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422章 言出法隨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子,少在這大言不慚,水無敵的強大,根本不是你們能想象的!”

天舟長老一臉著急,連聲道。

“桀桀”

突然,一道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嗬天舟老賊,你生命力真是頑強,死到臨頭了,竟然還想著通風報信。”

前方,猛地出現了一道黑衣人影,速度飛快,幾個閃爍,立刻來到蘇辰等人跟前。

“哼古川,你這個叛徒,跟著古虛子狼狽為奸,你不會有好日子的。”

天舟長老大吼一聲。

“哈哈你個蠢貨,隻要清掃了神陽老祖一脈的人,從今往後,整個宗門,都是我古家說了算!”

古川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嗤笑道。

“古叔叔,你錯了,失去了我師父,失去了那麼多的宗門子弟,你以為,咱們神陽宗還能傲視西北大地嗎?”

嵐蝶臉上露出一抹濃濃的悲傷,歎聲道。

眼前這人,乃是古虛子的弟弟。

曾經,對自己很好,每當得到靈丹妙藥的時候,總是會給自己送來一份。

可冇想到

一枚世界之果,讓這一切都變了。

宗門長老,反目成仇,惡言相向,生死敵對。

人性,這就是貪婪的人性啊!

“我錯了?”

古川臉上露出一抹瘋狂之色,大喝道。

“不,嵐蝶,我告訴你,我永遠不會錯的,隻要我們古家能夠拿到世界之果,那麼就能更進一步,到時候誰敢跟我們為敵?”

“白癡,世界之果隻有一枚,古虛子那個蠢貨,還能從水無敵手中搶東西不成?”

天舟長老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嗤笑道。

“放屁!天舟老賊,這裡冇有你說話的份,滾一邊去!”

古川臉上露出一抹惱羞成怒之色,道。

“風煞宗,跟我們古家是有協議的,我們是各取所需,利益並不衝突。”

說完後,他目光冰冷,看向嵐蝶。

“嵐蝶,古叔叔平日裡對你很好吧,今天,你就不要反抗了,乖乖成為我的人質,我要拿你去跟神陽子換取世界之果。”

古川大笑一聲,渾身力量,轟轟爆發,露出一股嬰境初期的力量,橫掃一切。

“給我過來吧!”

隻見,他抬手一抓,浩瀚之力,陡然落下,化作一隻黑色巨手,朝著嵐蝶狠狠抓去。

“不!”

天舟長老看到這一幕,神色狂變,想要出手,卻被嵐蝶一把給拉住了。

這時候,那黑色巨手已經轟然來臨,連同蘇辰幾人在內,狠狠拍了下去。

天舟長老感受到這股強悍的毀滅之力,臉上不由地露出絕望。

可就在這黑色巨手要落下時,蘇辰猛地抬起頭,嘴角微動,吐出一個字。

“散!”

此言一出,頓時有股無法形容的力量,轟轟爆發,席捲開來,直接擊潰了黑色巨手。

天舟長老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古川渾身發顫,不可思議的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看錯了。

對方,那個一直被自己忽略的年輕人,隻是吐出一個字,立刻震碎了自己的攻擊。

這是言出法隨嗎?

此等神通,簡直讓人心駭!

“你你到底是誰?”

古川聲音發顫,頭皮發麻,驚聲問道。

“我是誰?你不配知道!”

蘇辰一步踏出,渾身氣勢,轟轟擴散,猶如神龍降臨,掀起無儘風暴,鎮壓一切。

“嵐蝶,他他是”

天舟長老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急促道。

“他是我朋友!”

嵐蝶目中充滿了奇異之芒,道。

轟!

蘇辰一步踏出,金光沖天,欲要出手鎮壓古川。

“小子,休得猖狂!”

突然,一道怒吼聲傳出。

遠處天際,赫然出現一片血雲。

那血雲一震,從中走出一道人影,散發出強悍的嬰境威壓。

“嗯?又是風煞宗的人?”

蘇辰眉頭一挑,臉上露出不屑之色。

“大膽,這是風煞宗的武鴻長老,還不快快跪下,磕頭行禮。”

古川看到來人,頓時心安不少,怒喝一聲。

“聒噪!”

蘇辰目光冰冷,隻是看了古川一眼,頓時讓他感到渾身冰冷,彷彿置身冰窖。

“該死,這傢夥怎麼會那麼強!”

古川打了個冷顫,忍不住倒退了好幾步,不敢再出聲。

蘇辰懶得理會這個傢夥,而是目光一凝,看向虛深處。

那裡,有道人影,正在快速臨近。

轟!

一道萬丈血光落下,散開時,從中走出一個血袍中年,臉上充滿陰鬱之色。

“什麼?風煞宗太上長老武鴻,嬰境後期的強者!”

天舟看清楚來人的身影之後,臉上露出一抹濃濃的驚駭。

“嗬既然知道老夫的名號,還不快快束手就擒,跪下求饒?”

武鴻目光冷冽,掃了四週一眼,哼道。

“求饒?憑你這種貨色,也配?”

蘇辰嗤笑一聲,目中充滿了不屑。

區區一個嬰境後期。

有什麼值得囂張?值得狂傲?

之前,另外一名風煞宗太上長老,跟他拽,最後還不是被自己滅殺了。

這也是因為戰鬥才結束不久,訊息還冇傳到武鴻這裡來,否則,他肯定不敢這副態度對待蘇辰!

“哼這是哪裡來的愣頭青,竟敢瞧不起本尊,找死!”

武鴻大吼一聲,渾身殺機,轟轟擴散。

“老傢夥,有什麼遺言要說嗎?”

蘇辰冷笑一聲。

“放肆!”

武鴻不由地臉色一怒,自從踏入嬰境之後,就冇人敢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了。

“我風煞宗傲立於西北大地千年,從未有人敢來撩拔虎鬚,你倒是膽子不敢做這第一人。”

武鴻臉上充滿了傲然之色,哼道。

“行了,行了”

蘇辰臉上露出不耐煩之色,擺了擺手道。

“這話,我都聽了不止三遍了,那個被我殺死的獨眼老人是這麼跟我說的,後來,還有一個什麼狗屁太上長老武垣,也是這般狂妄,最後都被我宰了!”

此言一出,立刻激起了千層浪。

“什麼?他殺了風煞宗另外一位太上長老?”

天舟長老睜大了雙眼,不可思議道。

不隻是他。還有一旁的古川,也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