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行一式,金鼓齊鳴!”

蘇辰目光平靜,踏出衝出,揮手間,一拳落下。

這一拳打出,虛無震動,金鼓凝聚,爆發出無儘光芒,與神陽徹底碰撞到一起。

轟!

巨響傳出,八方轟鳴,風暴擴散,橫掃八方。

金鼓,碎神陽!

山洞搖晃,巨石崩潰,神陽徹底碎滅開來。

“五行神通,總共有五式,可我隻打出了第一式,便毀去了你大成的天陽訣,所以,在我眼中,你們都是土崩瓦狗!”

蘇辰聲音冰冷,傳出時,漫天神陽之光,徹底崩潰。

轟隆隆聲傳出。

冰河上空,風暴四起,橫掃八方。

蘇辰卻一臉淡然,傲立其中,衣袍翻滾,頭髮飛揚,猶如一代少年至尊,不可撼動!

“不……這不可能!”

白刃望著這一幕,頓時驚呆了。

“二爺的天陽訣,已經進入大成之境,足以匹敵轉元境,他是怎麼接下這一擊的?”

“難道這小子一直在隱藏實力,扮豬吃老虎?”

“不,這不可能!”

“這小子實力再強,也絕不是二爺的對手!”

王家族人,臉上紛紛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冇錯,這小子肯定不是二爺的對手,一定是他身上那件至寶,替他擋住了二爺的這一擊。”

白刃回過神來之後,立刻想道。

不隻是他,還有王二爺也是這麼想的。

二人目光對視了一眼,皆從各自眼中看到了火熱與貪婪。

“這是什麼寶物,竟擁有如此大的威能,不僅能擋下我的一擊,還將這小廢物的修為,提升到開脈八重。”

王二爺心底充滿了強烈渴望,目光一閃,落在蘇辰身上,爆發出無敵氣勢。

“小子,交出你身上那件寶物,否則本座讓你屍骨無存!”

轟!

一股屬於開脈九重滔天的氣勢,驀然爆發,直奔蘇辰而去。

“愚蠢!”

蘇辰心底冷笑連連。

可惜,到這個時候了,白刃二人還看不清形勢!

“二爺,殺了他!等會那件寶物自然是我們的!”

白刃目中殺機一閃,獰聲道。

“小子,你既然如此不識好歹,那就給我去死吧!”

王二爺揮手一按,無儘靈氣,轟鳴擴散,凝聚成一隻閃電雷手,朝著蘇辰狠狠抓去。

“上一次,我還是開脈三重的時候,你用這招都冇能撼動我,更何況是今日!”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嗤笑之色,邁步間,五行靈氣,轟轟爆發。

“五行二式,草木皆兵!”

轟!

虛無震盪,草木之力,擴散開來,形成一尊兵甲。

這兵甲彷彿擁有刀槍不入之力,踏步橫空,與那來臨的閃電雷手碰撞到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天搖地晃,一個又一個的碰撞風暴擴散開來。

也不知對抗了多久,那閃電雷手,赫然崩潰開來。

蘇辰的五行神通,也消失了。

“嗯?”

王二爺臉上露出一抹驚色,方纔那一擊,他已經動用了九成力量,可還是被蘇辰輕鬆接下。

這讓他心底對於蘇辰身上那件寶物,更加火熱!

“小子,我要是你就馬上交出寶物,跪地求饒!”

白刃一臉囂張,冷笑連連。

“聒噪!”

蘇辰目光一冷,殺機迸發,揮手間,一拳轟向白刃。

“哼,你以為我會怕了你……”

白刃一言未畢,便見到一隻五色拳頭,橫空而來,快速落下。

“小心!”

王二爺感受到這五色拳頭之內的恐怖力量,急急出手,可還是晚了。

蘇辰的五行神拳,速度飛快,爆發之時,殺向白刃。

“不!你的力量怎麼會強大到這種地步!”

白刃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絕望,駭然道。

砰!

一道驚天巨響傳出。

五行神拳,落下之時,直接將白刃給轟飛出去,血花炸開。

“混蛋!”

王二爺目中殺機爆發,抬手間,取出一把血刀,殺向蘇辰。

二人,立刻大戰到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小畜生,你不得好死!”

白刃怨毒的看了蘇辰一眼,立刻爬起來,轉身要逃。

“我讓你走了嗎?”

蘇辰目中花冷光一閃,揮手間,靈氣擴散,化作火焰巨手,轟鳴落下。

“小子,你敢?”

王二爺臉色大怒,衝出之時,揮刀一斬,靈氣噴湧,形成一道狂暴刀浪,直奔蘇辰而去。

“我想殺的人,你救不了!”

蘇辰目光冰冷,揮手間,五行靈河,橫空落下。

砰!

一道驚天碰撞聲傳出。

那狂暴刀浪崩潰開來,五行靈河,摧枯拉朽,直奔王二爺而去。

“這……這怎麼可能?”

王二爺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之色,倉促出手,抵擋五行靈河的進攻。

另外一邊,火焰巨手橫空而動,朝著白刃飛去。

“不……”

白刃目中充滿了絕望,吐出一口本命精血,展開最強一擊。

可是,不論他如何反抗,始終隻是垂死掙紮罷了!

轟!

火焰巨手,轟轟落下。

白刃爆發出的全力一擊,徹底崩潰。

整個人,完全被打爆化作漫天血肉,灑落下來,埋骨荒野。

“啊……小子,你敢殺我王家人,死定了,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王二爺殺機爆發,一刀斬出。

煞氣沸騰,轟鳴擴散,形成刀流瀑布,朝著蘇辰衝擊而去。

“什麼,這是玄階中品武學‘刀煞訣’,蘇辰死定了。”

“誰讓這小子太不識好歹,不交出寶物就算了,還敢殺了白總管。”

“二爺雖然隻是開脈九重的修為,可他已經將‘刀煞訣’修煉到了大成之境,足以媲美轉元一重的攻擊了。”

“蘇辰死定了,等會就要被咱們二爺轟殺成渣了。”

那些王家族人,躲得遠遠,看向蘇辰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憐憫之色。

冇有一個人認為,蘇辰可以擋下他們二爺的這一擊。

可誰知,蘇辰始終臉上平靜。

“徒有虛表罷了!”

蘇辰輕笑一聲,彎下身子,撿起地上一片落葉,彈指射出。

轟!

那彈指射出的落葉,猶如飛刀一般,破空而去。

隱約間,還有一層神秘的力量擴散開來,掀起陣陣漣漪。

“什麼,這是刀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