大帝,掌握了本源大道,能夠拽取天地間的本源之力,融合煉化成為帝晶,而混元煉體的大帝,因為是肉身成帝,隻能擁有無窮氣血,但卻不能凝練本源帝晶。

況且,這本源帝晶,還不是一般的大帝能夠凝練的。

通常情況下,一尊一重天‘風火劫’境的大帝,無日無夜的拽取天地本源,也需要一年三百六五天,才能凝練出一枚本源帝晶。

二重天‘萬法大帝’,速度要快一些,但也需要兩百天才能凝練出一枚本源帝晶。

三重天‘長生大帝’,比起萬法境,快不了多少,至少需要一百八十九天。

到了四重天‘天位大帝’,因為本源蛻變,凝聚出了能夠寄托星空的天位神牌,所以,力量提升不少,凝練本源帝晶的速度,也會快上幾倍。

一般來說。

一尊四重天的‘天位大帝’,凝

-->>

練一枚本源帝晶,隻需要九十天的時間。

到了五重天‘逆命境’,這個時間還能再讀縮減一倍。

而六重天的‘道韻大帝’,則是一天能夠凝練一枚本源帝晶。

但問題的關鍵是,到了道韻大帝這個層次,每天吸收的本源之力,都不夠自己使用,又怎麼可能會有多餘的力量,去凝練成本源帝晶呢?

炎獸大帝當然知道,一萬枚‘本源帝晶’難不住蘇辰,可冇想到,對方居然能一眼不眨就拿出來。

“這手頭上到底得有多少‘本源帝晶’啊?”

炎獸大帝暗暗嘀咕一聲,看向蘇辰的目光,有些發亮,就像是貧民盯上了地主似的。

而蘇辰也察覺到了炎獸大帝不懷好意的眼神,但絲毫不在意,甚至,還主動朝著對方笑了笑。

“這小子,竟然在對我笑?”

炎獸大帝心頭狂跳。

從對方的笑容中,他看到了,獵人在盯著獵物,等待獵物上鉤的那種期待。

這讓他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至極。

“算了算了,這傢夥背後有著至尊撐腰,一次效能夠拿出這麼多‘本源帝晶’,也不足為奇!”

炎獸大帝微微搖了一下頭。

此刻,他是徹底壓下了自己心中的貪念。

“可惜了!”

蘇辰也是為之一歎,他還以為,對方看到這麼多的本源帝晶,能夠鬨出一點風波來呢!

但冇想到,炎獸大帝這老傢夥,居然硬生生忍住了。

“我就不信你會不上鉤,不敢對我動手,但可以跟我合作啊!”

蘇辰臉上的笑容更甚了。

與他蘇辰合作,聯合起來,一切乾掉太玄宗的其他老怪物,平分他們多年的珍藏,這纔是發家致富的王道啊!

蘇辰有心想要拉炎獸大帝下水,但他也深知,這會兒,不是談這個事情的最好時機,隻能等日後再徐徐圖謀了。

至於,眼下被坑掉的一萬枚本源帝晶?

哼!

拿他蘇辰多少,回頭就得十倍給吐出來!

要是冇有,那就把命給抵上。

蘇辰感覺,自己的五行仙輪界,最近有些安靜啊,最好是能再抓一批敵人進去,統統鎮壓起來。

而他的目標已經選好了,那就是太玄宗的這群老怪物。

“小子,你要是能鎮壓一群帝境六重天的老怪,那你就爽爆了啊,拿他們來修煉‘大日複神術’,簡直不要太舒服。”

花王的聲音,變得激動至極。

“穩住,彆高興得太早,這些帝境六重天的老怪物,不是那麼容易算計的,還是先想想,怎麼把這枚聖血武石內的刑天傳承弄到手吧!”

蘇辰趁著炎獸大帝在製作鑰匙的功夫,迅速與花王展開交流,瞭解了不少關於刑天傳承的秘密。

這些東西,都是外界不曾流傳的,但花王這頭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老器靈,卻知道得輕輕清楚。

“刑天傳承,既然是以聖血武石的方式傳承下來,那麼必定是一個完整無比的傳承!”

花王的身子,微微扭動了一下,從花珠裡麵鑽了出來。

而在他的對麵,則是蘇辰的一道分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