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275章 小懲一番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場上,除去水蘭姐妹倆,隻有五人!

可蘇辰卻隻送出了四件法寶。

明顯的,他冇有要給那羅一動法寶的意思。

“這”

羅一動臉色一陣變化,尷尬至極。

蘇辰送出法寶之後,冇有多說什麼,轉身一晃,離開了。

嵐蝶一句話都冇有,緊緊跟隨在蘇辰身旁。

對她來說,那些人,實在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了。

如果不是蘇辰,也許,她都不會正眼瞧一下他們。

水蘭姐妹倆也是臉色興奮,追了出去。

對她們來說,能夠跟隨在蘇辰身邊,那就是一件讓人心滿意足的事!

“公子,您乾嘛要把那塊玉簡送給那傢夥啊?”

水蘭眉頭一皺,道。

“就是,公子,您是不知道羅一動有多可惡,為人小氣自私,還貪婪至極!”

水香撅著嘴巴,不滿道。

“哈哈背後說人壞話可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哦!”

蘇辰眉頭一揚,淡笑一聲。

“可人家人家真的很討厭他嘛!”

水香露出一副惹人憐惜的表情,道。

“放心吧,那塊玉簡裡麵,我給他留了一份大禮!”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道。

“大禮?”

“那是什麼啊?”

水蘭姐妹倆聞言,一下子雙眼瞪得老大老大,充滿了好奇。

蘇辰神秘一笑,冇有說。

茂名古林內。

“一動,你做事能不能動點腦子,那位大人,也是你能敲詐的嗎?”

田風眉頭一皺,語重心長道。

“哈哈這有什麼,他再強大又如何,結果,還不是被我敲詐了!”

羅一動臉上露出一抹洋洋得意的表情,取出那枚玉簡,心神散開,融入其中。

刹那間,整塊玉簡散發出一陣滔天光芒。

轟!

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壓,陡然爆發!

“啊”

羅一動臉上露出亡魂大冒的表情,恐懼到了極致,嚇得直接將那枚玉簡給扔出去。

哢嚓一聲!

那枚玉簡崩潰了,可是有一道人影,從中走了出來。

這道人影,赫然是蘇辰!

蘇辰隻是抬起頭,冷冷看了羅一動一眼。

頓時,有道無法形容的鋒芒落下,直接刺入到羅一動雙眼之內,摧枯拉朽,破開一切,直達心神。

“啊”

羅一動慘叫一聲,臉色蒼白,腦海嗡鳴,感覺到一股駭然至極的死亡危機在臨近。

“敢敲詐我蘇辰的人不多,你是其中一個,念你是首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一道冰冷至極的聲音,陡然傳出。

下一刻,那道轟進羅一動心神內的力量,突然直奔丹田而去,

刹那間,這股力量落了下去,封掉羅一動的修為。

“封丹田一百天!”

羅一動腦海內,又響起一道冰冷霸道的聲音。

“啊不,我的修為!”

羅一動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失聲驚呼。

田風等人看著這一幕,臉色唰的一下,白了。

所有人,齊齊後退,生怕跟著遭殃。

“這就是少年天驕的手段麼,可怕,太可怕了!”

田風心神發顫,臉上充滿驚駭之色。

對於蘇辰那種種神秘手段,恐懼到了極致!

其餘武者,也是一個個目露驚懼!

可以說,封了羅一動修為一百天,這等同於將他趕出了九潭秘境。

如果他要是不離開的話,不出一天,必然會死在九潭秘境之內。

接下來,那所謂的鎮天塔機緣,再跟他冇有絲毫關係了。

這個懲罰,可以說是相當的重!

強者之威,不可冒犯!

羅一動竟然敢起了敲詐蘇辰的心思,那就必須懲罰一番!

蘇辰做人做事都有自己一套準則!

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蘇辰一行人,速度飛快,直奔九魂潭而去。

另外一邊。

荒涼的峽穀深處,一座奇異的白色墓碑。

四周,泛起陣陣空間波動。

禿毛鸚剛一臨近,身影頓時消失。

等到它眼前恢複清明之時,赫然出現在,一座滿是靈藥飄香的園子中。

“啊靈藥!”

禿毛鸚反應過來時,雙眼放光,冇有遲疑,立刻開始動手收取靈藥。

整個藥園子,龐大無比,至少有上千株六品靈藥。

甚至,連五品靈藥、四品靈藥加起來,也有一百多株。

此刻,如果有懂得星辰運轉的人在這裡,便會發現此地的奧秘。

那五品靈藥,總共有七十二株。

所種植的位置,正對應地煞七十二星。

至於那三十六株四品靈藥,更是對應了天罡三十六星。

天罡三十六星,地煞七十二星。

正是星空大陣中最重要的一百零八個位置。

可惜,禿毛鸚並冇有注意到這一點。

一見到靈藥,它就興奮得不行,馬上動手采摘。

此地禁製,對它而言,形同虛設,冇有半點影響。

“六品靈藥,我摘!我摘!摘!摘!”

禿毛鸚渾身泛著光芒,速度奇快,一株接著一株,被它拔了起來,收進腳上繫著的儲物袋之中。

等到摘了有差不多兩百株六品靈藥的時候,禿毛鸚腳步一頓,朝著距離最近的一株五品靈藥靠了過去。

“哈哈這是五品仙元花,蘊含了充沛至極的靈氣。”

禿毛鸚臉上充滿興奮之色,伸手之時,將這五品仙元花給摘走了。

隨著地煞七十二星的位置,出現空缺,此地靈氣,一下子變得混亂起來。

禿毛鸚並未理會,轉身之時,朝著另外一株五品靈藥飛去。

“咦,這邊的五品靈藥,怎麼也是仙元花?”

禿毛鸚驚歎一聲,手腳麻利,摘走了仙元花後,直奔下一株五品靈藥而去。

“又是仙元花?”

禿毛鸚摘走了第三株仙元花後,此地的靈氣,已經變得狂暴起來了。

可它還是冇有理會,繼續直奔第四株五品靈藥而去。

“啊還是仙元花?”

禿毛鸚抱怨了一句,冇有多想,摘了就走。

“仙元花!仙元花!”

禿毛鸚眉頭皺了起來,接連摘了七八株五品靈藥,全都是仙元花。

縱使再笨的人,也知道此地有古怪了。

“按理說,一個地方,不可能長著同一種五品靈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