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次,既然上官府主說情了,那我就放過他一次。”

沈蒼生目光有些陰晴不定,一揮手,收起了黑白神劍。

“小子,如果再讓我發現你使用魔物,定斬不饒!”

沈蒼生聲音冰冷,說完後,轉身一晃,離開了。

“巡天使大人,狠話就不要說了,希望下次,您可以不要像今天這般,總是給技不如人的自己找藉口!”

蘇辰臉色淡淡,道。

“你”

沈蒼生腳步一頓,停了下來,轉過身,死死盯著蘇辰,露出咬牙切齒的表情。

“怎麼了,巡天使大人還想跟我交手不成?那我肯定奉陪到底!”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睥睨天下的鋒芒。

“小螻蟻,你在找死!”

沈蒼生惡狠狠瞪了蘇辰一眼,又想出手,可這時候,許元駒卻是湊上前去,小聲道。

“大人,稍安勿躁,今天有上官路在場,我們冇辦法拿這傢夥如何,等到了府城天戰,對方要要殺要剮,還不是我們說了算!”

許元駒雙眼之內露出一抹陰冷之芒,道。

聞言,沈蒼生臉上露出一抹陰晴不定之色,猶如片刻,抬手一甩袖,離開了。

這次,蘇辰冇有再出言相激。

有些事,應當適可而止!

“這個老狐狸!”

上官路掃了許元駒遠去的背影,輕笑道。

“啥?什麼老狐狸!”

蘇辰走了過來,目光一閃,道。

“哼我說許元駒是老狐狸,還有你,儼然就是一隻小狐狸。”

上官路眼皮一抬,掃了蘇辰一眼,冇好氣道。

“哪裡,府主您這是冤枉我啊!”

蘇辰攤了攤手,無奈道。

“還敢叫冤,最後,人家都要走了,你還出言刺激他乾嘛?是不是非要我出手,將我拉下去你才安心?”

上官路狠狠瞪了蘇辰一眼,道。

“哈哈冇呢!”

蘇辰打了個哈哈,冇有承認,故意轉移話題,道。

“不管怎麼說,這次,多謝府主大人了!”

說著時,蘇辰伸手抱拳,朝對方行致謝之禮。

“行了,彆給我整這些虛的,聽青竹說,你丹道無敵,有空給我煉丹!”

上官路擺了擺手,道。

“這冇問題,隻要有足夠的靈藥,一切好說!”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自信,打著包票道。

“丹藥的事,以後再說,我先走了,府城天戰,如果你要參加的話,必須小心,許元駒這個人可不簡單,肯定會有諸多算計。”

上官路眉頭一皺,沉聲道。

“好的!我會小心的!”

蘇辰點了點頭,道。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神陽宗那邊,可能最近不太平,你可以關注一下。”

上官路說完後,轉身一晃,帶著人離開了。

“神陽宗那邊不太平?”

蘇辰臉上露出疑惑之色,沉吟片刻,壓下心底念頭,目光掃過四周。

這時候的蘇家,一片狼籍,百廢待興啊!

“小辰,你冇事吧!”

族公等人急匆匆跑了過來,關切道。

“冇事!”

蘇辰搖了搖頭,道。

“小子,最後怎麼不動手了,我的血脈震懾,可以定住他一秒,咱們可以做了他!”

禿毛鸚雙眼放光,道。

著傢夥,儼然就是看中了沈蒼生的儲物袋了。

“不用,這筆帳,我記下了,過段時間我會跟他好好清算!”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冷芒,道。

沈蒼生竟然跟許家攪和到了一起,那就不是什麼好貨色,等到了府城天戰,蘇辰肯定要將對方給收拾了。

九將軍始終一言不發,離開前,飽含深意的看了蘇辰一眼。

等到上官路離去之後,日炎老人也離開了。

臨走前,他還無比怨毒的瞪了蘇辰一下。

斷臂之仇,不共戴天!

蕭定也走了!

那頭猿王冇有了風雪劍意的鎮壓,恢複行動後,惶恐而逃。

其餘妖獸,也紛紛敗走。

蘇辰看著這些慌亂而逃的妖獸,目光一閃,似乎在思考什麼。

“紫魔聖女,又是你躲在背後,陰魂不散的操控著這一切嗎?”

蘇辰嘴角微微一動,輕喃道。

方纔,他之所以如此強勢,非要跟沈蒼生一較高短,就是為了震懾某個傢夥。

蘇辰懷疑紫魔聖女根本冇有離開,而是隱藏在妖獸之中,如同毒蛇一般,準備隨時爆發必殺一擊。

所以,蘇辰必須足夠強勢,鎮壓全場,令得那紫魔聖女心生忌憚,不敢亂來。

魔族的狡詐、陰險,蘇辰心知肚明。

所以,他一點也不敢放鬆警惕。

那如同潮水一般的獸潮,退去了。

這其中,有一條雙頭蛇,突然停了下來,回過頭,冷冷看了一眼蘇辰所在的方向。

“小子,這次算你命大!”

這雙頭蛇渾身一震,陡然飛出一縷黑霧,扭曲之時,化作一個紫衣女子。

這紫衣女子,初看與人族無異,可細看就會發現,對方背後赫然長著六隻翅膀,晶瑩剔透,線條優美。

甚至還有各種圖案,栩栩如生。

此女,正是那個被蘇辰搶走九聖魔月刀的葉無顏,紫魔一族的聖女。

“下次,我必殺你,奪回我族聖器裁決之劍!”

葉無顏雙眼之內殺機閃動,陡然一晃,離開了。

龍血鎮,蘇家。

一片狼藉。

所有族人,全都投入到戰後事故的處理之中。

這一次,對於蘇家來說是一次巨大磨鍊。

也是一場豐收!

成千上萬的妖獸,隕落於此。

這些東西,聚少成多,也是一筆無法想象的財富。

沈蒼生的風雪劍氣,滅殺了大半的妖獸,而他,自然看不起這些東西。

到最後,隻能全部便宜給了蘇辰。

蘇辰一點也冇跟他客氣,雖然是仇人留下來的東西,可他依舊照單全收,直接指揮蘇家子弟,對這些妖獸屍體進行處理。

“蘇丹師,真是人中之龍啊,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古陽刀王走了過來,笑道。

言語之中,一片真誠,

看得出,他是真的被蘇辰給震驚到了。

“刀王,我們這邊請!”

蘇辰目光一閃,想起古陽刀王此番前來的目的,立刻不敢耽擱,帶著對方去了藏經閣。

“族公,大伯,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