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啊”

一道淒厲的慘叫,迴盪八方。

許久,塵煙散去,一切歸於平靜。

風煞太上長老,死!

整個六陽穀,一片淩亂。

那些圍觀的武者,一個個驚呆了!

那可是風煞宗的嬰境後期強者,揮手間,虛空震盪,宛如無上仙神,讓人生不出任何反抗之意。

可現在,這位無上強者就這麼死在蘇辰手中了!

恐怕,今日過後,蘇辰之名,將傳遍整個西北大地。

這是一個,足以跟老一輩強者比擬的無上天驕!

“蘇辰,冇事吧?”

戰鬥一結束,嵐蝶便是一臉關心的跑了過來,道。

“冇事!”

蘇辰深吸口氣,調節體內的靈氣運轉,淡然一笑。

“咱們走吧,去幫你師父!”

“對,我師父現在正被人圍攻,咱們馬上去救他!”

嵐蝶心神一顫,想到自家師父尚且身陷囹圄,頓時急了。

“事不宜遲,馬上出發!”

蘇辰抬手一揮,放出銀血蝠王,帶上嵐蝶,就要直奔神陽宗山門而去。

可這時候,遠處,兩道人影齊齊落下。

“嗯?冷香?”

蘇辰眉頭一挑,看向來人,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怎麼,看到我很吃驚嗎?”

冷香淡笑一聲,道。

“表妹!”

嵐蝶目光一閃,驚呼道。

“哦,我倒是忘記了,嵐蝶是你表姐!”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腦海內,想起自己第一次,與嵐蝶相遇時的一幕。

那個時候,嵐蝶站出來幫了自己,並且說出了原因。

自己是冷香的表姐。

“表姐,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放心吧,今天我一定會幫你殺退仇敵的!”

冷香臉上露出一抹嫉惡如仇之色,大聲道。

說完後,她指了指身旁的老者。

“這位是玄老,有他在,一切都不是事情!”

聞言,蘇辰與冷香齊齊看向那灰袍老者。

要不是冷香特意說起來,他們都把這人給忽略了。

“嗯?”

蘇辰眉頭微微一動,心底露出心驚之色。

即使是他,剛纔也冇注意到這位灰袍老者。

對方,明明就站在那裡,可卻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影響著大家,令得眾人忽略他的存在。

“這絕對是一個超級強者!”

蘇辰心底輕喃一聲。

這時,灰袍老者苦笑一聲,搖了搖頭:“小姐,您就彆為難老夫了,出來之前,宮主就交代了,老夫隻負責保護你的安全!”

“哼哼宮主、宮主,你眼裡就隻有宮主嘛!”

冷香臉上露出氣憤之色,狠狠瞪了這老頭一眼。

“宮主命令,高於一切!”

灰袍老者似乎一點也不介意冷香的態度,淡聲道。

“宮主?”

蘇辰眉頭一皺,心底之內,露出濃濃的疑惑。

“看來,冷香的身份,非同一般,絕不止是府城之主的女兒。”

“行了,你就彆為難人家了!”

嵐蝶似乎知道一些關於冷香的情況,擺了擺手道。

“快走吧,也不知我師父怎麼樣了?”

嵐蝶臉上充滿了擔憂之色,踏步間,坐到銀血蝠王翅膀上了。

“嘿嘿,我也要坐這大傢夥!”

冷香目光一閃,轉身之時,也飛到了銀血蝠王上麵。

一人一隻翅膀!

最後,隻剩下一箇中間的位置,留給了蘇辰。

“前輩,位置有限,抱歉了!”

蘇辰指了指銀血蝠王,歉聲道。

“無妨!”

灰袍老者擺了擺手,道。

蘇辰縱身一躍,落到銀血蝠王上麵,抬手一拍。

大風吹過,如同鵬程萬裡一般,飛速遠去。

“真是個不簡單的傢夥,連銀血蝠王這等太古異種都甘願認主了!”

灰袍老者雙眼微眯,盯著蘇辰遠去的方向,喃喃一聲。

“小姐,好像跟這年輕人關係非同一般,我得告訴宮主!”

說著時,他取出一枚玉簡,就要傳音。

可這時候,突然,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了過來,打斷了灰袍老者的動作。

“玄老,既然來到西北天府,為何不去我那坐一坐!”

虛無之內,猛地走出一道中年人影,儒雅不凡。

“原來是府主大人!”

灰袍老者臉色一震,不敢托大,赫然朝著對方鞠了一躬。

眼前這人,也許修為不如他,可身份卻非同一般。

“咱們好久不見了,敘一敘去!”

上官路臉上充滿了淡然之色,道。

似乎,這神陽宗的一切動亂,跟他冇有絲毫乾係。

日月起伏,勢力清洗,這在他看來是再也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隻要不觸碰到自己的利益,那麼,他就不會管。

“可是,小姐他”

玄老目中露出一抹猶豫之色。

“放心吧,有蘇辰在旁,冇人能傷害到她的!”

上官路一臉的雲淡風輕,道。

“那個年輕人,真能掌控一切?”

聞言,玄老臉色一震,驚呼道。

“能!”

上官路言簡意賅的回了一句後,轉身間,朝著六段山脈外圍走去。

玄老遲疑片刻,咬了咬牙,還是跟了上去。

雖然不知道這位府主在打什麼名堂,可對方畢竟是冷香的父親,這個麵子,還是要給。

幾乎就在蘇辰他們趕往神陽宗山門的時候,那裡,正在爆發一場驚天大戰。

特彆是山頂,神陽大殿。

此刻,這大殿內一片混亂!

各種武學神通之芒,橫掃八方。

風煞宗的人馬,正在大肆屠殺神陽老祖一脈的人。

殿外,虛無深處。

三道人影,踏步淩空,分成兩方,氣勢互相碰撞,爆發出驚天巨響。

其中一人,正是神陽老祖。

此刻的他,麵容乾枯,雙眼凹陷,體內靈氣混亂。

似乎隨時都會有隕落的危險。

神陽老祖一邊與對方僵持著,一邊盯著下方的戰鬥,臉上不由地露出悲哀之色。

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門下弟子遭受屠殺,卻無能無力。

“神陽老祖,你還想要繼續執迷不悟嗎?你就願意看著自己門下弟子一個個死去?隻要你交出世界之果,我可以饒你一命,饒他們一命!”

突然,一道冷喝聲傳了開來。

那出聲之人,乃是一個金袍中年,額頭光滑,眉毛鋒利,目光如劍,死死盯著神陽老祖。此人,正是風煞宗的水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