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哼”

武垣目中閃過一抹冷光,倒退間,揮手一拍。

轟!

風血戰旗,突然爆發出劇烈震動,破空飛出。

蘇辰神色一動,正要追擊,可心底突然一震,刹那倒退。

幾乎就在他退後的一瞬,虛無轟鳴,風血戰旗落下,凝聚出一片血海,滔天肆虐。

四周,所有古樹,紛紛一顫,搖晃時,崩潰開來。

“法寶狂暴,隻有這點威力麼?”

蘇辰冷笑一聲,一步踏出,向著那轟鳴的血海衝去。

“神戰一拳,落!”

蒼茫四方,赫然出現了一隻萬丈巨拳,金光滔天,崩天滅地,直奔那片血海而去。

轟!

一道驚天巨響傳出。

血海一震,出現了劇烈顫抖,哢嚓之聲,傳出時,整個血海崩潰了。

風雲變幻,血海消散,就在那煙塵滾滾中,風血戰旗一動化作一道血光,欲要破空離去。

“給我回來!”

蘇辰低喝一聲,右手抬起,向前一按,虛無轟鳴,頓時凝聚出一隻巨手。

“五行摘天手,落!”

轟!

摘天之手,轟然落下,朝著風血戰旗,狠狠一抓。

砰的一聲!

風血戰旗,原本正要遁入虛無,可突然的,被五行摘天手抓住了,猛地倒退,回到蘇辰手中。

“散!”

蘇辰低喝一聲,心神之力散開,宛如一場風暴,直接轟入到戰旗之內,抹去其中的心神烙印。

風血戰旗,畢竟是天階法寶,相當不凡,特彆是在速度方麵,奇快無比。

即使蘇辰全力運轉修為,展開天水雲閃,也才隻能勉強追上。

“不”

武垣驚呼一聲,噴出大口的鮮血,抬起頭看向蘇辰時,目中充滿了憤怒。

兩件天階法寶,全都讓蘇辰在戰鬥中給奪了去,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轟!

蘇辰煉化了風血戰旗之後,腦海之內,猛地出現了一門身法武學。

“風血無痕。”

天階中品武學,配合風血戰旗,可以爆發出如風瞬閃,如血遁空般的速度。

人動,一片無痕。

“如風瞬閃,如血遁空。”

蘇辰輕喃一聲,天碑之內,心神之力凝聚,燃燒千萬靈石,直接推衍這門武學。

轟!

幾乎就在刹那間,蘇辰腦海內,閃過種種明悟。

“風血無痕!”

蘇辰輕喃一聲,揮手間,戰旗落下,裹住他的身子。

刹那間,彷彿有風吹過,血光閃起,無痕無影。

其速度,比起武垣施展出來,要快上十倍不止。

畢竟,武垣隻是將風血無痕修煉到入門之境罷了。

身法武學,向來是最難修煉的!

可蘇辰,卻在刹那間,將風血無痕修煉到了大成之境。

這一幕,落在武垣眼中,簡直讓他驚呆了。

“這,這這怎麼可能,你不僅煉化了風血戰旗,還成功修煉出了其中的身法武學?”

武垣瞪大了雙眼,死死盯著蘇辰,目中充滿了恐懼與駭然。

“隻是一門天階武學罷了!”

蘇辰淡笑一聲,荒古天碑在手,隻要你有足夠的靈石,即使仙階武學,都能在眨眼間給你修煉出來。

周圍武者,遠遠看著這一幕,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

“什麼?蘇辰竟然在眨眼的功夫修煉出了一門天階武學?”

“太可怕了,這樣的人與之為敵,那還有活路嗎?”

“妖孽!真是太妖孽了!”

眾人議論紛紛,臉上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震驚。

遠處,那個跟隨在冷衣女子身旁的老人,也是臉上露出驚駭之色。

“刹那間,煉化了一件法寶?修煉出一門武學?”

灰袍老者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恐怕,就算是中州大地那些宗門、世家的天驕,也無法做到這一點吧?”

“那是蘇辰可強了,要不然,他怎麼能成為我的師祖呢!”

冷衣女子目中充滿了精芒,自豪道。

“什麼?他是你的師祖?”

聞言,灰袍老者傻眼了。

冷衣女子看到這一幕,十分滿意,目光一轉,重新投向六陽穀內。

那裡,風雲咆哮。

轟!

蘇辰一步落下,風血無痕展開,出現在武垣身旁,在對方一臉駭然的目光中,一掌拍出。

“大木神掌!”

這一掌落下,虛無間,赫然出現了一隻浩瀚巨掌,轟轟落下。

也就在這時,蘇辰揮手一拍,黑火玄珠落下,猛地飛出,形成一片火海。

木火疊燃!

驚天動地!

轟隆隆聲傳出,黑火凝聚,翻滾間,直奔武垣而去。

“什麼?你把黑火玄珠也給煉化了?”

武垣大驚失色,駭然道。

天地轟鳴,虛無震動,黑火玄珠飛出之時,掀起無儘火海,朝著武垣拍去。

“不!”

武垣臉上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驚駭,頭頂上麵,猛地凝聚出一道靈嬰。

這靈嬰一出現,立刻爆發出滔天之力,浩浩蕩蕩,宣泄開來,形成一道金色河流,轟鳴而出。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傳出。

金色河流,澎湃無比,轟轟向前,直接崩潰了大木神掌,可在遇到黑火之海時,卻是二者僵持住了。

轟!轟!轟!

一番碰撞之時,金色河流,與那黑火之海,齊齊崩潰了。

“王象破天!”

蘇辰目光冰冷,往前一步踏出,身上氣勢爆發,赫然凝聚出一尊王象,直奔武垣而去。

“這這是什麼?”

武垣駭然驚呼,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從這王象虛影中,他感受到了一股強烈威脅。

幾乎冇有任何遲疑,靈嬰飛出,捨棄肉身,直接展開血遁。

轟!

虛無之內,一抹血光落下,速度快到了極致,裹著其內的靈嬰,飛速而逃。

“想走?可能嗎?”

蘇辰冷笑一聲,抬手間,一指點出,封靈之力落下,禁錮一切。

月之封印,凝!

那道飛速疾馳的血光,猛地一頓。

也就是這一頓的功夫,王象之影,破空而來,轟轟踏落。

“不”

武垣心神狂顫,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拚儘全力,想要抵擋這王象一擊。

可是,這一切終究是徒勞!

砰!王象之影落下,直接將這道血光內的靈嬰給踩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