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風雪一劍。”

孟慶大吼一聲,靈氣呼嘯,凝聚在風雪神劍上麵。

轟!

頓時形成一個冰藍色的漩渦,散發出淩厲劍氣,橫掃八方,鎮壓一切。

“血月一刀。”

張煥大喝一聲,千弑刀脫手而出,向著虛無一斬,頓時出現一片濃鬱的血光。

這血光中,充滿可怕無比的刀氣。

轟!

刀氣震盪,赫然形成了一輪血月,直接向著蘇辰斬去。

“大木神掌!”

“冥土鎮封!”

蘇辰目中冰冷,臉上戰意沖天,一手大木神掌,一手冥土鎮封,心隨意動,展開最強攻擊。

轟!轟!

虛無之內,傳出兩道驚天動地的巨響。

大木神掌,橫掃八方,與那臨近的冰藍色漩渦,碰撞到一起。

砰!

大木神掌,霸道無比,立刻將那道蘊含風雪劍氣的漩渦,撕裂開來。

另外一邊,冥土鎮封,似蘊含了無儘的鎮壓之力,厚重無比,朝著那來臨的血月一刀,狠狠砸去。

轟!

無儘刀氣,瘋狂爆發,狠狠斬在冥土鎮封上麵。

巨響迴盪,冥土鎮封,破碎之時,血月也崩潰開來。

蘇辰三人的戰鬥,非同一般。

那碰撞風暴席捲之時,立刻將四麵八方的古樹,全都毀了個乾淨。

岩石破碎,大地顫抖。

周圍那些半步嬰境武者,一個個目中露出駭然之意,瘋狂倒退。

“什麼?他他竟然扛住了兩位嬰境強者的聯手一擊!”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修為?”

“他真的是半步丹境嗎?這這怎麼可能?”

“西北天府,隻是偏僻落後之地,怎麼可能誕生出如此逆天的武者?”

眾人心神轟鳴,一片嘩然。

那孟慶與張煥心中,也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他們二人,皆是嬰境初期的修為,若是聯手,足以挑戰嬰境中期的強者。

可眼下,這個年輕人,卻是以一己之力,扛住了他們二人的聯手一擊,實在太讓人震撼了。

一想到眼前之人的年紀,孟慶腦海內,更是掀起了滔天轟鳴。

“這小子絕不能留!”

孟慶目中露出一抹森然殺意。

不隻是他,張煥心中,也有著同樣的想法。

“此子的天賦,實在可怕,既然已經結仇,那就必須全力以赴,殺了對方。”

張煥臉上閃過一抹猙獰,抬起頭,與孟慶對視一眼,皆從各自目中,看到了相同的想法。

“殺!”

孟慶低吼一聲,風雪神劍一震,散發出了密密麻麻的劍氣。

劍鳴為山!

這些散開的劍氣,彷彿活了過來,如劍龍飛舞,凝聚之時,形成一座磅礴的山。

此山,充滿了劍鳴之聲,一出現,立刻掀起層層漣漪,朝著蘇辰的心神轟去。

“狂刀滅世”

張煥渾身一震,靈氣噴發,握緊在手的千弑刀,陡然一斬。

轟!

虛無震盪,無儘刀氣,噴發而出,化作一片刀浪。

這刀浪氣勢恐怖,出現之時,立刻崩碎了無儘林木,讓天地失色,讓日月無光。

蘇辰目光一凝,龍象九踏展開,渾身氣勢,轟轟爆發。

“碎!”

蘇辰低喝一聲,氣血如虹,爆發之時,一步踏出,直接向著前方狠狠一踏。

刹那間,立刻有陣陣金色波紋擴散開來。

轟!

那座就要轟鳴落下的劍山,猛地一顫,停頓下來。

隨後,這波紋擴散,碰觸到那座劍山之時,無聲無息,將這座充滿劍氣的虛影之山,給融化了。

滴答!

劍山融化,彷彿冰雪化開一般,形成冰藍色的水,滴答滴答,落下。

“這這怎麼可能?”

孟慶看到這一幕,像是見鬼了似的,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

張煥也是一臉目瞪口呆。

這個時候,蘇辰又一步踏出,無邊氣勢,轟轟爆發。

“神戰一拳!”

蘇辰低喝一聲,神戰之力,陡然爆發,向著來臨的刀浪,狠狠轟去。

這一拳,冇有任何花哨,看起來簡單無比,可是落下之時,卻爆發出毀天滅地的力量,直接將那黑色刀浪給打碎了。

蘇辰渾身光芒四射,氣血滔天,龍象之踏,再次爆發。

刹那間,直奔孟慶與張煥而去。

“這”

孟慶臉色猛變,風雪神劍,刹那飛出,綻放出萬千光芒。

劍意無雙,橫掃天地。

轟!

風雷穀上空,赫然一片劍雨,氣勢滔天,直奔蘇辰而去。

“弑神之茫。”

張煥也是低吼一聲,千弑刀一斬。

刹那間,刀光飛舞。

天地間,彷彿真的出現了弑神之茫。

那股凜冽殺機,濃鬱刀光,劃過了天際,如天淵巨刀,斬碎所有。

蘇辰無所畏懼,踏步之時,直接與那滔天劍雨,碰撞到了一起。

“給我碎!”

蘇辰低喝一聲,五行靈氣,噴湧開來,化作一隻五色拳頭,狠狠轟落。

砰!

一道驚天巨響傳出,風雪劍雨震動,破碎了一大片。

剩下零星的劍雨,威力大減。

剛臨近蘇辰之時,立刻被他的護體神光給擊碎了。

轟!

幾乎就在這時,天淵巨刀,劃破天際,直奔蘇辰而去。

“罡火天陽!”

蘇辰目光一冷,抬手間,靈氣轟鳴,化作一輪火陽,橫空飛出。

砰!

巨響傳開,火陽落下,與那驚天一刀碰撞到一起,掀起一個個風暴。

蘇辰無所畏懼,渾身光芒耀眼,踏步間,衝過了這些風暴,狠狠一拳打出。

神戰二拳!

轟!

天地間,陡然出現一個萬丈之大的拳頭,呼嘯而動。

神力裂時空。

戰拳崩天地。

這一擊,落下時,爆發出無上之力,直接將孟慶與張煥給轟飛出去。

周圍武者,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可怕,太可拍了,這小子竟然將家主給震飛出去了。”

眾人心神轟鳴,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蘇辰,隻不過是半步丹境的修為,卻以一己之力,震退兩位嬰境強者。

這樣的戰績,傳出去,足以讓天下人震驚。

他們可以預見,如果蘇辰去參加接下來的大秦天戰,絕對能取得一個驚人成績。

蘇辰一把擊退了這二人,頓時轉身,迅速離去。“哈哈二位,不用送了,後會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