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麵千裡之外,一處密林內。

一座寂靜山洞之中。

蘇辰渾身散發著淡淡的雷光。

那隱藏在雷光之下的每一寸肌膚,露出讓人心悸的氣息。

特彆是他的體內,更是多出了一股雷霆之力!

這些雷霆之力,因為被太古龍象訣煉化了,所以溫順無比,遊走在他的肉身之間,將那些多餘的雜質煉化。

轟!

蘇辰修為一運轉,體內氣血,頓時沸騰起來。

那打通的一百八十八道武脈,開始出現了淡淡的雷元。

這些雷元,一進入體內,彷彿熱油遇到冷水,頓時炸開了來,傳出滔天轟鳴。

蘇辰體內的氣血,頓時被這股雷霆之力又煉了一次。

轟!轟!轟!

蘇辰體內的力量,立刻出現驚人的攀升。

二十五象之力!

三十六象之力!

四十九象之力!

……

蘇辰體內的力量不斷攀升。

那些紫元雷沙紛紛爆炸開來,濃鬱的雷霆之力,嗡鳴轉動,化作一個兩丈之大的漩渦,將蘇辰團團包裹住。

轟!

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傳出。

那雷霆漩渦一震,立刻破碎開來,形成一團火焰,開始焚燒軀體。

雷火煉體,威壓煉血,使得蘇辰整個人的神魂,彷彿要被撕裂開來。

“啊……”

蘇辰忍不住發出一聲嘶吼。

那種疼痛,簡直無法形容。

若是一般人,早就昏迷過去了。

可蘇辰,依舊咬緊牙關在堅持。

這是銅象之體進入小成之境,必須要經曆的一關!

山洞外。

禿毛鸚看著這一幕,睜大了眼,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之色。

半響後,它回過神來後,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這傢夥還真狠!”

禿毛鸚目中滿是動容之色。

洞穴內,雷火呼嘯,正在錘鍊著蘇辰的肉身,使得他的力量瘋狂攀升!

“六十四象之力!”

“七十五象之力!”

“八十八象之力!”

……

“九十七象之力!九十八象之力!九十九象之力……給我破!”

蘇辰大吼一聲,體內氣血翻滾,轟鳴爆發,形成驚天一拳,狠狠轟了出去。

砰!

所有雷火,齊齊崩潰開來。

百象之力!驚天動地!

蘇辰猛地站了起來,抬手之時,虛無中,發出陣陣爆鳴聲。

轟!

一股無法形容的氣息,陡然散發開來,朝著四周蔓延開去。

天地八方,所有妖獸,紛紛一顫,露出恐懼之色

“呼……”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精芒。

“銅象之體小成,我終於達到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喜色,感受到自己拳頭之內蘊含了驚人力量,彷彿能輕易擊飛轉元境初期。

甚至就算是轉元境中期的強者,他也能撼動!

原本,按照正常的情況,想要具備如此驚人的力量,必須修煉到銅象之體大成之境!

可因為紫元雷沙乃是一種珍貴煉體至寶,雷元洗禮,使得蘇辰的肉身被強化了一遍,所以力量十分凝練。

突然,山洞入口的陣法傳來一陣波動。

禿毛鸚費了好大功夫,破開了入口處的陣法,來到蘇辰跟前。

“恭喜主人神功大成!”

禿毛鸚一臉諂笑道。

說完後,它盯著四周看了又看,臉上不由地露出失望之色。

“你乾嘛呢?”

蘇辰眉頭一挑,疑惑道。

“主人,那紫元雷沙可是好東西啊,您還有嗎?”

禿毛鸚雙眼冒光道。

“冇有!”

蘇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原來是這傢夥看上了紫元雷沙,也不知道一頭鳥,要這玩意乾嘛!

“啊……冇啦?真的冇啦?”

禿毛鸚一臉不信,連著問了好幾句。

“全讓我給煉化了。”

蘇辰攤了攤手,說道。

“哎……”

禿毛鸚歎了口氣,臉上露出一抹遺憾之色。

“你要紫元雷沙乾嘛?”

蘇辰臉上忍不住閃過一抹好奇之色,問道。

“本神鳥最近羽毛都臟了,正需要那雷沙來梳洗一番啊!”

禿毛鸚搖頭晃腦道。

“洗你大爺的!”

蘇辰忍不住爆粗,伸手就想把這頭破鳥給拍飛出去。

用雷沙洗羽毛,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說!

嘶啦!

蘇辰一拳落空,直接打在空氣之中。

“咦……你速度變快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之色。

“那是,本神鳥將那老傢夥儲物袋內的靈藥都給吃了,怎麼能會冇有提升呢!”

禿毛鸚一臉得意道。

“哼……你也就會這點本領了!”

蘇辰臉上雖然充滿了嗤笑,可心底,卻震驚無比。

這頭禿毛鳥修為不咋樣,可速度實在驚人!

特彆是逃跑保命的功夫,著實了得。

要不然也冇辦法搶走七長老的儲物袋,還順利逃走!

要知道七長老可是轉元境強者,發起瘋來,可不得了。

“胡說,神鳥我的本領可多了去,想當年,橫掃神魔海,腳踏上三天……”

禿毛鸚正吹噓著時,突然,大地一晃。

緊接著,轟隆隆的巨響傳了過來。

山河搖晃,岩石坍塌。

無數林木瘋狂倒落!

“啊……主人,那老傢夥追來了,咋辦?”

禿毛鸚臉色一怔,撒腿就跑。

“哼……跑什麼跑,你不是吹噓自己橫掃神魔海,腳踏三天麼……”

蘇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那是當年!當年!”

禿毛鸚撲打著翅膀,飛了出去,急聲道。

“趕緊跑,這傢夥發瘋了!”

說完後,它又嘀咕了一句:“不就一個儲物袋嘛!至於麼?”

至於麼?

當然至於!

那可是人家畢生的財富!

如果這頭破鳥敢偷蘇辰的儲物袋,他定是比那老傢夥更不客氣,抓到禿毛鸚,直接給油炸了都可能!

蘇辰不想理會這禿毛鸚,轉身一晃,直奔洞外而去。

洞外,此刻聚集了上百道人影,全是白水宗的人馬!

人群中,七長老負手而立,目光陰沉,死死盯著前方山洞。

“小畜生,這一次我看你往哪跑!”

七長老目中殺機淩厲,狠聲道。

其餘的白水宗弟子,也是一個個氣息陰森,殺機湧動。

砰!

突然,一道碰撞巨響傳出。

一塊兩個人高的巨石,倒飛而來,速度極快,朝著白水宗人群砸去。

“放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