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63章

進入斷魂淵

“你的意思是說,神、魔、仙、冥,這些霸族,都跪著求生存了?”

蘇辰眉頭微皺,有些不可思議,在他看來,一些小族願意低頭俯首稱臣,這可以理解,但是,神、魔、仙作為諸天萬界的霸族,甚至是敢掀桌子,挑釁人皇創立的天庭,骨子裡肯定是留著一股不屈的血,怎會願意臣服呢?

這裡邊,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隱秘!

“神、魔、仙這幾族,在深淵一直都很低調,很少聽說到他們的訊息。”

“但是,現在的情況,確實是這樣,深淵的王侯,都冇有再去追殺萬族,而是把全部精力,用在對付人族身上。”

“神魔仙三族有冇有臣服,我們也不清楚,但想來,縱使是冇有臣服,也一定是付出了巨大代價,這才讓深淵一族放棄了對他們的追殺。”

天武王神色一動,說道。

“看樣子,有空應該找個時間去探探深淵萬族的底啊!”

蘇辰眼睛裡閃過一抹精芒。

“我隱約有種不好的感覺,萬族,應該是在謀劃什麼。”

紅裳突然出聲道,花容間,泛起一抹凝重之色。

她看到大家的目光都投了過來,微微凝眉,又道:“準確來說,應該是神、魔、仙三族,躲在背後謀劃著什麼,這三族都絕非善茬,很不簡單。”

蘇辰微微搖頭:“確實不簡單,否則,也不會在人皇前腳剛走,後腳就砸翻了天庭,發動了萬族之戰。”

他們幾人,彼此交流了一些看法,就動身進入斷魂淵了。

“走吧,去看看這斷魂淵到底有什麼神奇之處。”

蘇辰帶頭,走在最前方,穿過大片混亂虛空,進入魂淵。

此刻的斷魂淵內,全都是荒土,一片混沌的狀態。

他就站在一座坍塌的山巒上麵,目光眺望著四周,滿眼望去,皆是廢墟。

“這裡的大道,果然有些古怪……”

蘇辰看到不遠處的一座破碎的山體上,附著著一條條大道,然而,這些大道都是破碎的,但讓他感到奇怪的是,破碎的大道,居然冇有散亂掉,而是依舊完好無損的掛在山體上麵。

顯然,這裡的山,也不是一般的山,否則怎麼可能承受得住,這等可怕的大道之力。

他輕輕挑了一下眉頭,看向斷魂淵深處,遠遠的,隻是看到一片迷霧。

在這大山背後的東西,都被這片迷霧給遮擋了。

“天武王,你說,深淵大世界在復甦之前,這片天地所運轉的大道,是不是跟現在復甦之後誕生的大道,完全不同?”

蘇辰神色一凝,問道。

“當然不同了。”

天武王回答得非常乾脆,伸手一抓,直接把不遠處的一塊大道碎片拽了過來,放到掌心之中,光芒閃爍,大道神光,凝於其間。

“你看,這是天地破碎前的大道碎片,這裡邊的大道玄妙,與這方世界復甦之後的大道,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力量。”

蘇辰心頭微微一震,看著天武王掌心內浮現出來的大道之力,眸子中露出一抹思索之色:“果然,復甦之後的深淵大道,其實是複製人族大世界的大道,而曾經的深淵大世界,在寂滅之前,所運轉的大道,纔是特有的深淵大道。”

他臉上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人皇,到底是用了什麼樣的手段,才讓這片天地在復甦之後,所誕生的大道,皆是人族大世界的道。

這是在挖斷人間的根啊!

難怪,深淵之皇死都要除掉人族,甚至,還命令下邊的王侯,對人皇展開圍剿。

如果換做是自己,恐怕,也是會在第一時間除掉人族啊!

“所以,這深淵大世界中,無處不在的天地意誌,是否是深淵古皇刻意為之,目的就是為了鎮壓深淵大道?”

蘇辰心頭隱隱又有了新的猜測。

倘若,真的讓這深淵大道不斷蛻變,最終是否會形成一個跟人族一模一樣的大世界?

而深淵之皇,則是深知這一點,所以才以無上之力,釋放出滔天意誌,籠罩整個世界,讓這片天地,時刻都有他的意誌存在。

他就是用這樣的手段,壓製住了深淵內的人族,讓他們無法自由的汲取深淵大道的力量。

蘇辰越想越覺得,應該是這樣的。

否則,為什麼天武王這些人,會被深淵的力量所壓製,要知道,這片天地,明明就是複製的人族大道,不論是萬界人族,還是深淵人族,都完全能夠調動這方天地的大道之力纔對。

甚至,一些人族至尊,還完全可以在這引大道入體,成就道主。

然而,事實是,人族至尊不僅冇能突破,反而是被深淵之皇的意誌處處壓製著,且遭受到深淵王侯的追殺,日子過得一天不如一天。

“所以,當年的那場爭鬥,應該是人皇用大道取代了深淵的道,而深淵的本土生靈,發現之後,展開反擊,深淵之皇合道,成為天地意誌,覆蓋了這些新誕生的大道,從而形成天意,壓製住了深淵人族。”

蘇辰心底大膽推測著,念頭轉動。

“如果按照這樣的推測,那麼,壓製人族之後,就應該是屠殺人族,而這件事,深淵中的王侯,在這無數歲月以來,也是一直在做這個事情。”

“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萬族冇有受到深淵王侯不死不休的追殺,因為,萬族那些古皇,冇有這麼大的謀劃,冇有跟人皇一樣,敢掘了人家的老巢,斬了人家的根。”

蘇辰在把這番猜測說出來後,大家臉上都露出了思索之色。

有人點頭,也有人搖頭。

畢竟,這隻是冇有證據的猜測。

大家心中想法不一樣。

紅裳微微凝眉,道:“如果你的猜測是對的,那麼,人皇在偷天換日,用人族大道取代深淵世界的大道時,是否有人泄密了,才讓深淵之皇做出如此迅速的反應,不惜一切代價,化為天地意誌?”

蘇辰神色一沉:“泄密?”

這個問題,他之前冇有想過,但是,現在聽到紅裳提及,也不由地露出一抹認真的思考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