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好,大家快走!”

蘇辰臉色忍不住一變,驚呼一聲。

“那是什麼”

嵐蝶心神散開,一碰觸到那黑色霧氣,頓時有種墜入冰窖的感覺。

“那是魔氣!”

禿毛鸚臉色凝重無比,聲音傳出,迴盪在嵐蝶腦海之內。

嵐蝶詫異的看了它一眼。

剛想再問點什麼的時候,被蘇辰的目光阻止了。

“趕緊走!”

蘇辰搖了搖頭,沉聲道。

“發生什麼了?”

百戰等人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話音一落,遠處,傳出了轟隆隆聲。

隻見,那石碑下方,冒出的黑霧,越來越濃鬱。

甚至,開始翻滾起來!

百戰心神散開,一碰觸到那詭異黑霧,頓時感受到一股陰冷、邪惡的氣息。

這氣息恐怖無比,足以滅人心神。

轟!

一道滔天巨響傳了出來。

那詭異黑霧,不停翻滾之後,幻化出一個個猙獰的麵孔,強悍至極。

下一瞬。

這些猙獰麵孔,彷彿聞到了鮮血的氣息,頓時飛出,直奔蘇辰等人而去。

“不好,你們快走,我來擋住它們。”

蘇辰臉色凝重,渾身光芒大放,氣勢轟鳴,鎮壓八方。

“你小心點。”

嵐蝶深深看了蘇辰一眼,隨即,轉身一晃,向著山脈外飛去。

她知道自己留下來,隻會拖累蘇辰,倒不如馬上離開。

百戰等人見狀,遲疑片刻,紛紛掉頭,跟著嵐蝶離開了。

轟!轟!轟!

石碑周圍,傳出無法形容的撞擊聲。

隨著撞擊聲擴散,那些詭異魔霧,彷彿具備了生命一般,紛紛飛出,不斷變化。

到最後,凝聚出一張張醜陋的麵孔,直奔四周而去。

不少武者,剛進入山脈,還冇反應過來,立刻被這些詭異魔霧給纏上。

不到眨眼的功夫,這些人直接被吸乾,成為一具屍骨。

“啊”

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傳出。

天地八方,魔霧麵孔飄飛,吞噬了一具有一具屍體。

“快走,退回到第二層去!”

蘇辰臉色大變,揮手間,五行玄靈訣,轟轟運轉,爆發開來,擋住了那些來臨的魔霧。

上一世,他與魔域的人有過交手,所以深知如何對付這些詭異黑霧。

“該死,異魔入侵,應該是在十年之後纔對,可這裡怎麼出現了魔霧。”

蘇辰壓下心底的震撼,踏步間,朝著前方裂縫衝去。

此刻,原本是鳥語花香的世界,彷彿成為了末日。

山河斷裂,無儘魔氣散發出來。

彷彿要讓整個世界沉淪於黑暗。

嵐蝶等人,一個個臉色發白,絲毫不敢有所遲疑,拚了命的往虛空通道跑去。

轟!

石碑周圍,陡然出現一道巨大裂縫。

這裂縫一出現,立刻湧出無儘黑霧。

魔氣翻滾,散發出一種讓人發顫的恐怖氣息。

吼!

一道巨大的響聲,從地底深處傳了出來。

蘇辰臉色一變,咬了咬牙,修為運轉,瘋狂鎮壓四周的魔霧。

“該死的,這裡不會鎮壓著一頭遠古異魔吧!”

蘇辰腦海轟鳴,忍不住想起,自己之前看到的遠古畫麵。

那畫麵中,曾出現一頭龐然大物,渾身漆黑,頭頂長著六個角,額頭上有一顆黑色的眼珠,看起來異常猙獰。

最後,那頭恐怖異魔因為無法被滅殺,隻能封印。

“吼!”

又是一道驚天動地的咆哮聲,傳了出來。

這聲音之恐怖,根本無法形容,一出現,立刻讓那石碑顫動,似要破碎開來。

一股森寒到極致的殺機,轟轟擴散。

“是誰動了我的手臂!”

一道陰冷至極的聲音,彷彿從古老深淵中傳出,迴盪在禿毛鸚腦海內。

蘇辰並冇有聽到,隻是覺得渾身冰冷,彷彿被某種存在盯上了似的。

“啊不會吧,那條魔臂,該不會是它的吧!”

禿毛渾身一顫,腦海內,有一些記憶復甦了。

彷彿想到了什麼,一下子,大驚失色。

“小子,這裡封印的傢夥,可不簡單,你自個對付吧,本神鳥先撤了!”

禿毛鸚冇有遲疑,身影一閃,立刻腳底抹油,跑了。

可是,幾乎就在它衝出山脈的一瞬。

四周魔霧,轟轟而動,瘋狂朝著它湧去。

魔霧麵孔,彷彿發現了什麼,咆哮衝出,直奔禿毛鸚而去。

“哎呀我的媽啊,乾嘛都來追我!”

禿毛鸚臉色大變,渾身散發出陣陣五彩霞光,虛化之後,立刻飛走。

可是,這些魔霧麵孔,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手段,縱使是禿毛鸚神通儘出,可還是一直緊咬著它不放。

因為禿毛鸚的逃跑,一下引走了九成的魔霧,所以蘇辰壓力頓時大減。

“奇怪,那些魔霧,為何發瘋似追殺禿毛鸚,莫非這傢夥動了什麼不該動的東西。”

蘇辰目光一閃,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禿毛鸚雖然被無數魔霧追殺,可蘇辰卻冇有絲毫擔心。

還是那句話,這個天地間,能夠殺死這隻神鳥的存在,不多。

或許,封印在此地的那尊古老存在,可以做到,但僅僅憑藉那些魔霧麵孔,卻是不可能。

蘇辰冇有馬上離開此地,而是轉身一晃,朝著金色石碑飛去。

關於此地的秘密,他還是十分感興趣的!

特彆是,這其中還牽扯到未來一位大帝天虛子。

“嗯”

蘇辰剛一臨近,立刻發現,那石碑上散發出的金光,赫然有著封禁鎮壓的作用。

天虛神訣,演化開來,形成一個個古老符文,鎮壓天地。

這些符文,猶如巨一般,籠罩住這一片山脈。

顯然,這山脈下麵鎮壓著一尊絕世魔頭。

可現在,這些符文的光芒,已經黯淡到了極致。

此地的封印之力,似乎隨時會崩潰。

甚至,石碑後方,還出現了一道裂縫。

突然,蘇辰目光一閃,落在那裂縫那裡,臉色狂變。

“該死!”

蘇辰忍不住罵道。

那裂縫內,此刻有一道人影,正在不斷攻擊著金色石碑。

那道人影,赫然就是水老鬼。

眼下的水老鬼,渾身被詭異魔霧所籠罩。

彷彿化作一尊傀儡。正在瘋狂破壞石碑上的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