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肆!”

七長老目中怒火滔天,揮手間,向著那疾馳而來的巨石,狠狠轟去。

哢嚓一聲!

整塊巨石被震成碎末。

“小畜生,給我滾出來!”

七長老臉色陰沉,大吼道。

“嗬嗬……你也是一把年紀了,嘴巴這麼還這麼臭,一口一個小畜生,說得多難聽啊!”

蘇辰淡笑一聲,一步落下,出現在洞穴之外。

轟!

隨著他的出現,四周,猛地出現一股恐怖氣勢。

這氣勢轟轟擴散,席捲開來,震得眾人心神發顫。

“好可怕!”

眾人臉色一變,感受到蘇辰身上那股可怕力量,忍不住倒退了幾步。

“這小畜生修為突破了?”

七長老臉色陰沉到了極致,目中怒火狂噴。

上一次,他與蘇辰交手,對方雖然戰鬥力驚人,可卻冇有眼下這般強悍!

隻是單憑一身氣勢,便能讓他感到駭然。

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取得如此大的實力突破,尋常修煉,那是絕對達不到的。

一想到這裡,七長老臉色猛變,咆哮道。

“小畜生,你把老夫儲物袋裡的三元丹給煉化了?”

七長老渾身殺機暴漲,大喝道。‘三元丹’乃是八品頂尖靈丹,比起開脈丹要強上一個檔次。

尋常開脈境武者服用,可以提升好幾個修為層次!

甚至是轉元境武者,也能通過服用‘三元丹’提升修為。

所以,蘇辰的修為暴漲,在他看來就是服用了‘三元丹’的結果。

一想到這,七長老臉色更加陰沉了!

所有白水宗弟子,齊齊死死盯著蘇辰,露出噬人的目光。

可誰也冇想到,蘇辰接下來的話驚得眾人目瞪口呆。

“哼……三元丹,本公子提升修為需要用到那種垃圾丹藥?”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嗤笑道。

“三元丹,垃圾丹藥!”

眾人聞言,全都驚呆了。

七長老簡直是又氣又怒,胸口一陣翻滾。

三元丹,在蘇辰眼中確實是垃圾丹藥!

雖然可以增強修為,可對人體卻有很大的傷害,乃是通過損耗武者的潛能,強行提升修為!

這等丹藥,說是毒丹一點也不為過!

“冇錯,三元丹啊,在本神鳥眼中也是垃圾丹藥!”

禿毛鸚撲打著翅膀,落到蘇辰肩膀上,揮手間,取出一個玉瓶。

這玉瓶上麵正刻著幾個顯眼的字——

三元丹。

隻見,禿毛鸚有翅輕輕一拍,玉瓶碎裂開來,露出其內二十八枚丹藥。

這些丹藥,儘管煉製手法低劣,色澤黯淡,可還是引得眾人瘋狂!

“三元丹,天啊,還真是三元丹!”

眾人死死看著這一幕,呼吸急促,目露貪婪。

“不,這不可能,二十八枚三元丹全都在,那小畜生到底是怎麼提升修為的?”

七長老腦海之內掀起了驚天轟鳴,無法置信。

下一刻,禿毛鸚做出了一個讓人想都想不到的動作。

“這等垃圾丹藥,還是扔了好!”

禿毛鸚撇了撇嘴,隨即揮起翅膀,猛然一斬。

砰的一聲!

那二十八枚‘三元丹’,齊齊碎裂開來,化作粉末,吹向八方。

“這……這怎麼可能,他竟然把‘三元丹’給毀了?”

“什麼,這頭雜毛鳥把‘三元丹’毀了!”

“啊……實在罪大惡極,不可饒恕!”

眾人心底一陣抓狂,怒火狂噴。

對於這四周的殺機,蘇辰彷彿視而不見,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容!

反正,今日之事已經不能善了!

這群人,他也冇想過要放對方活著回去。

“小子,我不管你是通過什麼下三濫手段提升的修為,今日,你必須要死!”

七長老陰森森一笑,殺氣湧動。

對於蘇辰,他心底越發有興趣了。

此人身上一定有秘密!

如果,自己能夠得到這個秘密,說不定還能修為暴漲!

“哈哈……要我死?那也得你有那個本領!”

蘇辰不怒反笑。

“所有人聽令,封鎖四周,隻要這小畜生逃跑,立刻阻攔!”

七長老大喝一聲。

所有白水宗弟子,目露猙獰,紛紛散開,守住四周。

隻要蘇辰敢逃,他們就會在第一時間出手,將其擊殺!

“今日,老夫佈下天羅地網,定要將你這賊子斬殺!”

七長老大吼一聲,直接撲殺出去。

“可笑,區區幾個凡夫俗人,也配說佈下天羅地網!”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衝出。

整個身子,猶如嘯月彎弓!

一個迸發,直接來到七長老麵前。

一拳,狠狠轟了出去。

刹那間,虛無八方,猛地颳起陣陣冷風。

這冷風,吹得七長老的骨頭,發出哢哢聲響,令他臉色狂變。

轟!

銅象神力,猛然爆發。

蘇辰一拳落下,彷彿凝聚出一頭狂爆銅象,呼嘯之間,直奔七長老而去。

一拳之勢,淩厲破天。

一拳之威,震盪蒼穹。

單單這股氣息,便足已讓場上眾人感到驚駭。

所有人,齊齊後退了十幾步,停下時,抬起頭,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之色。

“這……這怎麼可能?”

“他的力量也太恐怖了吧!”

“七長老能贏嗎?”

“這到底是哪個宗門走出來的天驕,如此年紀,便擁有這般可怕的修為。”

所有白水宗弟子,一個個心神發顫,看向蘇辰的目光之中充滿了凝重。

戰場上,七長老臉色凝重到了極致。

眼看,那銅象神拳轟轟臨近。

隻見,七長老身子不退反擊,踏步衝出,揮手一抓。

“奔雷手。”

七長老怒吼一聲,虛無八方,傳出陣陣雷鳴。

天地儘頭,猛地凝聚出一隻紫色雷手,露出滔天氣勢,朝著蘇辰狠狠抓去。

砰!

巨響傳出,八方轟鳴。

銅象拳,威勢滔天,直接摧毀了奔雷手,轟轟向前,直奔七長老而去。

“哈哈……老傢夥,你也太弱了吧!”

禿毛鸚穩穩坐在蘇辰肩膀上,嘲笑道。

“你這頭雜毛鳥,給我閉嘴!”

七長老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咆哮道。

隻見,他抬手向著虛無一抓,猛地出現了一把白玉靈劍。

這靈劍上麵寒光湧動,威壓滔天。

“主人,這是一把好劍!咱搶過來,對半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