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

五行光罩,瘋狂顫抖起來。

上麵,裂痕遍佈。

隻要再來一擊,必破!

“啊這五行光罩要破了!”

隊伍中,一個年輕武者驚呼道。

“怎麼辦?怎麼辦?”

羅一動慌亂無比,駭聲連連。

“隻能聽天由命了,公子,想來已經知道我們激發了玉簡,他如果在附近,肯定會來救我們的!”

水蘭目中閃過一抹希望之芒,道。

“哼你們那個公子來了又怎麼樣,這可是堪比丹境強者的天火鳥王!”

羅一動臉上露出一抹嗤笑之色,道。

“要是他真來了,那就是蠢貨,自己傻傻跑過來送命!”

“不會的,公子實力很強!”

水香實在聽不下去了,反駁道。

“很強?能有多強?難道還能將這一千多頭天火鳥都滅了?”

羅一動目中露出一抹不屑,譏諷道。

水香還想反駁什麼的時候,突然,一股恐怖威壓爆發了。

轟!

半空深處,赫然出現一道可怕火柱,貫穿蒼穹,碎滅八方。

砰的一聲!

這道無敵火柱,轟下之時,五行光罩,爆發出最後的力量,擋住了。

哢嚓一聲!

五行光罩,崩潰了。

那道無敵火柱,也消散在虛無之中。

大地四方,焦土泥石,生機滅絕。

特彆是那滾滾天火,轟鳴落下,炸得這片土地,傷痕累累。

彷彿末日降臨。

田風等人看著這一幕,一片心驚膽顫。

“吼!”

天火鳥王目中煞氣滔天,發出一聲咆哮。

轟隆隆聲傳出。

數不清的天火鳥,齊齊飛出,張開獠牙,伸出利爪,朝著水蘭一行人殺去。

一下子,彷彿有排山倒海的力量爆發。

真正的生死危機,來了!

水蘭姐妹倆強壓心中的慌亂,準備拚死爆發。

田風頭皮發麻,苦笑一聲。

其餘人臉上也是充滿了苦澀。

這次,恐怕是在劫難逃!

“啊不,這鳥蛋我不要了,放過我吧!”

羅一動看到這一幕,嚇得屁滾尿流,一點誌氣也冇有,拿出那枚鳥蛋,扔了出去。

可是,一切依舊!

那些天火鳥,還是殺機陰森,呼嘯而來,欲要將這一夥人徹底滅殺。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虛無之內,突然出現一道白色火焰。

這火焰一出現,那些呼嘯而來的天火鳥,紛紛停了下來,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吼!”

天火鳥王突然感應到了什麼,臉色一變,望向遠方。

“發生什麼了?”

羅東嚇得不敢動彈,以為自己這次必死無疑,可冇想到,那些天火鳥全都停住了。

“好冷!”

田風忍不住驚呼一聲,目光一閃,看向虛無內那道白色火焰。

突然,一股刺骨的寒意,爆發開來。

整個人,彷彿墜入冰窖一般。

那些天火鳥感覺最為明顯。

水蘭姐妹倆抬起頭看過去時,發現這上千頭天火鳥,赫然在發抖,在恐懼。

彷彿有什麼大恐怖降臨!

恍惚之間。

天空之中,那道白色火焰擴散開來,猶如大雪紛紛一般,灑落四方。

整個天地,一下子變得白茫茫一片。

“啊”

大雪灑落之時,一道道淒厲慘叫聲傳出。

那些天火鳥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根本來不及躲閃,碰觸到這些雪花,渾身一震,立刻燃燒起來。

那是風中的雪,也是風中的火!

古元冰火,燃燒得旺盛。

幾乎,每時每刻都有天火鳥隕落。

到最後,半空中漂浮著密密麻麻的妖核。

這些妖核,每一枚都完好無損,散發出淡淡光芒。

“吼!”

天火鳥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懼,拚儘全力,企圖抵擋這些冰火的侵蝕。

可是,無論它如何拚命。

古元冰火的力量,依舊勢不可擋,進入到它的體內。

“太太可怕了,隨手一揮,冰火降世,焚燒蒼穹,千頭火鳥,悉數滅亡,這等神通,堪稱恐怖。”

田風臉上充滿了驚駭,聲音瑟瑟發抖。

“這到底是誰?哪位絕世強者降臨了?”

“太可怕了,隻是簡單一招,直接滅殺了千頭火鳥。”

“無敵,這纔是真正的無敵啊!”

那活下來的幾人,紛紛驚呼一聲。

遠處,猛地出現一道金光。

那金光之內,似乎有道人影,正踏空而來。

“是公子來了!”

水香目光一閃,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驚聲道。

聞言,所有人臉色齊齊一變,朝著天空看去。

轟!

隻見,一道金光落下,從中走出一個年輕人。

這年輕人,一身白衣,目光平淡,看起來十分普通,甚至冇有任何修為氣息擴散。

可是,那道可怕至極的冰火在麵對這個年輕人時,卻猛地一顫,露出恐懼之色。

隻見,那年輕人抬手一抓。

那道冰火不敢有絲毫反抗,直接飛了過來,冇入對方掌心之間。

這個年輕人,赫然就是蘇辰!

原本,他跟隨百戰一起前往九魂潭。

可在半路之時,發現自己贈與水蘭姐妹倆的守護玉簡被啟用了。

蘇辰一下子就知道了,水蘭姐妹倆恐怕是陷入了生死危險。

那守護玉簡內,封印著自己的一道防禦神通。

所以,蘇辰很快就定位到她們的下落,快速趕來。

田風看著這個年輕人,一下子呆住了!

羅一動也是直接傻眼了。

這人,太年輕了!

其餘幾人,也是一臉錯愕的看著半空中那道人影。

“拜見公子!”

“拜見公子!”

水蘭姐妹倆齊齊一動,來到蘇辰身旁,躬身行禮。

羅一動看到這一幕,傻眼了!

什麼?

這位年輕強者就是水蘭姐妹倆口中的公子?

這簡直太讓人震驚了!

剛纔,自己還想打水蘭姐妹倆的主意,這不是老壽星上吊,找死嗎!

蘇辰並冇有注意到羅一動的臉色變化,而是含笑著,朝水蘭姐妹倆點了點頭。

“不用客氣!”

蘇辰淡笑一聲,收回目光,看向那頭天火鳥王。

這個時候,因為古元冰火被蘇辰收起來了。

那頭天火鳥王也抵擋住了體內的寒氣,一時間,冇有多大危險。

“吼!”

天火鳥王發出一聲嘶吼,看向蘇辰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濃濃的恐懼。

隻是,它一直在嘶吼,不敢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