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婦人顯得有些不知所措,看了蘇辰一眼,臉上露出不忍之色。

“行了,行了,滾吧!”

蘇辰知道孃親是個心地善良之人。

一輩子吃齋唸佛,與人為善。

所以他纔沒有大開殺戒。

否則,這些人膽敢如此侮辱他的孃親,蘇辰早就滅了他們。

“是,是……少爺,夫人,小的告退!”

唐鬆如蒙大赦,起身之時,不顧額頭鮮血直流,飛奔逃去。

隻是,就在他轉身之間,雙眼之內閃過一抹陰毒之芒。

蘇辰冷冷看著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小辰,你……你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

美婦人反應過來後,疑惑道。

“孃親,您放心,小辰長大了,以後可以好好保護您!”

蘇辰目光柔和,落在美婦人身上,癡癡地看著。

“你啊,隻要保護好自己,孃親就放心了。”

美婦人柔聲說道。

“是!對了,雲妹呢?”

蘇辰心頭一動,問道。

他口中的‘雲妹’,叫蘇雲,並不是蘇家之人,而是十多年前,蘇母從荒郊野外撿回來的。

蘇雲從小和蘇辰一起長大,比親兄妹還親。

可是,現在蘇辰醒來之後,卻冇看到蘇雲,這不由地讓他心底生出了疑惑。

“雲兒出去了,她說要去給你找療傷丹!”

美婦人思索片刻,說道。

“什麼?出去了?”

轟隆隆!

蘇辰腦海內彷彿有驚雷炸開。

“她去哪給我尋找療傷丹了?”

蘇辰臉色猛變,急聲問道。

“好像是天丹閣!”

美婦人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隻是,她看蘇辰的表情,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對勁。

“不好,出事了!”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著急之色,瘋狂朝著門外衝去,一個踉蹌,險些跌倒。

“辰兒……”

蘇母臉色大驚,喊道。

“孃親,我有急事要辦,馬上就會回來!”

蘇辰心急如焚,不顧一切,直奔鎮南天丹閣而去。

上一世,蘇雲便是死在這一天的,且還是被人將屍體從天丹閣內扔出來。

“快點!快點!再快點!”

蘇辰發了瘋一般地狂跑,靈氣噴湧,凝聚到雙腳之間,疾馳如風。

“快點啊!”

“再快點啊!”

“還有五裡地……”

“不,我絕不能再讓雲妹出事!”

蘇辰心頭急急呐喊道。

上輩子,他實力不濟,隻是一個大廢物。

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雲妹慘死,卻無法報仇雪恨。

這一世,他重生歸來,不僅要將自己的妹妹救出水火,還要手刃敵人!

“王門,你要敢傷害雲兒一根汗毛,我滅你們王家九族!”

蘇辰目光猙獰無比,渾身煞氣擴散,轟轟而動,宛如掀起了九重風暴,鎮壓八方。

天丹閣內,一間密室之中。

一個四十多歲的糟老頭子,紅鼻子,歪嘴巴,不停地打量著眼前這個瘦弱少女。

這少女便是‘蘇雲’,雖然她看起來很瘦弱,可渾身卻充滿了靈氣,讓人一眼看過去,就會被她深深迷戀住。

“哈哈……小姑娘,能夠讓我‘王門’看上,那是你的福氣啊!”

王門邪笑一聲,雙眼冒光道。

“走開,你走開……”

蘇雲目中露出一抹著急之色,不斷後退。

“哈哈……你這小女娃一看就是還冇開發過的,那就讓本丹師來給你開荒吧!”

王門貪婪的吸了口氣,直接撲了過去。

“不……”

蘇雲一臉著急,掙紮著朝門外跑去。

可就在她剛要跨出門的時候。

砰的一聲!

那木門陡然關上了。

“小姑娘,你不是要療傷丹麼,伺候好大爺我,療傷丹要多少有多少!”

王門臉上露出一抹邪笑。

隻是,每次他笑的時候總會流口水,那樣子,彆提有多醜了。

“啊……你彆過來,彆過來。”

蘇雲驚呼道。

“小美人,叫得挺厲害的嘛,等會到床上你就知道了。”

王門大笑一聲,雙臂張開,朝著蘇雲直接撲了過去。

“嗚嗚……你走開,我不要療傷丹了,不要了!”

蘇雲聲音帶著哭腔,掙紮起來。

“哈哈,進了老夫的地盤,這可就由不得你了。”

王門獰笑一聲,貪婪的嚥了口唾沫。

“你以為今天會有人來救你嗎?彆做夢了,冇人敢亂闖我天丹閣,更冇人敢逆我王門……”

突然,王門的聲音戛然而止。

轟!

那木門直接被人踢了開來。

門口處,突然多出了一道黑衣人影。

“放開她!”

蘇辰緩步走來,猶如一尊萬古殺神,冷冷盯著王門。

話語中,充斥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你……你是誰?”

王門駭然驚呼道,腦海之內,不停搜尋,可愣是冇想起來蘇辰的身份。

畢竟,蘇辰隻是一個廢物大少,王門卻是天丹閣的丹師,身份高貴,自然不可能留意到他。

“嗚……哥,你來了。”

蘇雲淚眼朦朧,哽咽道。

“嗯,我來了,放心吧,冇人可以傷害你!”

蘇辰目光柔和無比,輕聲道。

“哈哈,我想起來了,原來你是這臭婊子的哥,蘇家那個廢物大少!”

王門臉色一怔,反應過來之時,頓時大笑起來。

“放了她!”

蘇辰目光一轉,頓時變得冰冷起來。

言語中,更是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小廢物,你猖狂什麼,我不僅不放她,還要當著你的麵,好好調教她。”

“你找死!”

蘇辰目中寒光一閃,渾身煞氣,轟轟擴散,朝著王門籠罩而去。

“這……這是什麼?”

王門頓時渾身一僵,猶如置身於屍山血海之地,腦海內掀起了無儘雷鳴。

轟!轟!轟!

一道道驚雷炸開。

王門目露駭然,雙腳一軟,險些跌倒在地。

幾乎就在這時,蘇辰踏步一晃,出現在王門跟前,一拳轟了出去。

砰!

王門整個人被震飛出去,落地時,吐出好幾口鮮血。

蘇辰雖然隻是開脈二重的武者,可他畢竟有著過往的一世記憶。

各種武學,手到擒來。

足以輕鬆鎮壓王門這個普通的開脈六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