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整個黑海,翻滾咆哮,不斷衝擊著蒼穹四周的金光鎖鏈。

這些金光鎖鏈,封印了此地,使得那黑海之內的魔頭,無法出世。

一次次碰撞,一次次爆發!

金光鎖鏈,嗡鳴顫動,上麵的光芒,開始變得黯淡。

似乎,要不了多久,那黑海內封印的魔頭,便會破封而出。

這一幕,蘇辰並不知道。

此時的他,已經趕到了九魂潭。

整個九魂潭的天空,顏色極其混亂,有烏雲在翻滾,也有雷霆在咆哮。

砰的一聲!

突然,一道巨響傳出。

蒼穹之內,猛地出現一道金紅色的霞光。

這霞光擴散開來,隱約間,凝聚成一座古老的仙塔。

此刻,隨著這仙塔浮現,四麵八方,所有在翻滾的烏雲,咆哮的雷霆,紛紛靜止下來了。

幾乎就在這時,九魂潭內,赫然飛出一個個白色符文,形狀奇異。

這些符文,之前彷彿在沉睡。

此刻,甦醒過來之後,爆發出滔天力量,直奔鎮天塔而去。

“鎮天塔,擁有太多神秘與未知了,真是讓人期待。”

百戰看了一眼天空深處,慢慢浮現出來的神秘寶塔,臉上充滿火熱之色。

整個鎮天塔,總共分為三層。

第一層,有著各種各樣的仙丹、靈藥,還有數不清的法寶、武學。

甚至,蘇辰千方百計尋找的鎮魂石,也有!

第二層,傳說其中有天塔星力,乃是鎮天塔吸收星空中遊離的靈氣後,凝聚出來的一種精純力量。

天塔星力,可以幫助武者洗筋伐髓,提升修為。

這纔是讓人最心動的東西。

至於第三層,那是鎮天塔的中樞之地,裡麵藏有這片天地的所有秘密。

傳說,誰能掌握了這些秘密,誰就能徹底掌控九潭秘境。

一座秘境,價值之大,根本無法形容。

萬古歲月以來,還冇有人能夠掌控九潭秘境。

可儘管這樣,大家心中依舊充滿了期待。

也許,自己很可能會是那個幸運兒!

也許,自己未來某一天能成為九潭之主!

所有人,呼吸急促,目露火熱,死死盯著蒼穹內那座寶塔。

九魂潭龐大無比,乃是九潭秘境內最大的一座寒潭。

可即便是這樣,此刻還是人頭湧動,全被武者給占據了。

蘇辰等人身影落下,目光一閃,立刻看到鎮天塔西邊,漂浮著兩道身影,氣勢轟鳴,擴散開來,壓迫得四周武者不敢臨近。

那二人,赫然是許豐與林中豹!

當初在那神秘山穀內,許家的其餘武者,全都死在荒古妖豬口中了。

蘇辰也在最後關頭,被林中豹陰了一把,差點葬身在豬王腹中。

這筆賬,他是遲早要跟林中豹清算的。

鎮天塔東邊,則是水家的地盤。

水老鬼身穿一襲黑袍,陰森至極。

有種讓人看不透的感覺。

甚至,就在這水老鬼身旁,還多出了一個獨眼老人,氣息森寒。

雖然冇有任何修為波動散出,可卻讓人感到一種強烈危機。

這獨眼老人身後,還跟隨著一群人,衣袍著裝統一,應該是出自同一個宗門。

“風煞宗的人嗎?”

蘇辰輕喃一聲,目中閃過陣陣冷芒。

從這群人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與鐵血手徐克相似的氣息。

“這是來者不善啊!”

蘇辰臉上冇有絲毫懼色,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殺之。

這是蘇辰的處事原則!

如果,風煞宗的人不識相,還要繼續來找麻煩。

那麼,蘇辰不介意滅了對方。

蘇辰收回目光,看向鎮天塔北邊。

那是一群散修,還有一些小勢力的人,正聚集在一起,魚龍混雜。

不知為何,蘇辰目光一閃,掃過這些人的時候,心底竟生出一抹淡淡危機。

“莫非,黃泉殺手又來了?”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淩厲殺機。

如果真要是黃泉天府的人來了,那麻煩可就大了。

黃泉殺手,悄無聲息。

誰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冒出來,發動必殺一擊。

所以,蘇辰必須時刻警惕著。

這個世界強者能人太多了,他一點也不敢掉以輕心。

眼下,進入九潭秘境的人,除了已經身死的,還有被蘇辰逼跑的蕭家武者,其餘人,全都彙聚到了這裡。

其中,那位天風城主也留下來了。

陳江冇有選擇任何一方勢力,單獨站在散修的人群中,目光閃動。

誰也不知,他到底在算計著什麼。

最讓蘇辰出乎意料的是,竟然冇看到金蟬子的身影。

“奇怪了,金蟬子居然冇進秘境!”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之色。

可是,一想也就明白過來了。

金蟬子身為尋龍天盤的主人,肯定不缺修煉資源。

九潭秘境,對他來說肯定冇有多大吸引力。

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怕死!

早在天風城的時候,自己行蹤就泄露了。

如果真來九潭秘境,肯定會被無數人盯上。

尋龍天盤的價值,可一點也不在九潭秘境之下啊!

因此,金蟬子自然不可能冒險了,

蘇辰壓下心底的猜測,一步落下,來到九魂潭中央。

這身影一落下,立刻吸引了大量目光。

“什麼?蘇辰來了?”

“嘖嘖這小子,還真是不怕死!”

“真是囂張,這都不隱藏一下,還大搖大擺。”

“咦你們看,那不是神陽宗的嵐蝶嗎?這兩人怎麼走到一起了?”

“跟嵐蝶走一起,並不奇怪!”

“前段時間,風煞宗的徐克,抓了嵐蝶,企圖威脅蘇辰,結果對方衝冠一怒為紅顏,把徐克給宰了!”

“這徐剋死得真冤,堂堂一個丹境中期,剛進來,寶物還冇撈到,結果就把命給搭進去了。”

周圍武者,議論紛紛,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異色。

畢竟,這傢夥可不簡單,連徐克這樣的丹境強者,都栽在其手裡。

“這這怎麼可能,你們不是說,蘇辰必死無疑嗎?”

許庭睜大了眼,駭聲叫道。

自從進入九潭秘境後,他十分害怕遇到蘇辰,所以儘量避開對方。

隻要蘇辰在的地方,許庭都不想去摻和。

特彆是在不久前,許豐告訴他,蘇辰肯定死在荒古妖豬口中了。

那個時候,他彆提有多開心了!

可現在,再一次看到蘇辰,頓時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