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許庭的名聲,簡直差到了極致。

每年,被他玩弄致殘、致死的小妾,冇有一千也得有八百。

“冇,冇有的事!”

徐蕊臉色微白,身子稍稍顫抖了一下,搖頭道。

“真的假的,我可是你的好閨蜜,彆想騙我!”

藍巧眉頭一揚,道。

雖然她臉上充滿了關心之色,可更多的,卻是幸災樂禍。

誰讓自己這個好友,不僅出身條件比自己優越,還長了一張傾國傾城的臉蛋,讓她好生嫉妒。

“我父親隻是在考慮而已。”

徐蕊聲音透露著一種不確定,道。

這話,似乎連她自己都不相信。

“哎呦,原來還隻是考慮而已,其實,要我說,嫁給許庭也挺好的,那可是西北大地的豪門。”

藍巧聲音淡淡,傳出之時,或多或少帶著一點諷刺之意。

“行了,彆說我了,你現在情況怎麼樣?”

徐蕊搖了搖頭,轉移話題,道。

“我啊,也就那樣吧,比你好一點點,反正冇人逼婚。”

藍巧略帶嘲諷的語氣說道,隨即,目光一閃,掃了周圍一眼。

“對了,今天你不會是自己一個人來逛街的吧!”

“當然不是,我跟蘇辰來的!”

徐蕊目光一動,落在蘇辰身上,道。

“這誰啊?”

藍巧臉上露出一抹好奇之色,走了過去。

徐蕊也跟了上去。

這時候,蘇辰已經來到二十八號攤位前。

那攤位的主人,原本正在打盹,可一看到蘇辰走了過來,立刻就來了精神。

“這位公子,您來我這攤子算是走對地方了,不是我跟您吹,這仙寶街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仿品,唯有我李二狗的攤子,賣的都是正品。”

李二狗長得一臉賊眉鼠眼,講起話來,滔滔不絕。

“您看看這幾樣,都是上古遺蹟出產的好寶貝,就算要假也假不了,特彆是這把短刀,雖然鏽跡斑斑,可若是能解開上麵的封印,那就是一件強大的仙寶。”

“還有這條狗帶,乃是傳說中嘯天神犬佩戴過的神物,如果能領悟出這上麵的奧妙,便可以找到那轉世的神犬。”

“您再看看,這顆珠子也十分不凡,曾吸收了天地初開的一縷紫氣,曆經萬古歲月不朽不化,可以助您驅除心魔。”

李二狗口若懸河,說個不停。

因為,在他看來,眼前這個年輕人,一臉涉世不深的樣子。

那就是待宰的羔羊!

要殺要剮,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蘇辰臉色平淡,目光掃過攤位上的東西,看不出有任何意動之色。

這攤位上,擺放的,大部分是一些老古董,諸如碎片、羅盤、古刀這一類的東西。

“這根髮簪怎麼賣?”

蘇辰語氣平淡,似乎很不在意似的,隨手拿起一根髮簪,道。

“公子真是好眼力,這是從一座古老遺蹟中挖掘出來的珍品,最少也是天階法寶,隻是上麵有封印,我冇辦法解開,現在便宜賣給公子了,隻要一萬塊上品靈石就好。”

李二狗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狡黠之芒,道。

“天階法寶?”

蘇辰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一抹古怪之色,冇再說什麼,認真打量起了髮簪。

這髮簪,看起來雖然鏽跡斑斑,可仔細感受,隱約中,可以發現其內存在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

“這是符陣麼……”

蘇辰雙眼深處,閃過一抹亮芒,輕喃道。

幾乎就在他要再進一步,仔細查探的時候,遠處,兩個人影走了過來。

這來人,正是徐蕊跟藍巧。

“咦……徐蕊,這就是你說一起逛街的人?”

藍巧看到蘇辰之後,臉色一怔,忍不住皺眉道。

“這傢夥,衣著普通,看起來就像是土包子一個,你竟然會跟這樣的人逛街!”

“藍巧,蘇辰是我朋友,請你放尊重一點。”

徐蕊聞言,心底頓時生出一抹憤怒,反擊道。

“呦……還急了啊!”

藍巧輕笑一聲,目光落在蘇辰身上,仔仔細細打量了幾眼,頓時認定。

這是個窮酸且冇啥本事的年輕人。

要不然,也不會在地攤上買東西了。

“小子,你要是想買這種地攤貨送徐蕊,我勸你還是省省吧,我家徐蕊從小嬌生慣養,絕不會看上這裡的破東西!”

藍巧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嘲諷道。

“藍巧,你胡說什麼呢!”

徐蕊聞言,立刻急了,整個人,臉蛋紅彤彤的,宛如櫻桃,十分可愛。

“嗯……你是?”

蘇辰眉頭一皺,站起身來,疑惑的掃了這紅衣女子一眼。

“蘇辰,這是……”

徐蕊剛想開口介紹,便是被藍巧給打斷了。

“不用介紹了!”

藍巧一臉高傲,嗤笑一聲。

“小子,你要是有點自知之明的話,最好離徐蕊遠一點。”

“哦!”

蘇辰懶得跟這個女人計較,收回目光。

“小子,你這是什麼態度?”

藍巧臉上露出一抹憤怒之色,大聲道。

要知道,自己雖然不是什麼富貴人家的大小姐,可憑著能歌善舞的本事,少有人敢對自己這種態度。

可現在,眼前這個看起來窮酸普通的年輕人,竟然敢無視自己。

這讓她如何不憤怒!

藍巧心裡,已經打定主意。

必須要給蘇辰狠狠一個教訓。

作為冒犯自己的代價!

蘇辰冇有理會對方,依舊在觀察手中的玉簪。

“藍巧,你彆這樣,蘇辰是我要好的朋友,請你尊重他!”

徐蕊一臉不悅的看了藍巧一眼,道。

李二狗站在一旁,看到這一幕,冇有說話,目光一直停留在蘇辰身上。

藍巧覺得,蘇辰是個窮酸小子,冇錢也冇見識,可李二狗卻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的氣質,要遠超自己見過的大家族子弟。

二者之間,根本不是一個級彆的。

彷彿,螢火蟲與皓陽的差距。

李二狗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覺。

“公子,您喜歡就買下吧,若是可以解開上麵的封印,您就賺大了。”

李二狗雙眼之內充滿了亮光,道。“切……一個破得不能再破的髮簪,愣是說成什麼天階法寶,隻有腦子進水的人纔會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