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鎮天塔二層,一片混亂,大戰連連。

趙日還冇有出手,目光閃動,落在蘇辰與許豐身上,他覺得,那世界之果,肯定就在這二人身上。

另外一邊,一群武者聚集在一起。

那赫然是風煞宗的武者。

其中也有幾名水家武者。

不過,因為水老鬼不見了,他們一下失去了主心骨,所以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隻能跟在風煞宗的武者身邊。

“長老,我們出手嗎?”

其中一名風煞宗武者臉上充滿火熱,道。

世界之果,那可是無上至寶,他們就算用不上,也可以拿去跟宗門換取至寶。

“再等等!”

獨眼老人沉吟片刻,說道。

雖然大家都覺得,世界之果就在許豐身上,可他隱隱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

隻是,憑藉錄影晶石的一段畫麵,還不足以說明什麼。

“對了,水老祖去哪了?”

獨眼老人目光一閃,落在水家族人身上。

“不知道,剛纔大亂爆發,我們就冇有發現老祖的身影了。”

一名水家族人臉色一沉,道。

“嗯?這個時候不見了?”

獨眼老人眉頭緊皺,心底露出一抹不好的感覺。

不知為何,他隱隱覺得,自己接觸的這個水老祖,有些奇怪。

隻是,這人畢竟是他們副宗主水無敵的父親,所以他也不好去探究。

轟!

場上,突然傳出一道驚天巨響。

林中豹渾身光芒滔天,氣勢恐怖無比,橫掃八方。

砰的一聲!

林中豹一掌轟落,擊退了十幾人的圍攻,隨後便是抬手一抓。

虛無震盪,凝聚出一隻元力巨手,抓住了許豐,刹那倒退。

隻是,他們剛衝出了眾人的圍剿,便是迎麵碰上了青煞夫婦。

青煞夫婦二人臉色陰沉,冇有說話,隻是散發出冰冷殺機。

許豐渾身發顫,不敢直視青煞夫婦。

“東西,不在我許家手裡。”

林中豹目光一閃,寒聲道。

“證據!”

青夫眉頭一挑,冷聲道。

林中豹沉吟片刻,一咬牙,將自己身上的儲物法寶拿了出來,扔給了青煞夫婦。

“把你的儲物法寶也給他。”

林中豹掃了許豐一眼,冷聲道。

“這”

許豐臉色一陣猶豫,心底充滿了不甘,可沉默片刻,還是乖乖交出了自己身上的儲物法寶。

青煞夫婦接過他們二人的儲物法寶,心神一掃,冇有找到世界之果的痕跡。

甚至,在他們的儲物法寶之內,也冇發現世界之果存留過的氣息。

青煞夫婦頓時斷定,世界之果,不在許家的人手中。

“這兩個儲物法寶,我們笑納了!”

青煞夫婦淡笑一聲,收走了林中豹與許豐的儲物法寶,轉身離去。

其目標,又回到了蘇辰身上!

“你”

許豐臉上一陣陰沉,可卻敢怒不敢言。

“哼今天你們吃了我許家的東西,來日,我定要讓你們十倍吐出來!”

林中豹目中充滿憤怒,冷哼一聲。

如今,形勢比人強!

情況危急,不適合再與青煞夫婦為敵。

當務之急自然是先斬殺蘇辰!

“看什麼看,世界之果不在我們許家手裡,在那小畜生手中。”

許豐冷哼一聲,指著不遠處的蘇辰,怨毒道。

那些紛紛衝過來的武者,看到許豐與林中豹的儲物法寶,被青煞夫婦拿走了,頓時將注意力轉移到青煞夫婦身上。

可是,接下來許豐的話,卻是再一次刺激到了他們。

世界之果,不在許家手中,也不在青煞夫婦手裡,而是在蘇辰那裡。

眾人雙眼之內一片血紅,臉上充滿了貪婪,轉身一晃,直奔蘇辰而去。

“不好!”

嵐蝶注意到了這一幕,臉色猛變。

“慘了慘了,小子,我們快撤吧,那些人都瘋了,正朝我們殺來!”

禿毛鸚一臉著急,催促道。

“走不了。”

蘇辰搖搖頭,望著不遠處轟鳴殺來的人群,嘴角竟然露出一抹笑容。

“小子,你自個戰鬥去吧,本神鳥先撤了!”

禿毛鸚雙眼一閃,轉身時,便是要逃。

“你這頭禿毛鸚,怎麼可以這麼貪生怕死?”

嵐蝶眉頭一皺,憤怒道。

“冇事,你們都退下吧!”

蘇辰淡然一笑,臉上充滿了自信。

“正好,我也想試試,自己突破之後,實力達到了哪個水平!”

“走吧,你們留在這裡,也隻是累贅!”

禿毛鸚毫不客氣說道。

百戰等人臉色一怔,仔細想想,覺得也有道理,便是隨著禿毛鸚離開了。

四周武者,注意力全在蘇辰身上,根本不在意嵐蝶幾人的動作。

青煞夫婦,搶走了許豐與林中豹的儲物法寶後,轉身一晃,整個人融入到虛無中去,猶如兩條陰狠的毒蛇,準備隨時朝蘇辰發起必殺一擊。

風煞宗的獨眼老人,臉上寒光一閃,死死盯著蘇辰。

趙日目中殺機閃爍,踏步向前,朝著蘇辰緩緩逼近。

這些人都冇有馬上出手!

因為,蘇辰突破之後,實力到底達到了哪個地步,他們不知道。

所以需要有人去探探底。

而眼下,那些瘋狂的武者,正是這探底的最佳人選。

蘇辰周圍,靈氣轟鳴,澎湃激盪。

“小子,將世界之果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一命!”

虛無一震,有個黑衣老者,一臉猙獰的衝了出來。

黑衣老者獰笑一聲。

“給你?嗬嗬你算什麼東西!”

蘇辰輕笑一聲。

真是財帛動人心,都在搶著要去陰曹地府報道啊!

“哼,竟敢看不起我黑枯老人,給我死吧!”

黑衣老者臉上閃過一抹淩厲殺機,森寒道。

話音傳出,黑枯老人踏步衝出,抬手一揮,虛無震盪,赫然出現了滔天火焰。

火焰翻滾,轟鳴之時,形成一頭朱雀,咆哮間,直奔蘇辰而去。

蘇辰臉色淡淡,冇有絲毫變化,揮手間,向著虛無一拍。

這一掌落下,五行靈氣,轟轟爆發,凝聚出一隻巨手,遮天蔽日,朝著那咆哮而來的朱雀抓去。

轟的一聲。

朱雀破空疾馳,氣焰囂張,可在碰觸到五行巨手的時候,渾身一顫,立刻露出恐懼的神色。“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