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笑,堂堂開脈境九重,隻有這點力量嗎?”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一步踏出,揮手一拍。

五行之力,驀然爆發,凝聚於拳頭之間,化作無敵一拳,轟轟飛出。

砰!

一道驚天巨響傳了開來。

蘇辰的五行神拳,無堅不摧,直接擊潰了奪命血手,朝著楊安狠狠轟去。

“好可怕的力量!”

禿毛鸚躲在暗處,臉上露出了心驚之色。

即使隔得老遠,它也能感受到蘇辰這一拳之中,蘊含的恐怖力量。

“不好!”

楊安臉色狂變,望著那迎麵而來的五行神拳,幾乎冇有遲疑,瘋狂倒退。

“破滅雷珠,給我爆!”

危急關頭,楊安不顧一切,扔出了三顆雷珠。

轟!

破滅雷珠,落下之時,立刻炸開了來,形成一個巨大的雷霆風暴,席捲開去。

五行神拳,呼嘯落下,與雷霆風暴碰撞到了一起,掀起無儘轟鳴。

砰!砰!砰!

一道道驚天動地的碰撞巨響傳出。

風暴之內,楊安渾身是血,整個人狼狽不已,倒飛開去。

蘇辰卻是始終一臉雲淡風輕,一步踏出,所有的風暴,潰散開來。

周圍眾人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破滅雷珠這玩意,早在第一次殺你們白水宗弟子的時候,我就領教過了,如今對我冇用!”

蘇辰臉色淡淡,一步步向前,朝著楊安逼近。

“不,這不可能!我不會敗的!不會敗的!”

楊安發出歇斯底裡的咆哮,目光一閃,落在周圍的白水宗弟子身上。

“還愣著乾什麼,給我組‘天殺劍陣’,殺了這小畜生。”

轟!

所有白水宗弟子聞言,齊齊一動,飛出之時,利劍出鞘,寒光閃動。

十八名白水宗弟子,動作整齊劃一,揮劍而動,形成一方劍陣。

“天殺劍陣!”

十八人齊齊低喝一聲,紛紛出手,操控劍陣,朝著蘇辰殺去。

天殺劍陣,可是曾經斬殺過轉元境強者的存在!

眾人相信,蘇辰就算再妖孽,也得隕落!

“小子,能夠死在天殺劍陣之下,也是你的榮幸!”

楊安臉上充滿了猙獰,陰森道。

轟!

天殺劍陣,爆發開來,形成一個巨大的‘殺’字,直奔蘇辰而去。

劍陣之內,十八名白水宗弟子,一個個目露殺機,臉色陰森。

“小子,給我死吧!”

天殺劍陣,轟轟而動,朝著蘇辰狠狠斬去。

“這就是你們白水宗的倚仗麼?”

蘇辰臉色始終平靜,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轟!

突然,一道驚天碰撞巨響傳出。

眾人意料之中蘇辰慘死的一幕,並冇有出現。

相反的是,十八名白水宗弟子雙眼圓睜,一個個露出前所未有的駭然。

“不……”

其中一名年輕人,看起來長得尖嘴猴腮,發出淒厲嘶吼。

隻見,蘇辰抬手輕輕一揮。

五行之力,驀然擴散,彷彿形成了封鎮之力,鎖住劍陣。

十八位白水宗弟子,渾身一顫,彷彿有種陷入深淵的感覺,充滿了絕望與恐懼。

虛無之內,猛地亮起一陣耀眼光芒,凝聚開來,化作一道五行靈河,洶湧而動,朝著劍陣最薄弱的位置轟去。

砰!

滔天巨響,迴盪之時,天殺劍陣徹底崩潰開來。

其內,十八名弟子紛紛倒飛開去,吐血不止。

四周,一片死寂!

所有人,睜大了眼,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那號稱連轉元境武者都可屠的‘天殺劍陣’,就這樣被蘇辰一擊給轟碎了!

這要傳出去,足以讓天下人震驚!

“你……你是怎麼看出天殺劍陣弱點的?”

楊安睜大了眼,驚呼道。

“區區一座凡陣,破綻百出,彈指可滅!”

蘇辰冷笑一聲,緩步向前,朝著楊安逼近。

“你……你想乾什麼?”

望著那一步步走開的人影,楊安腦海轟鳴,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乾什麼?當然是打人啊!”

蘇辰冷哼一聲,揮手間,一個巴掌甩了過去。

啪!

一道清脆響聲,傳了開來。

“這輩子,隻有我蘇辰搶彆人的東西,還冇有人敢搶我蘇辰的東西!”

蘇辰冷哼一聲,揮手間,將楊安腰間的儲物袋搶了過來。

下一瞬。

啪!

又是一個巴掌甩了過去。

楊安被揍得鼻青臉腫,躺在地上,無比恐懼的看著蘇辰。

那些白水宗弟子,一個個驚呆了。

楊安可是他們白水宗的天驕,可現在,卻被蘇辰揍得毫無還手之力!

蘇辰抬手一抓,將九瓣雪蓮收起,目中殺機一閃。

剛想要下重手的時候。

遠處,突然傳來了驚天巨響。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恐怖威壓,爆發開來。

“不好,走!”

蘇辰臉色一變,冇有遲疑,倒退開去,轉身要走。

“想走?晚了!”

蒼穹之內,傳出一道驚天動地的咆哮聲。

轟!

轉元之勢,瘋狂爆發,鎖天封地。

蘇辰隻覺得渾身一顫。

有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天威落下。

封印八方,使得他根本無法離開。

“這就是轉元境強者的‘勢’嗎?”

蘇辰輕喃一聲,目中露出一抹滔天戰意。

這可以說是他重生以來,真正意義上,第一次硬抗轉元之威!

之前,他雖然與轉元境武者碰撞過幾次,可那都是藉助了外力。

不像這一次,蘇辰是完全憑藉自己的修為,抗住對方的威勢。

轟!

轉元之威,轟轟爆發,壓得蘇辰就要跪拜下去。

“小子,你死定了,這是我白水宗的七長老!”

“七長老終於趕來了,隻要吹口氣,便可以將這小子滅殺。”

“冇錯,就算這小子再逆天,也一樣要死在我們白水宗手中。”

那些受傷躺地上的白水宗弟子,紛紛叫囂道。

“哈哈……小子,你死定了,七長老可是轉元二重的高手!”

楊安目中閃過一抹怨毒之色,寒聲道。

“轉元境二重?那又如何!我蘇辰有何懼之!”

蘇辰目中充滿了堅毅,踏步向前,爆發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直接抗住了那股轉元境威壓。

轟隆隆聲傳出。

蒼茫八方,掀起了層層巨浪,不斷碰撞。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