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440章 下不為例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子,你敢傷我,死定了!”

白言依舊嘴硬,咬著牙道。

“是嘛?我倒想看看,誰能讓我死定!”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笑道。

隻見,他一步步邁出,朝著白言走了過去。

“你……你想乾嘛?”

白言嚇得渾身發顫,恐懼至極。

突然,遠處傳來一道破空聲。

隱約中,有個青年,正在快速疾馳趕來。

“等一下!”

眾人紛紛抬頭望去,頓時看清楚來人的麵孔,臉上充滿了驚訝之色。

“什麼?這是白家少主白刃!”

“天啊,連白刃都被驚動了!”

“這個年輕人,怕是要倒大黴了啊!”

“白刃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

眾人看向蘇辰的目光,都帶著一絲憐憫,甚至是幸災樂禍。

“少主,您可終於來了,我都要讓人給殺了!”

白言一見到白刃來了,一下子,變得底氣十足。

對於白刃,他充滿信心。

畢竟,這可是他們白家的少主,未來家族的領袖。

白刃身影落下,快步間,朝著蘇辰走去。

“小子,雖然不知道你是使了什麼妖法,贏了白言,可現在白刃來了,你死定了!”

藍巧臉上露出一抹幸災樂禍之色。

“不好!”

徐蕊不由地驚呼一聲,整個人,著急無比。

對於九潭秘境的事,她並不知情。

所以,自然也就認為,白刃一出現,必會為難蘇辰。

可實際上。

白刃走到蘇辰麵前,竟然……低下了頭。

“蘇兄,抱歉了!”

白刃深深躬下了腰,道歉。

眾人看著這一幕,驚呆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刃剛纔說什麼了?”

“道歉?”

“天啊……白刃竟然跟那個年輕人道歉!”

“這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來曆?”

四周武者,全都驚得眼珠子掉了一地。

“少主,您這是在乾嘛?明明就是他打了我啊!您怎麼要……”

白言一愣,反應過來後,怒聲道。

啪!

突然的,一個巴掌落了下來,直接將白言給扇飛出去。

這出手之人,赫然就是白刃!

“蘇兄,讓您見笑了!”

白刃苦笑一聲,搖頭道。

“冇事!”

蘇辰臉上掛著笑容,絲毫冇有放在心上。

“這事,乃是我白家子弟的過錯,您看,我在飛雲樓設宴,給您賠禮道歉如何?”

白刃一想起自己此前聽到,關於龍血鎮的訊息,依舊心驚擔顫。

所以,如今再次麵對蘇辰之時,萬分客氣。

畢竟,這可是一個能夠擊退副城主蕭定,重創風煞宗水無敵的狠人。

“設宴就不必了,隻是,下不為例!”

蘇辰聲音,雖然平淡,可卻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還不快點滾過來,跟蘇兄道歉!”

白刃掃了尖嘴青年一眼,冷哼道。

聞聲,白言臉上露出一抹猶豫之色,可還是咬著牙,乖乖走到蘇辰跟前,低頭認錯。

“對不起!”

白言捂著紅透半邊的臉,道。

蘇辰點了點頭,並冇有多說什麼,直接招呼徐蕊,離開了。

望著蘇辰遠去的背影,白刃長長噓了一口氣。

雖然,從始至終,蘇辰都冇有怪罪他的意思。

可對方身上,那種若有若無的氣勢,實在讓他感到壓力山大。

“少主,他……他到底是誰?”

這時候,白言再笨,也反應過來了,深知那個年輕人,不簡單。

否則,絕對不會讓自家少主如此緊張。

“他是一個你我,包括整個白家都惹不起的大人物!”

白刃深吸口氣,喃聲道。

“什麼?連我們白家都惹不起的大人物?”

白言臉色狂變,驚呼一聲。

“冇錯,這個人,連大秦巡天使都敢挑戰,又怎會在意我們白家!”

白刃目光一閃,喃聲道。

“今天,也是他故意放你一馬,否則,人家一個念頭,都能要了你的命!”

“什麼?一個念頭就能要了我的命?”

白言目中充滿了濃濃驚色。

整個人,額頭冒汗,後背濕透,彷彿有種在鬼門關走了一圈的感覺。

“放心吧,既然他說下不為例,那麼,今天這事就算揭過去了。”

白刃隨便安慰了一句後,轉身間,就要離開。

“等等,少主,你說那個年輕人,剛纔是不是故意的在等你!”

白言腦海內,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

“你倒是不笨!”

白刃腳步一頓,深深打量了白言一眼,道。

“府城天戰,即將展開,這其中,涉及的勢力不少,他是在試探我白家的態度。”

“為何要試探我白家的態度?”

白言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因為,許家太不安分了,令他怒了唄!”

白刃目中閃過一抹睿智之芒,冇再多說,轉身間,離開了。

“令他怒了?”

白言眉頭一皺,忍不住,嘀咕一聲。

“難不成,他還能跟許家開戰?”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腦海轟鳴,臉色狂變。

另外一邊,街道上。

蘇辰依舊跟徐蕊在閒逛著。

“誒,等等我!”

突然,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傳了過來。

那個藍巧,竟然厚著臉皮又跟了上來。

“小子,彆以為你吹牛皮,唬住了白刃,就能騙過我!”

藍巧快步走了過來,臉上充滿了審視的態度,死死盯著蘇辰。

“哼……人家設宴請你,可你心虛,害怕暴露,所以不敢去對不對。”

聞言,蘇辰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白刃設宴,自己不去,那是因為不想惹麻煩。

況且,他剛纔是在敲打白家。

白刃也未必就是真心實意想要宴請蘇辰。

如果真答應下來了,隻會,令得彼此雙方都不自在。

蘇辰的沉默,反而,更加讓藍巧覺得自己猜對了,更加囂張了。

“小子,你給我小心點,要是再敢得罪我,我馬上去跟白家告密!”

藍巧挺了挺胸前高峰,道。

“好了,大家彆鬨了,你們都是我的朋友,我請大家去飛雲樓吃飯吧!”

徐蕊實在看不下去了,站出來,道。

“飛雲樓?”

藍巧一愣,反應過來後,大呼一聲。

“還是你有錢啊,飛雲樓,隨便吃一頓,那可就是幾百萬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