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許元駒並冇有理會眾人的議論,而是目光冰冷,死死盯著蘇辰。

刹那間,一道恐怖利芒爆發,洞穿人心,直接刺向蘇辰。

“嗯?”

蘇辰眉頭一挑,心神之力,陡然爆發,直接將對方投射而來的目光利芒給擊潰了。

“哼!”

許元駒微微倒退了一小步,臉色陰沉,死死盯著蘇辰,目露噬人之光。

雖然二人是第一次見麵,可彼此的仇恨,早就結下。

許元駒曾雇傭黃泉殺手刺殺蘇辰,也派出林中豹欲要搶奪蘇辰的狂天火獅。

可惜,任何一切與蘇辰為敵的人,都將灰飛煙滅。

不論是那些黃泉殺手,還是林中豹,早就成為一具枯骨,葬身於九潭秘境了。

蘇辰臉上始終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冇有任何變化。

許元駒的實力,並不能讓他感到忌憚,而是那個紫袍青年,這纔是一位真正的強者啊!

蘇辰心底,已經想起了此人身份,上一世,還真是跟對方有過好幾次交手。

可惜,那幾次交手中,自己都被對方壓製了。

有一次,還被對方打得灰溜溜而逃。

後來,等到蘇辰實力夠強,要報仇的時候,對方卻死在仇敵手中了。

這讓蘇辰大感可惜。

“上一世,我敗給了你,可這一世,我卻將碾壓你!”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胸有成竹的笑意。

“小畜生,你笑什麼笑!”

許元駒目光一閃,察覺到蘇辰的笑容,心底怒火狂噴,冷聲喝道。

“老傢夥,我家主人,當然是在笑你技不如人了!”

禿毛鸚突然飛了出來,諷笑道。

“哪裡來的禿毛畜生,滾開!”

許元駒雙眼之內,怒火翻滾,大吼一聲。

隻見,他抬手一揮,赫然有道冷芒落下,如同冰刀一般,直接朝著禿毛鸚斬去。

這一擊,可謂是歹毒至極!

如果禿毛鸚被這一擊轟中,必死無疑!

“當著我的麵,對我的靈寵出手,你也太不給我麵子了吧!”

蘇辰淡笑一聲,臉上冇有任何畏懼之色,一步踏出,直接踏在那道來臨的冷芒,立刻踩碎了許元駒的憤怒一擊。

“小畜生,你在找死!”

許元駒渾身煞氣,轟轟擴散,怒火掀起,不斷爆發。

整個人,踏步衝出,抬手一抓。

無儘光芒,瘋狂湧出,凝聚時,形成一隻白色巨拳,散發出滔天淩厲之芒,直奔蘇辰而去。

“天啊許元駒竟然對蘇辰動手了。”

“聽說,許元駒得意之子許豐,死在蘇辰手中了,看樣子是真的。”

“許元駒可是嬰境巔峰強者,蘇辰會是對手嗎?”

“什麼?這是許家的無極神拳!”

“無極神拳乃是天階上品武學,一拳打出,足以讓天下風雲驚變。”

“蘇辰,恐怕要危險了!”

眾人臉色一震,紛紛議論道。

“無極神拳麼?也不過如此罷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淩厲鋒芒,踏步間,渾身氣勢,轟轟爆發。

“神戰一拳,落!”

一道無法形容的神戰之力,爆發之時,凝聚出了神戰巨拳,轟轟向前,與那來臨的無極神拳,碰撞到了一起。

巨響傳出,迴盪八方,無極神拳一顫,赫然崩潰開來。

“什麼?無極神拳竟然不敵,直接崩潰了!”

四周武者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不,這不可能,父親大人不會敗的!”

許庭臉色狂變,連聲驚道。

“嗯?好強的力量!”

上官路雙眼一縮,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日炎老人心神一顫,死死盯著蘇辰,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蕭定、九將軍等人,卻是直接傻眼了。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的神戰之拳,徹底爆發,摧枯拉朽,擊潰一切,直奔許元駒而去。

“這這怎麼可能”

許元駒心神一顫,感受到神戰一拳蘊含的恐怖力量,忍不住倒退。

可就是這一退,使得他渾身氣勢,開始下降,死死被神戰拳芒壓製住了。

“落!”

蘇辰目中冷芒一閃,踏步間,猛地一拍,神戰之拳,轟轟落下。

幾乎就在這時,那一直冷眼旁觀的紫袍青年,陡然一喝。

“夠了!”

隨著這一道冷喝聲傳出,無儘劍意,轟轟落下,擴散開來,鎮壓一切,立刻將神戰之拳擊潰了。

眾人看到這一幕,臉上紛紛露出驚駭之色。

一言,竟然震散了蘇辰的神戰之拳,這是何等神力啊!

“小畜生,這是大秦巡天使沈蒼生,敢當著沈大人的麵動手,你死定了!”

許元駒見到紫袍青年出手幫了自己,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得意,大喝道。

“大秦巡天使,沈蒼生!”

四周武者,聽到這個資訊之後,紛紛露出驚駭之色。

不少人,立刻齊聲高呼。

“拜見巡天使!”

“沈大人萬歲!沈大人無敵!”

“參見大秦巡天使!”

周圍武者,一個個露出恭敬之色。

彷彿臣子對於皇帝的恭敬一般,簡直奴性十足。

這就是現實!

沈蒼生乃是大秦巡天使,修為高深,身份尊貴,自然引得無數人驚呼,並且恭敬以對。

“嗯”

沈蒼生站在半空之中,猶如那高高在上的君王,麵對眾人的歡呼,冇有露出絲毫波瀾之色。

彷彿,這一切早已司空見慣。

“小畜生,看到巡天使大人,還不乖乖跪下行禮!”

許元駒臉上露出一抹陰森之芒,大喝道。

日炎老人死死盯著蘇辰。

蕭定等人,也是朝著蘇辰看了過去。

其餘武者,臉色一動,紛紛看向蘇辰。

大家都很好奇,蘇辰到底會不會真的跪下行禮?

可惜,他們註定要失望了!

蘇辰這一生,不跪天,不跪地,更不會跪一個小小的巡天使!

“大秦帝國,冇有任何一條律法規定,看見巡天使要行跪拜之禮!”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淡聲道。

大秦巡天使這個身份,看起來尊貴無比,可在蘇辰眼中,卻是與那乞丐無異,想要讓他下跪,簡直就是天荒夜譚!

縱使是大秦天帝來了,都不能讓他下跪!

更何況是一個小小的沈蒼生!

“不卑不亢,是個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