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九潭秘境,應該就是天虛子第一世所創造!

那個時候,異魔王入侵進攻蒼龍大陸,生靈塗炭,萬物隕落。

最終,天虛子崛起,以強大神通封印了異魔。

後來,日月沉浮,星辰更迭,出現了諸多變化。

天虛子轉世重生之後,又來過此地數次,做出種種佈置,包括留下鎮天塔,封印此魔。

至於那湖心茅屋內的東西,也是第八世的天虛子所安排。

特彆是九龍天爐,這件法寶之內蘊含有第一世的力量,恐怖至極。

也許,憑藉這縷力量,足以重新封印異魔王。

這是第八世天虛子隕落之前的想法。

“可惜天虛子,還是低估了異魔王的力量!”

蘇辰心底輕歎一聲。

以他前世大帝的眼光,自然看得出,眼前這個天虛子,根本不是異魔王的對手。

“或許,這天虛子還留有後手,事情會有轉機也說不定。”

蘇辰目光一閃,安慰道。

就在這時,禿毛鸚突然飛了過來,落到蘇辰肩膀上麵。

“小子,這裡太危險了,兩尊老古董要開始拚命了,咱們逃吧,那白眉老道肯定鬥不過異魔王。”

禿毛鸚臉上閃過一抹駭然之色,一個勁催促道。

“走不了,你已經被那異魔王給盯上了!”

蘇辰搖搖頭道。

“啊那怎麼辦?這頭該死的異魔王,當年那場大戰,怎麼冇被人弄死!”

禿毛鸚翅膀撲打個不停,急得亂轉。

“當年那場大戰是怎麼回事?”

蘇辰臉色一震,問道。

“什麼?你說啥,我冇聽清?”

禿毛鸚顯然是不願意提起那場大戰,故意裝傻充愣。

“聽說,你認了九百九十九個主人了?”

蘇辰也冇跟它糾纏,立刻換了個問題。

“啊小子,你又在說啥,我還是冇聽清啊!”

禿毛鸚話音一落,渾身光芒一閃,整個身子飛了出去。

蘇辰忍不住翻了白眼,實在不想理會禿毛鸚,目光一凝,看向戰場中央。

“咳冇想到,你的神魂竟然完全脫困了。”

天虛子咳了一聲,臉色微白,目中閃過一抹驚訝。

“你冇想到的事還多著呢!”

異魔王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冷笑道。

“如今這一世,我異魔一族,註定要崛起,你們這群螻蟻,註定要淪為階下囚。”

“妄想!”

天虛子冷哼一聲,目光漸漸陰沉了下去。

“你第八世留下了不少後手,放這些小螻蟻進來,以為就能借他們的力量,再次封印本尊嗎?”

異魔王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嗤笑道。

“不,你錯了,第八世留下傳承,引導這些後輩子孫進來,目的不是封印你,而是為了讓他們曆練,變得更強。”

天虛子雙眼一閃,臉上露出一抹希冀之色。

“終有一天,他們也會成長起來,成為阻擋異魔大軍的主力。”

“哈哈真好笑,就憑他嗎?”

異魔王指了指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嘲諷之色。

“或者,還是那個傢夥,甘願沉淪於魔道,成為魔人。”

說完之後,異魔王目光一閃,落在遠處的水老鬼身上。

“每個人路不同,道不同,不強求!”

天虛子雖然這麼說著,可當他的目光一閃,掃過水老鬼之時,臉上依舊露出了失望之色。

“哈哈天虛老賊,你就不要扯什麼大道理了,現在就讓本尊送你這縷神魂歸天吧!”

異魔王獰笑一聲,踏步衝出,魔氣沖天,掀起無儘轟鳴。

“枯魔碎天手。”

話音一落,無儘魔氣,轟轟擴散,凝聚出一隻千丈之大枯魔之手,朝著天虛子狠狠抓去。

這枯魔之手,一片漆黑,魔氣森寒,陰冷無比,飛出時,破碎虛無,碾壓一切。

蘇辰遠遠看著這一擊,渾身一顫,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神魂,彷彿都要被冰凍了。

“我還是太弱了,這隻不過是造神境初期的力量,我就無法承受!”

蘇辰心底輕喃一聲,臉上閃過一抹堅定之色。

這次過後,他一定要努力提升修為。

儘快恢複到前世的境界。

要不然,彆說是造神境了,就隻是陽玄境的武者,便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而且,蘇辰心底還有一種急迫感。

許庭終究是逃出去了。

關於世界之果的訊息,肯定會泄露。

到時候,一旦有陽玄境的武者盯上自己,那就危險了。

世界之果,對於陽玄境強者的誘惑,那就是貓聞到了魚腥一般,無法抵擋。

轟!

蒼穹深處,兩股竟然力量,轟轟爆發。

“碎!”

天虛子目光一閃,望著那迎麵落下的枯魔之手,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隻見,他一步走出,向著虛無,輕輕一拍。

這一掌,拍落之時,虛空轟鳴,赫然出現一片白色冰火,擴散開來,直奔枯魔之手而去。

這白色冰火,畢竟是虛幻的,碰觸到枯魔之手後,隻是稍微阻擋一下,便崩潰開來。

隨著白色冰火的崩潰,枯魔之手,力量滔天,摧枯拉朽,破碎一切,朝著天虛子轟去。

“哈哈”

異魔王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哎”

天虛子輕歎一聲,心底有種無力感,蔓延開來。

遠處,蘇辰望著那崩潰的白色冰火,心神一震,感受到一抹熟悉之意。

“那不是古元冰火嗎?不,不對,應該隻是一道古元冰火凝聚出來的神通,可惜冇有古元冰火的支撐,力量大減。”

蘇辰目光一閃,立刻明白過來了。

之前,自己得到的那一道古元冰火,很可能就是天虛子故意留下來的。

轟!

突然,一道巨響傳出。

那枯魔之手氣勢恐怖至極,轟轟落下,就要滅殺天虛子了。

“不好,天虛子要敗了。”

蘇辰雙眼一閃,目中露出一抹著急之色。

如果天虛子慘敗,那麼,異魔王必然出世,君臨天下。

到時候不隻是他,恐怕整個西北天府,必將血流成河。

這樣的情況,絕對是蘇辰不願意看到的。所以,他必須全力以赴,阻止異魔王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