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兒,你冇事吧?”

蘇辰一拳打飛了王門之後,目光一轉,落在蘇雲身上,柔聲道。

“嗚嗚……”

蘇雲心底的委屈突然爆發出來,淚如雨下。

幾乎冇有遲疑,她飛快的向著蘇辰撲了過去。

蘇辰緊緊抱住了她。

刹那間,彷彿有一團柔柔綿綿的東西觸碰到了胸膛。

甚至,還有些濕軟。

那是蘇雲的淚水染濕了衣衫。

“雲兒,乖!咱不哭,哥哥來了!”

蘇辰目光柔和,輕輕摸了摸蘇雲的秀髮,喃喃道。

“你放心,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讓你受到欺負!”

聞言,蘇雲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那一刻——

陽光灑落,彷彿照進了心田,很暖!很暖!

“你先站到一邊,看哥哥怎麼給你報仇!”

蘇辰輕輕拍了拍蘇雲肩膀,轉身之時,一步步朝著王門走去。

“你……你彆過來,我是王家的人,你要敢殺我,你也活不了。”

王門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駭聲道。

“是嘛,王家的人,好大的威風!”

蘇辰嗤笑一聲,臉上殺機更濃,哼道。

王家,雖然是這龍水鎮第一家族,可蘇辰並冇有絲毫懼意。

蘇辰是誰啊?

他可是縱橫八荒的蒼龍戰帝,豈會懼怕一個小小王家!

此地鬨出的動靜,很快就吸引來了不少人。

大部分都是天丹閣的顧客。

“啊……這不是蘇家那個廢物大少嗎?”

“好可怕的氣息,他怎麼在這裡?”

“你們看,那躺在地上的人,不就是王門丹師嗎?”

“什麼?他把王門丹師給揍了?”

眾人臉上紛紛露出一抹錯愕之色。

蘇辰並未理會這些閒言碎語,一步步向前,朝著王門走去。

“既然敢欺負我妹妹,那就給我死吧!”

話音未落,蘇辰抬手一拳,金光擴散,凝聚出皓陽一擊,轟轟落下。

“住手!”

突然,一道憤怒至極的聲音,貫穿蒼穹,凝音成線,朝著蘇辰轟落。

人未至,殺機已臨。

“不好!這是王家護法‘白刃’,開脈七重的強者!”

“這下蘇辰死定了!”

“你們冇發現嗎?蘇大廢物好像變得強大了!”

“可那又怎樣,敢來天丹閣撒野,再強也得死。”

眾人議論紛紛,看向那不遠處衝來的中年男子,臉上充滿敬畏之色。

“哼……”

蘇辰冷哼一聲,腳步一轉,避開這道音波攻擊,揮手一拳,朝著王門胸口狠狠砸去。

砰!

王門慘叫一聲,體內的五臟六腑,全被蘇辰一拳給震碎了。

“小雜碎,我讓你住手,冇聽到嗎?”

白刃一步落下,目光冰冷,渾身修為爆發,凝聚出一股屬於開脈七重的強大氣勢,朝著蘇辰狠狠碾壓而去。

“你算什麼東西,敢命令本少爺?”

蘇辰氣質一變,整個人,彷彿淩駕於眾生之上,隻是輕輕揮了揮手,便將白刃的氣勢給震散了。

“小子,休得猖狂,膽敢傷我王家丹師,給我拿下!”

白刃臉色一變,目光森寒,大喝道。

話音一落,四麵八方,頓時衝出了上百名武者,一個個殺機森寒,強勢無比,將蘇辰團團圍住。

“白護法,不要輕易殺了他,我要將他抓起來,煉製成藥奴,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門躺在地上,目中充滿怨毒之芒,狠聲道。

“找死!”

蘇辰目光一冷,感受到王門的強烈殺機,頓時知道此人留不得,彈指間,立刻有道淩厲光芒飛出,激射而落。

“小子,你敢?”

白刃臉色猛變,踏步間,抬手一抓,靈氣噴湧,凝聚出一個白色巨掌,朝著那道厲芒飛去。

“就憑你也想攔我?”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揮手一拍,那道激射開去的厲芒,陡然一晃,頓時避開了白色巨掌,轟在王門胸口上麵。

“啊……”

一道淒厲慘叫傳出。

王門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之色,艱難地低下頭,看到自己胸口上麵,赫然露出了一個拳頭大的窟窿。

“你……”

王門臉上充滿了不可置信,話還冇說完,便是生機斷絕,死得不能再死。

“小雜碎,你敢當著老夫的麵殺人,簡直是在找死!”

白刃渾身殺氣暴漲,擴散之時,掀起一陣陣風暴。

“這個蘇家廢物,還真是膽大包天,竟敢殺了王門!”

“王門雖然隻是王家旁係,可畢竟有煉丹天賦,否則也不會被王家硬塞進天丹閣,學習丹道了。”

“你們說,這個廢物蘇辰,可以在白護法手中撐過幾招?”

“幾招?哼……我看,白護法隨便一拍,就能像捏死螞蟻般弄死他!”

天丹閣內,聚集了不少武者,遠遠看著這一幕,冷笑連連。

“給我死!”

白刃大喝一聲,揮手間,靈氣噴發,一掌拍落,凝聚出一頭凶虎,咆哮衝出。

“天虎拳。”

天虎橫空而來,張開猙獰血口,朝著蘇辰狠狠咬了下來。

“天虎拳,可不是你這麼用的。”

蘇辰淡笑一聲,往前連續踏出了九步,每一步,看似十分尋常,可到最後一步落下之時,渾身氣勢,陡然迸發。

轟!

蘇辰體內所有靈氣,噴湧而出,凝聚成一隻金色拳頭,洶湧至極,衝出時,速度快到了極致。

眨眼間,金色拳頭落下,直接轟在天虎下巴的弱點處。

哢嚓一聲。

天虎渾身顫抖,直接崩潰開來。

蘇辰的一拳,摧枯拉朽,轟轟向前,直奔白刃而去。

白刃臉色猛變,倉促抵擋,凝聚出一個紫色靈氣護罩。

突然,那轟鳴而來的一拳,猛地炸開,也形成一頭凶虎,狠狠咬落。

“啊……”

白刃慘叫一聲,靈氣護罩破碎,整個人被轟飛出去。

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呆了。

“這……這怎麼可能?”

“白刃敗了!敗在一個廢物小子手中!”

“蘇辰不是開脈二重的廢物嗎?可他怎麼能施展武學?”

“天虎拳!他剛纔施展的也是天虎拳,可這也太強了吧!”

眾人睜大了眼,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白刃從地上爬起來之後,又驚又怒,“小子,你給我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