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

紅袍青年目中充滿了無法形容的恐懼,渾身顫抖,不斷掙紮,可卻於事無補。

“我最討厭彆人,拿我的家人,威脅我!”

蘇辰聲音很輕很輕,可傳出時,落在眾人心神中,卻是掀起無法形容的轟鳴。

特彆是紅袍青年,更是目露驚駭,想要求饒之時,蘇辰右手用力一捏。

哢嚓一聲!

紅袍青年的脖子被他給捏斷了,氣息斷絕,死得不能再死。

滅殺了紅袍青年後,四周,依舊有無數不要命的人,朝著蘇辰殺去。

蘇辰目光冰冷,渾身金光萬丈,一拳轟出,碾壓群敵。

任何招式,任何法寶,在他麵前,就像紙糊的一般。

脆弱不堪,一拳碎之!

轟!轟!轟!

蘇辰重拳出擊,百敵莫開!

一人一拳,不僅震退了幾百名武者的圍攻,還在頃刻間,擊殺了數十人。

百戰等人目睹著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驚恐之色。

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要知道,數千名武者出手,其中,不乏有丹境強者,聯合起來,足以對抗嬰境。

可在蘇辰麵前,這些人就像是紙糊的一般,直接被殺得潰不成軍。

遠處,趙日臉色沉重,死死盯著蘇辰。

突然,一道身影走了過來。

“許豐,有事?”

趙日掃了來人一眼,目中閃過一抹不屑。

雖然外界總是在傳,許日天賦驚人,實力強大。

可在趙日眼中,這傢夥就是廢物一個。

除了喜歡出風頭,愛包裝自己外,一無是處!

這樣的人,放到大秦天戰之中,那就是垃圾,根本上不了檯麵。

“告訴你一個訊息,嵐蝶乃是蘇辰的小情人。”

許豐雙眼之內露出一抹狡黠之芒,突然道。

說完後,他轉身就走了。

趙日聞言,先是一愣。

隨後,他馬上反應了過來,目光一閃,看向遠處的嵐蝶。

這一眼看去,便注意到了嵐蝶臉上的著急之色。

“哼先拿下你的小情人,等會讓你拿世界之果來換!”

趙日低哼一聲,踏步間,直奔嵐蝶而去。

林中豹一言不發的跟在許豐身後,等到走遠之後,沉聲問道。

“你想讓趙日對付那神陽老祖的徒兒?”

“冇錯,既然是我得不到的東西,那我就要毀掉!”

許豐死死盯著嵐蝶,目中充滿怨毒之芒。

遠處,蘇辰渾身氣勢滔天,抬手向著虛無一抓。

掌心雷山,轟轟凝聚。

“死!”

蘇辰冷哼一聲,掌心雷山,疾馳飛出,直奔那殺來的武者而去。

轟!轟!轟!

雷山炸開!

五行神雷,浩浩蕩蕩,轟鳴落下。

那些朝蘇辰出手的武者,一個個渾身顫抖,展開最強防禦。

可這些防禦,在五行神雷麵前,猶如紙糊的一般,紛紛崩潰開來。

“啊”

陣陣淒厲的慘叫聲,傳了出來,迴盪八方。

不少武者,身子破碎,血肉模糊。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趙日出手了!

其目標,赫然是嵐蝶。

隻見,他一步踏出,直接來到嵐蝶麵前,抬手一槍,殺招爆發。

“趙日,你想乾嘛?”

嵐蝶臉色一變,猛地低吼一聲,來不及倒退,便是迎上了趙日的一槍。

“不乾嘛,就是想先殺了你!”

趙日獰笑一聲,手持靈槍,朝著虛無一點,

“滅靈槍,碎神!”

一槍落下,虛無轟鳴。

頓時出現了一道百丈槍虹,爆發出刺破蒼穹的力量,直奔嵐蝶而去。

嵐蝶臉上充滿了凝重之色,抬手一抓,黑月彎刀入手,朝著虛無一斬。

砰!

刹那間,一道百丈之大的狂浪爆發開來,直奔滅靈槍而去。

轟的一聲!

一道震天動地的巨響傳出。

百丈刀浪,立刻崩潰開來。

滅靈槍力量滔天,摧枯拉朽,破開一切防禦,朝著嵐蝶殺去。

“不好!”

百戰等人臉色紛紛一變,想要出手,可卻來不及了。

蘇辰正在與人廝殺,注意到這一幕,臉色猛變。

“找死!”

蘇辰勃然大怒,踏步一轉,靈氣噴湧,抬手一拍。

“五行摘天手!”

隨著他話音傳出,虛無震動,浩瀚力量,轟轟爆發,化作一隻千丈之大的巨手。

這隻巨手遮天蓋日,氣勢滔天,向著趙日狠狠抓去。

可惜,蘇辰出手的速度雖快,可趙日距離嵐蝶更近。

那無敵一槍,已經轟轟落下,就要擊中嵐蝶了。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禿毛鸚飛了出去,渾身僅有的五根羽毛,紛紛豎起來了。

“螻蟻,不得放肆!”

禿毛鸚低喝一聲,渾身光芒萬千,釋放出一陣陣神秘的氣息。

刹那間,神通發動!

血脈震懾!

這神秘波動,擴散開來,轟在趙日身上,立刻讓他渾身僵硬,腦海嗡鳴,心神發顫。

滅靈槍因為失去了控製,上麵的力量,也開始快速崩潰了。

儘管,禿毛鸚的血脈震懾,所產生的效果,持續時間很短,可對於蘇辰來說,已經足夠了。

這個時候,五行摘天手,轟轟落下,便是直接轟碎了滅靈槍的攻擊。

等到趙日反應過來之時,蘇辰一步落下,來到對方麵前,狠狠一拳轟了出去。

“不”

趙日目中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驚恐。

隻見,蘇辰一拳轟落,直接砸在他的鼻梁上。

砰的一聲。

趙日整個人被轟飛了出去,臉龐上,血肉模糊,看起來淒慘至極。

“那隻禿毛鸚不簡單!”

遠處,林中豹見到這一幕,雙眼一縮,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啊我不甘心,不甘心,這小畜生身邊怎麼一直有人在幫他!”

許豐一臉怨毒,目中充滿了不甘,吼道。

這個時候,蘇辰臉上的殺機,已經濃鬱到了極致。

目中,彷彿有熊熊烈火在燃燒。

龍有逆鱗,觸之即死!

但凡是敢對他朋友出手的人,一定要死!

君王一怒,血流成河。

蘇辰一怒,大地成殤。

轟!

蘇辰往前又走出了一步。

龍象之踏,第三踏!

這一步踏出,蘇辰氣勢再度爆發,長袍飛舞,發出獵獵聲響。

“死!”

蘇辰低喝一聲,抬手一拳,向著大地狠狠砸去。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