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吞!”

蘇辰低喝一聲,揮手間,磅礴吸力,轟轟爆發。

王象之影,迅速將四周的大地之力都給吞噬了。

轟隆隆聲傳出。

王象之影,快速凝聚起來。

三成、四成、五成到最後,赫然凝聚出了七成。

轟!

蘇辰周身之間,立刻爆發出一陣熾烈紫光。

這紫光,擴散開來,扭曲間,形成一個巨大漩渦,開始將這四周的靈氣,還有大地之力,悉數吞噬。

一縷縷大地之力,噴湧而出,融入到漩渦中去,進入到蘇辰體內。

蘇辰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悍。

甚至,就算是那些化形的大妖,都無法與他相比了。

轟隆隆!

大地震動,出現了劇烈顫抖。

整個斷龍山脈內的妖獸,全都感受到一股強烈威壓。

特彆是蘇辰所在的那處密林,其內的妖獸,更是一陣發抖。

轟!

這股威壓,還在不斷爆發,擴散開去,使得斷龍山脈內探險的武者,駭然不已。

“啊”

“這是什麼鬼東西。”

“威壓,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壓降臨了。”

“誰?到底是誰?哪位尊者降臨了?”

“斷龍山脈內發生了獸潮,難道,這是尊者們前來查探獸潮的事?”

不少人頭皮發麻,紛紛猜測起來。

如今,獸潮爆發,不少武者嚇得慌張逃出山脈,可也有不少人,為了機緣,富貴險中求,進入山脈尋寶。

獸潮四起,妖獸們紛紛離開自己的閉關之地!

一下子,那些天地靈藥全都成了無主之物,收割起來,頓時變得簡單了。

山洞內。

蘇辰渾身散發著淡淡的紫光,猶如一位不敗尊者,氣勢恐怖至極。

那凝聚在他周身間的漩渦,時刻轟鳴著,不斷吞噬著大地之力,煉化成自身力量。

轟!

蘇辰體內的力量,不斷攀升,整個人,陷入到一種神秘的境界之中。

物我兩忘,玄之又玄。

斷龍山脈,之所以縱橫整個西北天府,萬萬載而不朽,便是因為其內有無上地脈定住根基。

萬古歲月以來,少有人想過要打地脈的注意。

畢竟,大地之力,玄黃之氣,本就是一種玄之又玄,虛無縹緲的東西,如果冇有相應的功法,很難吸收煉化。

也隻有像蘇辰這種,曾經達到大帝之境,修為達到了頂峰之後,纔會對地脈進行研究,知道這地脈內的能量,不僅可以修煉神通,還可以煉體。

伴隨著蘇辰吸收了越來越多的大地之力,斷龍山內的地脈,直接被引動了。

地脈,雖然不如龍脈那般強大,可也不容小覷。

“吼!”

蘇辰腦海內,陡然傳出一聲憤怒的咆哮。

下一刻。

一頭恐怖至極的巨獸,彷彿跨越虛空而來,出現在蘇辰的心神之內。

這巨獸,看起來猶如蚯蚓一般,體態之大,無法形容。

蘇辰心神一震,彷彿被太古凶手盯上了一般,渾身發毛。

“咦這是斷龍山的主脈?”

蘇辰眉頭一挑,臉上露出一抹好奇之色,沉吟片刻,便是搖了搖頭。

“不對,斷龍山脈縱橫整個西北天府,其主脈,不可能隻有這點威勢,這頂多隻能算是一道支脈罷了。”

蘇辰前世畢竟是戰帝,修為雖然冇有了,可眼光還在,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

如果把斷龍山的主脈,比作是一棵參天大樹的主乾的話,那麼眼前這條地脈,便是這參天大樹上的一條枝乾。

一棵參天大樹,主乾隻有一條,可枝乾卻有無數條。

像蘇辰此刻麵對的這條蚯蚓一般的地脈,雖然隻是一道支脈,可威勢依舊滔天,一出現,立刻在他的心神之內,掀起滔天風暴。

轟隆隆聲傳出。

如同巨大蚯蚓一般的斷龍山支脈,陡然一動,捲起無儘之力,鎮壓而來。

“孽畜,找死!”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芒。

區區一道地脈分支,竟敢在他心神內興風作浪,簡直就是在找死。

“小拘龍術,定!”

蘇辰低喝一聲,心神一動,展開了昔年橫掃天下時動用的拘龍術。

拘龍術,不是用來對付妖龍的,而是專門用來鎮壓龍脈。

上一世,他曾有一個敵人,貴為天子,掌萬民之脈,成無上大帝,禦九天十地,龍脈在手,幾乎天下無敵。

蘇辰為了對付這位大帝,特地創出鎮壓龍脈的無上神通大拘龍術。

這大拘龍術,能夠擒殺鎮壓龍脈,自然也就能對付地脈了。

更何況,眼前這道地脈,也隻是一條小支脈罷了,蘇辰隻需費點功夫,施展小拘龍術便可。

蘇辰伸手時,一個神秘法訣打出,瞬間衝入到了大地中去。

昂!

地脈發出一聲咆哮,聲音中,赫然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驚恐。

一個個神秘的法訣,突然飛出,直接定住了它的身影,讓它無法動彈絲毫。

下一瞬,一股磅礴的吸力,轟轟爆發。

無窮無儘的地脈精氣,被蘇辰吸收入體,成為凝練王象之體的能量。

轟!

大地震動,整座斷龍山脈都在搖晃。

距離蘇辰所在的山洞百裡之外,有一群人,正聚集在一起。

他們,正是孟家的武者。

正當他們討論著什麼的時候,腳底下,傳來一陣劇烈的晃動。

“發生什麼事了?”

“地震?”

“大地震來了?”

眾人紛紛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這不可能,斷龍山有地脈鎮壓,已經有千年不曾出現地震了。”

一名孟家長老出聲道。

“地脈莫非有人動了地脈?”

孟慶聞言,眉頭一皺,心神之力散開,立刻察覺到了震源傳來的方向。

“是那邊”

孟慶一抬頭,立刻看向遠處的密林。

“父親,難道是那個傢夥在搞鬼?”

孟亮心有餘悸道。

一想起那個年輕人,他心底不僅有憤怒,更多的,還是恐懼。

“這怎麼可能,那個小畜生,絕對冇辦法搗鼓出這麼大的動靜來。”

那名先前出聲的孟家長老,不屑道。

“家主!”

突然,遠處出現了一道黑衣身影,速度極快,刹那臨近。

孟慶抬起頭,朝著來人掃了一眼。一時間,寒光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