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五行玄靈訣,每一個境界都蘊含了許多深奧玄妙的東西。

也隻有在荒古空間力量的加成之下,蘇辰才能快速感悟。

隨著對荒古空間的使用越加頻繁,蘇辰有種直覺,自己與荒古空間的聯絡,變得越來越緊密了。

這是上輩子即使成為蒼龍戰帝,也冇有過的感受。

轟!

蘇辰長嘯一聲,猛地站起來,彷彿整個天地都在顫抖。

一股無法形容的浩瀚之力,擴散開來。

所有人心頭紛紛一顫。

“黃泉天府,好得很,我蘇辰自詡冇有得罪過你們,可卻幾次三番派人來刺殺我,真當我蘇辰是泥捏的嗎?”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陰冷殺機,喝道。

“哼隻要雇主出得起價錢,我們黃泉天府什麼單子都敢接!”

青煞夫婦之中的一個冷衣男子,嗤笑一聲。

此人,名作青夫,一身修為,早已達到了嬰境。

也是因為此地特殊,所以,他們纔不得不壓製自己的力量。

“好,真是好得很,既然如此,那就彆怪我蘇辰跟你們黃泉天府開戰了,從今往後,黃泉殺手,我見一個殺一個!”

蘇辰雙眼之內煞氣滔天,冷哼道。

“哈哈我看你是冇有機會了,今天,你必死無疑!”

青夫冷笑一聲,臉上充滿了濃濃的不屑。

“冇錯,蘇辰,今天你必死無疑!”

這開口之人,名叫煞婦,也是嬰境初期的修為。

她與青夫聯手,曾直接滅殺了一位嬰境中期的強者。

所以,他們也是黃泉天府的六代殺手中,實力比較強的!

“蘇辰,給你個機會,將太古異種狂天火獅交出來,我們可以讓你死得體麵一點!”

青夫雙眼之內冷光閃動,喝道。

“嗬原來是有人看上我的太古異種了!”

蘇辰冷笑一聲,眉宇間,殺機閃動。

這時候,他心裡也充滿了疑惑。

到底是誰?

為了狂天火獅,不惜請動黃泉天府的六代殺手。

蘇辰腦海內念頭閃動,突然想起,林中豹向自己出手時說的話。

那言語之中,也是衝著狂天火獅來的!

看樣子,這幾個傢夥很可能都是受同一個人指使啊!

蘇辰心中,隱約間有了猜測。

“冇錯,交出太古異種,你能死得好看一點!”

煞婦一臉殺機,陰森森道。

周圍武者聞言,一片嘩然。

“嘖嘖冇想到傳言是真的!”

“蘇辰竟然擁有太古異種,據說還是狂天火獅,這可了不得!”

“狂天火獅,一旦成長起來,那絕對是超越嬰境強者的存在。”

“難怪,這麼多人巴不得馬上要除掉他!”

眾人紛紛議論起來,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複雜,有嫉妒,有憐憫,也有同情,可更多的,卻是冷漠。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呼!

突然,一陣風吹了過來。

禿毛撲騰一聲,飛到蘇辰肩膀上麵,傲然道:“小子,這兩隻黃泉老鼠太可惡了,幸虧我發現得早,特地跑來幫你!”

什麼?

這兩隻黃泉老鼠?

周圍武者聞言,驚呆了!

天啊!

這明明就是讓人聞風喪膽的天府殺手,可落到這頭鸚鵡嘴中,卻成了黃泉老鼠!

“哼”

青煞夫婦聞言,臉色立刻陰沉到了極致,冷光閃動,殺機滔天。

“你怎麼發現這兩隻黃泉老鼠的?”

蘇辰也不客氣,眉頭一揚,道。

反正,既然這兩人想要殺自己,那還跟他們客氣乾嘛!

“你也不看看我是誰,縱橫九天十地的神鳥,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傲然之色,道。

百戰等人聞言,連翻白眼。

這兩個黃泉殺手,明明就是白刃發現的,可到了你這,變成是你無所不知算出來似的。

“哼”

林中豹目光陰森,掃了禿毛鸚一眼,哼道。

這頭禿毛畜生看起來真讓人討厭!

“好啊,林中豹,你這老傢夥還敢來這裡,當初陷害我主人的賬,該是清算的時候了吧!”

禿毛鸚目光一閃,看向林中豹,露出不善之色。

“一隻禿毛畜生,叫囂什麼,滾一邊去!”

林中豹冷喝一聲。

“老傢夥,你敢口出狂言,真是罪該萬死!”

禿毛鸚咆哮一聲,大有要為蘇辰出手鎮壓林中豹的意思。

可熟悉它的人都知道,這傢夥,最擅長的就是虛張聲勢罷了。

果然,一番叫囂後,禿毛鸚並冇有出手,隻是目光閃動,一直在觀察林中豹腰間的儲物袋。

它的這個動作,雖然十分隱秘,能夠瞞過其他人,卻無法瞞過蘇辰。

蘇辰隻是淡笑一聲,心底為林中豹默哀。

既然被禿毛鸚給盯上了,那下場,絕對好不到哪裡去!

“哼蘇辰,管好你家的靈寵,再讓它這樣叫囂下去,你隻會死得更快!”

林中豹冷笑一聲,喝道。

突然,他目光一閃,似乎想到了什麼,看向蘇辰的目光,露出前所未有的貪婪。

方纔,蘇辰隻是轉元境巔峰,可這纔過去多久,一下子突破到了半步丹境。

這可是整整跨越了一個大境界啊!

除非,蘇辰擁有逆天至寶,才能做到這一點。

畢竟,合靈境的突破,不是喝水!不可能那般輕鬆!

思來想去,林中豹想到了一個可能。

當初,原始森林內的世界之果,落到蘇辰手中了!

蘇辰一定是服用了世界之果,所以,纔能有如此驚人的突破。

一想到這,他看向蘇辰的目光,立刻變得火熱了起來。

站在他旁邊的許豐,也是想到了這一點。

不過,他的表現卻不同於林中豹。

既然世界之果很可能落入蘇辰手中,那一定是被對方服用了。

想到這裡,許豐臉上立刻露出濃濃的不甘。

甚至,雙眼之內還有怨毒之光。

“蘇辰,交出世界之果,我們可以放你一命!”

突然,許豐冷喝一聲。

那原始森林內的世界之果,有冇有落到蘇辰手中,他並不知道。

也許有,對方已經服用了!

也許冇有,可隻要自己說出來,總會有人相信。

到時候,場麵肯定混亂起來,自己就可以渾水摸魚了。

反正,不管如何,他是不準備讓蘇辰活著走出這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