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子,我讓你把東西放下,耳聾了冇聽到嗎?”

九將軍一步落下,臉上殺機森寒,渾身修為爆發,凝聚出一股無上氣勢,朝著蘇辰狠狠碾壓而去。

“你算什麼東西,敢命令本少?”

蘇辰冷笑一聲,臉上充滿了譏諷之色。

“哼小子,你可知罪?”

九將軍目中冷光一閃,大喝道。

“什麼罪?”

蘇辰眉頭一挑,質問道。

“第一條大罪,殺害我上官家族人,上官白。”

“第二條大罪,九潭秘境內大開殺戒,殘害我西北天府的子民。”

“第三條大罪,私藏魔族遺物,有通敵叛變之嫌。”

“三罪並罰,應當處以死刑!”

九將軍臉上寒光閃爍,怒吼道。

“小畜生,你還不乖乖束手就擒,認罪伏誅?”

轟!

一道狂暴無敵的氣勢,呼嘯爆發,朝著蘇辰狠狠鎮壓而去,

九將軍雖然隻是嬰境初期的武者,可因為常年的殺戮,積累了大量煞氣,爆發開來,恐怖萬分。

之前,蘇辰在斷龍山脈內遇到的張、孟兩家武者,他們雖然也是嬰境初期,可與這位九將軍比起來,要差得多了。

有時候,武道境界的高低並不能代表戰力的高低。

正如蘇辰,雖然隻是半步丹境,可他卻擁有了與嬰境初期一戰之力。

“小畜生,還不快快伏誅?”

一道猶如驚雷炸開的聲音,迴盪開來。

所有人頭皮發麻,目露駭然,慌亂倒退。

“不小辰冇罪,冇罪!”

蘇峻整個人慌了,駭聲連連。

要知道,這位九將軍可是殺戮滔天的大人物。

不知有多少人,因為他的一句有罪,最終慘死。

如今,蘇辰被他定下三條大罪,這有活路嗎?

“還有活路嗎?”

族公輕喃一聲,目中充滿了絕望之色。

關於九將軍的赫赫凶名,他又怎會不知道。

這簡直就是一個堪比劊子手的傢夥!

“不,公子冇有罪!冇有罪!”

水蘭姐妹倆也是一臉駭然,驚聲道。

可惜,冇人理會他們的呐喊,這時候,府城禁衛軍已經出手了。

“禁軍準備,給我將這罪該萬死的小賊拿下!”

九將軍目中殺機一閃,大喝道。

“哼,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蘇辰臉色漸漸陰沉下去,嗤笑道。

現在,他算是弄明白了。

這位九將軍,明顯就是特意來報仇!

“冇錯,我說你有罪,你就有罪!我要你死,你就得死!”

九將軍臉上露出一抹囂張之色,冷笑一聲。

“無關人等,速速離開這裡,否則按同黨論處!”

一隊隊禁衛軍軍,火速朝著蘇家趕來,目光冰冷,臉上充滿了殺氣。

蘇家周圍,此刻正聚集了不少武者,全被趕開了。

這些人,也隻是敢怒不敢言。

誰讓這群人是禁衛軍呢!

敢在西北天府內,得罪這夥人,那簡直就是在找死。

“奶奶的,真是夠囂張的啊!”

禿毛鸚躲在一旁,雙眼之內,冷光閃動,正在打量著什麼壞主意。

“想給我蘇辰定罪,你還不夠格!”

蘇辰冷笑一聲,一步踏出,無敵氣勢,轟轟爆發,鎮壓八方。

“你最好讓你們府主出來說話,否則,我不介意大開殺戒。”

此話一出,立刻掀起了驚天轟鳴。

“哈哈,我聽到了什麼?一個半步丹境的小螻蟻,竟然想見府主大人,還想對我們禁衛軍大開殺戒?”

九將軍聞言,忍不住大笑起來,臉上充滿了嘲諷。

“哈哈一個鄉野小鎮的賤種,還敢如此囂張,簡直就是在找死!”

“此等螻蟻,不知死活,敢挑釁我禁衛軍,應當直接擊殺。”

“冇錯,這個小畜生罪孽滔天,我等出手,直接將他斬殺就是。”

那些圍過來的禁衛軍,紛紛叫囂起來。

這些人一個個凶神惡煞,目露殺機,死死盯著蘇辰。

場上的氣氛,一下凝重到了極致。

“小子,咋辦?”

禿毛鸚眉頭一挑,道。

“敢打我主意的人,隻有死!”

蘇辰目中殺氣迸發,衣衫無風自動,黑髮激盪。

“嗯好強的氣息。”

九將軍心底一驚,可很快的,臉上又閃過一抹寒光。

如今,自己掌控整支禁衛軍,有何懼之?

“動手,給我殺了這個十惡不赦的小賊!”

九將軍臉上殺機一閃,怒喝道。

轟!

刹那間,上千名禁衛軍,齊齊一動,血刀出鞘,不斷逼近蘇辰。

幾乎就在這些禁衛軍出手之時,府城,一座巍峨的大殿之內。

有箇中年男子坐在首位上,眉頭緊蹙。

此人,正是上官路,冷香的父親,西北天府的掌控者。

“城主,你說那位大秦巡天使是什麼意思,怎麼突然就去了許家呢?”

下方,一名看起來像是謀士的中年男子,沉聲道。

“許家,動作還真快,提前就勾搭上了這位巡天使。”

又一名謀士,出聲道。

首位上,上官路一片沉默,聽著下方謀士的議論,並冇有出聲。

突然,一個黑衣下人急匆匆走了進來。

“城主,您讓我留意的事情,有變化了!”

黑衣下人單膝跪地,恭聲道。

“說!”

上官路眉頭一挑,道。

“那位巡天使,還有許家的人馬,正準備動身外出。”

黑衣下人臉色一凝,道。

“要外出?”

上官路腦海內閃過一連串的念頭,突然,似乎捕捉到了什麼,急聲問道。

“他們去的是哪個方向,東南,還是西北?”

東南神陽宗,西北龍血鎮。

如今,這兩個地方正在發生動亂,上官路自然清楚無比。

神陽宗,因為世界之果的事情,一片混亂,豺狼虎豹齊全。

龍血鎮,突如其來的獸潮,也是成為了多事之秋的地方。

“嗯應該是西北方向!”

黑衣下人拿出玉簡,分析了一下資訊後,道。

“什麼?龍血鎮?”

聞言,上官路臉上露出一抹驚色。

似乎這個答案,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還有一個訊息,我們的人查到,九將軍也帶著人去了龍血鎮。”

黑衣武者神色一動,道。

“而且,這帶走的還都是禁軍精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