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一股玄妙之力,擴散開來。

慢慢地,形成一個月輪。

幾乎在這月輪凝聚之時,蘇辰體內的氣勢,赫然攀升。

四周靈氣,紛紛一動,席捲之時,朝著蘇辰湧來。

“不好,家族內的聚靈大陣靈氣有限,如果我再吸收下去,肯定會影響到其他人修煉。”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揮手間,將日炎老人空間戒指內的靈晶都拿了出來。

“煉化!”

一道低喝聲傳出時,十萬靈晶,齊齊崩潰,融入到蘇辰體內。

“月之封印,凝!”

蘇辰左眼睜開,其內,赫然凝聚出了一道月輪。

這月輪,不斷變化,形狀萬千。

到最後,卻是一凝,化作一道淡白色的符文,消失不見。

“成了!”

蘇辰重重出了口氣,揮手間,月光灑落,封禁一切。

整個區域內的靈氣,似乎都不在流動了,甚至,還有那光線,也都靜止了。

“月之封印,雖然隻是剛入門,可這份封印之力,著實可怕,如果我能將之修煉到大成之境,說不定連陰玄強者都能封印。”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滿意之色,喃聲道。

封靈訣,這一式封印之法,比起蘇辰自創的五行封天陣,要強大得多,可以封印諸多實力比自身要強的存在。

可是,比起五行封天陣,封靈訣的限製也是蠻多的,而且作用範圍,也冇有封天陣之晃。

二者相比,應該說是各有千秋吧!

“接下來,應該著手準備凝聚元丹,踏入丹境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如今,他已是半步丹境武者,體內靈氣運轉,浩浩蕩蕩,如那滔滔不絕的江水。

可這還遠遠不夠,如果他能夠突破,步入丹境,凝聚出真正的五行元丹。

到那時,他體內的五行氣海可以再擴大一倍,靈氣變得更加浩瀚,施展出來的武學神通,會變得更加強大。

“丹境的突破,隻需要擁有足夠的靈氣,便可凝聚出五行元丹,可惜整個西北天府,並冇有什麼洞天福地,隻能尋找擁有濃鬱靈氣的天地靈物了。”

蘇辰收斂心神,緩緩站起,推開房門,已然看到初生的朝陽。

朝陽灑落,大地四方,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金光,看起來,充滿勃勃生機。

“一夜,過去了!”

蘇辰輕歎一聲,心神散開,掃過四周,發現整個蘇家,又有不少人突破了。

家族內的轉元境武者,越來越多。

甚至,有一些天賦極佳的苗子,開始觸碰到合靈的瓶頸了。

“挺好的!”

蘇辰點點頭,臉上露出滿足之色,剛想走出房門的時候,腰間的傳信玉簡,赫然亮了起來。

“嵐蝶的資訊?一大早找我有什麼事呢?”

蘇辰眉頭一挑,拿起玉簡,心神一掃,臉色頓時陰沉下去。

“小子,怎麼了,一臉陰沉!”

禿毛鸚突然飛了過來,疑惑道。

“出事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著急之色,冇有遲疑,一揮手,銀血蝠王落下,載起了他,直奔神陽宗所在的六段山而去。

“咦出事了?誰出事了啊?”

禿毛鸚有些納悶,不明所以的撓了撓頭,身子一晃,跟了上去。

呼!

銀血蝠王速度飛快,撕裂風暴,疾馳連連。

“原來,之前上官路離開的時候說了,神陽宗不太平,竟然是發生了這麼多事。”

蘇辰心底輕喃一聲。

關於神陽宗的事,他已經從天丹閣那裡得到了訊息。

誰也冇想到,神陽宗主古虛子為了世界之果,竟然偷襲了神陽老祖。

並且打開宗門大陣,將風煞宗敵人放進去,大肆屠殺神陽老祖一脈的人。

如今的神陽宗,可以說,一片廢墟,大戰連連。

古虛子與水無敵聯手,橫掃四方,正在圍殺神陽老祖,目的就是為了對方身上的世界之果。

蘇辰還瞭解到,九潭秘境之行結束後,嵐蝶為了幫自己,故意放出世界之果的訊息,將其餘人的注意力都給吸引了過去。

“真是個傻姑娘!”

蘇辰心底露出一抹感動。

世界之果,這等至寶的訊息一出,那就是豺狼虎豹爭相而來,直接將自己置於險地。

可嵐蝶卻心甘情願,故意放出訊息,吸引敵人火力。

神陽宗的這場事故,有可能,跟嵐蝶放出的訊息有關。

當然,真正的原因,還是出在古虛子身上。

古虛子乃是神陽宗主,關於嵐蝶帶回世界之果一事,肯定是知之甚多。

並且,如果不是對方出手偷襲神陽老祖,並且打開護宗大陣,敵人又怎會如此輕易攻陷神陽宗。

“快點!再快點!”

蘇辰心底之內充滿了強烈不安,催促道。

銀血蝠王的修為,已經達到丹境巔峰,全力爆發,速度之快,堪比嬰境強者。

嗖!

虛無之內,陡然亮起一道銀光,撕裂一切,破空前行。

兩個時辰後。

蘇辰降臨在了六段山脈。

剛落下,他立刻看到一群人,正聚集在山脈外圍。

“你們聽說了冇有,那風煞宗的人,正在到處追殺神陽老祖的徒兒!”

“哎真是可悲,冇想到古虛子為了世界之果,竟然偷襲了神陽老祖。”

“欺師滅祖!真是欺師滅祖啊!”

“古虛子一身本領,皆是神陽老祖傳授,冇想到最後竟想反殺師父。”

“哈哈一切都是為了利益,誰能拿到世界之果,誰就有可能更進一步。”

蘇辰身影一落下,頓時聽到不少人在議論神陽宗的事情。

這裡,隻是六段山的外圍,距離神陽宗的山門,還有百餘裡。

“什麼?風煞宗的人在追殺神陽老祖的徒兒?”

蘇辰臉色一沉,目中閃過一抹淩厲殺意。

“神陽老祖的徒兒?難道是嵐蝶?他們在追殺嵐蝶?”

蘇辰心底一急,踏步落下,來到人群中,抓住其中一個人的手腕,問道。

“你們剛纔說,神陽老祖的徒兒正在遭受追殺,現在他們人在哪?”

蘇辰氣勢極其恐怖,壓得這人幾乎闖不過氣來了。“我我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