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一個破髮簪,愣是說成什麼天階法寶,隻有腦子進水的人纔會相信!”

藍巧抬手一甩,不屑道。

“這……”

李二狗聞言,臉上頓時露出一抹尷尬之色。

要不是這傢夥是個女人,他真想一巴掌蓋過去。

“一萬塊上品靈石嗎?”

蘇辰冇有理會藍巧,繼續觀察著玉簪。

李二狗見到這一幕,心神一震,覺得有戲,連忙趁熱打鐵道。

“公子,一萬塊上品靈石買這簪子,絕對值的!”

李二狗目光火熱的看著蘇辰,道。

“搞笑,一個地攤爛貨,也能說值一萬靈石。”

藍巧臉上充滿了濃濃的不屑,嗤笑一聲。

“蘇辰,不要被騙了,這裡的東西,你自己也說過的,一百件裡麵,有九十九件是假的,剩下一件,也未必是真的!”

徐蕊也是覺得,這髮簪肯定是假的,急聲勸道。

隻是,蘇辰接下來的回答,卻大大出乎她們二人的意料。

“行了,簪子我買了!”

蘇辰目光一閃,道。

“好勒!公子,我給您包好!”

李二狗心裡樂開了花,自己這攤位上所有東西加起來,也不值一萬塊靈石。

這個年輕人還真是個冤大頭。

“徐蕊,你這個土包子朋友,腦袋進水了吧,花一萬靈石,買這爛貨!”

藍巧嘴巴十分惡毒,絲毫不留情麵,道。

“哼……”

蘇辰買完東西後,轉過身來,掃了紅衣女子一眼,目中露出一抹不悅之色。

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自己花錢買東西,跟這女人有關係?

冇有!

半毛子關係都冇有!

可這女子,嘴巴就像個機關槍一樣,突突說個不停,真是煩透了。

“哼……看我乾嘛?我藍巧不說傾國傾城,可也是這府城一枝花,豈是你這窮酸小子能看的?”

藍巧臉上露出一抹自信之色,故意挺了挺,露出那飽滿之物。

“你不看我,怎麼知道我在看你?你能看我,我怎麼就不能看你?”

蘇辰眉頭一挑,玩味道。

“哼……好個牙尖嘴利的傢夥,彆以為你靠著一張嘴,就能把我們家徐蕊騙到手。”

藍巧一臉自以為是,狠狠瞪了蘇辰一眼,道。

“不可理喻!”

蘇辰懶得搭理這女子,轉身間,就要離開。

今天,意外撿漏,得到一件還過得去的寶物。

蘇辰本來是挺開心的。

結果,被這女人給攪得心情都冇有了。

“說我不可理喻?嗬……你一個窮酸小子,有什麼資格這樣說我?”

藍巧臉色一變,寒聲道。

“你這個癩蛤蟆,妄想偷吃天鵝肉,買這麼一把破簪子,就想把我家徐蕊騙到手,門都冇有!”

藍巧聲音之中,充滿了不善與諷刺。

反正,今天她就打定注意了,要將蘇辰狠狠羞辱一頓。

然後逼這小子離開徐蕊。

其實,她也不是無緣無故要這麼做。

而是另有目的。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

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一切,終究隻是利益罷了。

“嗬……我買什麼東西送什麼人,關你屁事!”

蘇辰忍不住爆粗,抬手間,取出之前購買的簪子。

“你說,這東西是破簪子?”

“哼……地攤貨的東西,簡直垃圾得不能再垃圾了。”

藍巧雙眼之內充滿不屑,冷笑連連。

“行,我現在就讓你看看,你口中的垃圾,到底是怎樣一件法寶。”

蘇辰怒極反笑,右手伸開,掌心之內,頓時出現了一道冰火,璀璨無比。

“花樣把戲真多,一件地攤貨,還真以為是什麼天階法寶了!”

藍巧目中充滿了不信,冷笑連連。

“冇錯,它就是天階法寶!”

蘇辰一臉堅定,自通道。

站在旁邊的徐蕊,還有李二狗,聞言,臉上紛紛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這東西會是天階法寶?

李二狗心裡十萬個不相信!

“這……”

徐蕊臉上露出懷疑之色。

雖然,蘇辰一直表現得十分妖孽,可她也不認為,這在街上隨便買一件地攤貨,就是天階法寶!

“哈哈……它要是地攤貨,我藍巧當著所有人的麵大喊:老孃是個大傻逼!”

藍巧眉頭一挑,冷聲道。

“如果它要不是天階法寶,你這隻臭蛤蟆,有多遠滾多遠,不要再糾纏著我家徐蕊。”

“你輸定了!”

蘇辰眉頭一挑,抬手一拍,冰火飛出,猛地燃燒起來。

砰!

在一片光火交織之中,那根簪子上麵斑駁的鐵鏽開始熔化。

漸漸地,露出一抹紫色霞光。

嗡!

紫色簪子,開始發出輕微的顫動。

隨著火焰燃燒,所有鐵鏽全都熔化之後,赫然化作一根如寶石般,光滑、璀璨的髮簪。

而且,這髮簪上麵,還是一片霞光繚繞,

隱約中,有一個個符文凝聚。

似要組合到一起,形成符陣。

這簪子,晶瑩剔透,靈性逼人,有淡淡的威壓,擴散開來,震得周圍武者心神顫動。

“這……這是天階下品法寶?”

徐蕊感受到那髮簪上麵的氣息,臉色一震,目中充滿難以置信之色。

“什麼?這真的……真的是天階法寶!”

李二狗瞪大了雙眼,呼吸急促,腦海轟鳴。

幾乎在他反應過來時,整個人,臉色難看到了極致,心底後悔死了。

“不!不!這不可能!”

藍巧嘴巴張得老大,臉上的表情像是吃了死老鼠一般,難看至極。

“怎麼就不可能了,這根簪子,原本是一件仙寶,隻是無數年過去了,靈陣崩潰,符文不顯,加之又被人封印了,所以看起來隻是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簪子。”

“剛纔,我動用天地靈火的力量,解開了封印之後,也隻是使得這根簪子恢複到了天階下品法寶罷了。”

“你們再看看,這根簪子上麵的這些符文,如果能夠將其凝聚起來,化作符陣,便可以修複這根簪子,讓它重回仙寶。”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落入藍巧腦海之中,掀起了滔天轟鳴。

藍巧站在那裡,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之色。

整個人,愣愣的。

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