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是你們!”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冰冷之色,快步衝出。

“嘿……小子,那些人可不好對付,彆陰溝裡翻船了啊!”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之色,笑道。

斷龍山脈之內,一座山丘。

這個時候,山丘上聚集了一夥人,服飾統一,皆是寬袍華衣,腰纏白玉。

與之前蘇辰擊殺的冷衣青年裝扮一樣。

他們,正是白水宗弟子!

“楊師兄,聽說您得到了一株九瓣雪蓮,可否拿出來讓我們漲漲知識啊!”

一名尖嘴猴腮的年輕人,諂媚道。

眾人聞言,臉上紛紛露出期待之色,看向為首的一個紅衣青年。

這紅衣青年看上去隻有十七八歲,可修為卻達到了開脈境九重,目中充滿了倨傲之色。

“哼……九瓣雪蓮乃是無上至寶,豈是你們想看就能看的!”

紅衣青年一臉傲然,哼道。

“師兄說的是,九瓣雪蓮珍貴不已,自然不能隨便拿出來。”

“師兄,您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開脈九重,如果服用了這株九瓣雪蓮,肯定能突破到轉元境。”

“冇錯,等師兄您進入轉元境之後,便可以去競爭宗門長老了。”

眾人紛紛出言恭維道。

“長老之位?那是我誌在必得的東西!”

紅衣青年目中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彷彿已經看到,自己突破開脈境,成為轉元境強者,登上長老之位。

“看在你們如此識相的份上,我便將這九瓣雪蓮拿給你們瞧一眼。”

紅衣青年臉上充滿了囂張之色,揮手間,一株潔白雪蓮飛了出來。

這雪蓮上麵有九片花瓣,潔白無瑕,不沾半點塵埃,彷彿那是人間聖物。

“看到冇有,這就是傳說中的九瓣雪蓮,也隻有本公子這等福緣深厚的人,纔有資格享用……”

紅衣青年正說著時,虛無之內,猛地飛出一隻金色巨手,轟轟而落,朝著九瓣雪蓮抓去。

砰!

一道驚天巨響傳出。

“不好!”

紅衣青年臉色猛變,冇有遲疑,踏步衝出,直奔那來臨的金色巨手而去。

轟!

一道驚天巨響傳出。

紅衣青年一拳打出,立刻崩潰了金色巨手,可是,等到他轉身之時,卻傻眼了。

隻見,那九瓣雪蓮旁邊多出了一道身影。

“你是誰?”

紅衣青年臉色陰沉得幾乎可以滴出水來。

“搶走了我的九瓣雪蓮,還敢問我是誰?”

蘇辰目光一閃,落在九瓣雪蓮上麵,發現這株靈藥並冇有受損,頓時心安不少。

九瓣雪蓮是煉製‘九轉洗髓丹’的關鍵,不容有失!

“小子,你說這九瓣雪蓮是你的?可有證據?”

紅衣青年目中閃過一抹狡猾之色,問道。

“證據?當然有!”

蘇辰臉上充滿了自信之色,伸手指了指九瓣雪蓮上麵殘存的靈力,說道。

“這株雪蓮,原本隻是六瓣而已,乃是我佈置下聚靈陣,逆轉生死造化,才讓它進化到九瓣雪蓮,這上麵還有殘餘的聚靈之力。”

“哈哈……就你這小子,還能佈置聚靈陣?”

紅衣青年一愣,反應過來之時,臉上充滿了嘲諷之色。

這實在太好笑了!

蘇辰的武道修為,不過是開脈八重!

可那些佈陣大師,哪一個不是轉元強者!

所以,當蘇辰說,自己佈置聚靈陣幫助六瓣雪蓮蛻變時,紅衣青年腦海內閃過的第一個念頭,便是不相信。

不隻是他,還有那些白水宗弟子,也紛紛笑出聲來了。

“小子,彆說這株九瓣雪蓮不是你的,就算是又如何?我楊安看上的東西,還從來冇人敢跟我搶!”

紅衣青年臉上冷光閃爍,陰森森道。

蘇辰冷冷看著這一幕。

突然的,他笑了起來。

隻是,他的笑容,很冷!很冷!

“小子,楊師兄看上你的東西,那就是你的福分!”

“冇錯,你小子彆不識好歹,趕緊滾吧!”

“真是不知哪裡跑出來的土鱉,膽敢跟我們白水宗搶東西!”

“小子,你要是識相的話,馬上跪下來給我們師兄磕頭認罪,說不定還能活命!”

白水宗一眾弟子,臉上充滿了囂張之色。

“白水宗?”

蘇辰眉頭一皺,說道。

正是他的這一皺眉,落在楊安眼中,以為他是怕了自己的宗門,頓時更囂張了。

“冇錯,小子,你要是馬上跪下來,從本公子胯下鑽過去,我還能饒你一命!”

楊安臉上充滿了倨傲之色,哼道。

“好得很,原來白水宗都是一群強盜啊!”

蘇辰目中殺機一閃,哼道。

“小子,你找死!”

楊安雙眼之內露出一抹冷芒,猙獰道。

“師兄,動手吧,滅了這不開眼的傢夥!”

“區區一個開脈境螻蟻,也敢挑釁我們白水宗,真是活膩了。”

“哈哈……小子,能夠死在這斷龍山脈,也算是你的福氣。”

十幾名白水宗弟子紛紛叫囂道。

蘇辰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上一次,有個自稱是白水宗少主的人,也是在我麵前如此囂張,結果,他死了!今天,你們也不例外。”

蘇辰聲音冰冷至極,傳出時,讓人忍不住一顫。

“什麼?原來是你殺了少主!”

人群中,一個尖嘴猴腮的年輕人驚呼一聲。

下一刻,眾人反應了過來,一個個怒火滔天,殺機肆虐。

“小子,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

楊安陰森森一笑,踏步衝出,抬手一抓,血光擴散,化作一隻奪命手。

飛鷹奪命手!

轟!

天地震盪,碎石飛起,爆發出滔天巨響。

蒼穹之內,猛地出現了一隻奪命血手,直奔蘇辰而去。

望著那迎麵而來的奪命血手,蘇辰臉色一片平靜。

“啊……你們看,那小子竟然不反擊!”

“哈哈,他估計是被嚇傻了吧!”

“師兄威武!師兄無敵!師兄必勝!”

白水宗弟子紛紛露出得意之色,叫囂道。

“小子,你這是在乖乖等死嗎?”

楊安見到這一幕,臉上得意之色更濃,忍不住大笑起來。

轟!

虛無震動,奪命血手,橫空落下,朝著蘇辰狠狠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