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辰一步踏出,出現在百煞靈陽旁邊,一指點出。

這一指,伸出時,彷彿有淡淡的雷光閃爍。

刹那點落!

轟!

整個百煞靈陽發出劇烈顫抖,赫然崩潰開來。

眾人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

禿毛鸚目中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那傳說之中能夠擊殺任何轉元境的百煞靈符,如今,竟然被蘇辰這個開脈境武者,一指點碎!

這要是傳出去,足以讓天下人震驚啊!

“不……這不可能!”

七長老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駭然,驚呼道。

“冇有什麼不可能的!”

蘇辰輕笑一聲,一指點落,擊碎了百煞靈陽之後,踏步間,出現在七長老跟前。

幾乎就在七長老還冇反應過來之時,他揮手一拍,那崩潰的百煞靈陽,赫然重新凝聚了,朝著七長老眉心轟去。

“不,你……你怎麼可能操控我的百煞靈符?”

七長老臉上露出了見鬼的表情,駭聲連連。

可惜,他的問題冇有得到任何迴應。

那來臨的百煞靈陽,速度快到了極致,轉眼間,冇入七長老的眉心。

刹那間,七長老臉上的所有恐懼凝固了。

甚至,冇有任何慘叫聲傳出。

七長老的生機已經徹底斷絕。

砰!

一道屍體落地的撞擊聲傳出。

眾人心神一顫,反應過來,看向半空中飄浮著的那個青年,臉上充滿了無法形容的恐懼。

“啊……七長老死了,快跑啊!”

“這,這簡直不是人!”

“我們白水宗到底招惹到一個什麼樣的妖孽?”

“快跑!快跑啊!”

所有白水宗弟子都慌了,瘋狂逃竄。

“做事,我不喜歡留麻煩!”

蘇辰輕歎一聲,揮了揮手。

隻見,那虛無之內,猛地飛出一張黑色靈符,速度極快,朝著眾人追去。

不一會兒。

四周,響起了陣陣淒涼慘叫聲。

那些白水宗弟子全都陣亡。

百煞靈符飛回來之後,上麵所凝聚的煞氣,似乎更濃了。

隱約間,還彷彿有一點淡淡的紅光在閃爍。

蘇辰望著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回憶之色。

“百煞符,天鬼宗!如今的你還剛進入宗門不久吧!”

蘇辰輕喃一聲,腦海內閃過一道倩影。

重生歸來,歲月平淡。

昔年故人,如今大多也隻是剛踏入武道之界。

“好期待,我們再次相見!”

蘇辰輕笑一聲,壓下心底的悸動,揮了揮手。

那團黑霧一陣扭曲,化作一張符紙,落入手中。

這張所謂的‘百煞符’,其實,隻是天鬼宗‘萬源鬼符’的簡化版罷了。

當年,蘇辰為了一件秘寶,擊殺一名天鬼宗的長老,後來與天鬼宗結下死仇。

天鬼宗幾次三番的追殺,更是讓蘇辰麻煩不斷。

特彆是剛開始那會,百煞符的出現,讓蘇辰吃了不小的虧。

後麵,他擒住一名天鬼宗核心弟子,威逼利誘之下,得到了百煞符的秘密。

這才擺脫了天鬼宗的追殺!

甚至,蘇辰還反過來。

殺得天鬼宗弟子落荒而逃!

百煞符,雖然能夠引動煞氣擊殺敵人,可因為煞氣本無源,所以想要徹底掌控百煞符,必須要血煉。

可方纔,那位七長老隻是簡單的將心神烙在百煞符上麵。

所以,這纔給了蘇辰可趁之機。

恐怕那位七長老到死都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被蘇辰反殺!

如果他要是不拿出百煞符,蘇辰想要擊殺對方,恐怕還得費一番手腳。

這畢竟是一個轉元二重的強者。

如今的蘇辰,戰力雖然逆天,可也隻是個開脈九重的武者罷了!

區區開脈九重,能夠挑戰轉元二重,傳出去,足以傲視群雄。

“小子,大豐收哇!”

一道突如其來的笑聲,打斷了蘇辰的思考。

隻見,那禿毛鸚拍打著翅膀,撲騰撲騰飛了過來,身上掛了好幾十個儲物袋。

這些儲物袋都是那些白水宗弟子的。

“白玉靈劍的劍身歸我,這些儲物袋內的東西都歸你!”

蘇辰淡淡掃了一眼,沉聲道。

“不,不,這可不行!”

禿毛鸚想都冇想,一個勁搖頭拒絕。

“為了這白玉靈劍,本神鳥可是冒了巨大的危險,小子,你看……”

禿毛鸚開始喋喋不休起來。

一看,典型的奸商!

“不換拉倒!”

蘇辰懶得跟這傢夥廢話,揮了揮手,立刻將禿毛鸚身上所有的儲物袋都收走了。

“啊……小子,這些儲物袋都是我撿來的,你怎麼給搶走了?”

禿毛鸚一愣,反應過來之後,頓時眼睛紅了,急聲道。

這些儲物袋裡麵可是有不少靈藥啊!

想自己,千辛萬苦的去把這儲物袋一個個撿回來。

如今,卻全部落入蘇辰手中。

這讓他心如刀割啊!

“這人都是我殺的,你有意見?”

蘇辰腳步一頓,目光冷冽,掃了禿毛鸚一眼。

禿毛鸚渾身一顫,彷彿感受到了屍山血海的恐怖氣息,頓時不敢多言。

蘇辰懶得再跟這傢夥糾纏,轉身間,朝著山脈外走去。

如今,算算時間,也是該回去參加家族大比了。

“這傢夥的目光,太可怕了!”

禿毛鸚嘀咕一聲,撲騰撲騰飛了上去。

“小子……等等我啊!”

……

西北天府,龍血鎮。

朝陽初升,淡金色的光芒,灑落開來,給眼前這一片繁盛的大街增添了幾分生氣。

石板橋上,車馬不息,人流如織。

遠處,更有些許商販傳來的陣陣吆喝聲。

蘇辰緩步行走在這繁華的大街上。

禿毛鸚坐在蘇辰肩膀上,一臉無精打采的樣子。

到最後,它還是不得不妥協,將白玉靈劍給蘇辰,換取那些儲物袋內的靈藥。

這讓它心疼死了。

要知道,白玉靈劍的劍身,可是千年寒玉鑄成,價值非凡。

蘇辰並冇有朝著家族走去,而是穿過好幾條街道,來到一座典雅的閣樓麵前。

這閣樓看上去十分氣派,壁牆四周,刻著栩栩如生的圖案。

那是一個個形狀各異的丹爐。

這,便是天丹閣!

“咦……這地方很不錯哇!”

禿毛鸚鼻子動了動,似乎聞到了靈藥的氣息,眼睛一下子亮了。

隻見,它翅膀一拍,頓時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