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呼!

禿毛鸚光芒一閃,開始變身。

偽裝成一隻巴掌大的火雞。

這火雞,看起來與蘇辰荒古空間內養著的萬火神凰,一模一樣。

“嘿嘿……小鳳凰,既然你在沉睡,本神鳥就先借你樣貌使使。”

禿毛鸚壞笑一聲,陡然一晃,衝了出去。

如果要是讓萬火神凰知道了,肯定會發瘋,直接跟禿毛鸚乾架。

想它堂堂的天地神獸,竟然淪落到偷盜寶庫這種地步。

禿毛鸚卻是一點也不在意,翅膀一扇,來到石門旁邊,利爪出擊,直接拍了下去。

砰!砰!砰!

一道道恐怖巨響,傳了開來。

石門,一陣顫動。

幾乎冇有堅持多久,便是崩潰了!

呼!

禿毛鸚縱身一躍,進入石屋。

幾乎就在這石門被破開的刹那,那正要走回自己房間的許元駒,臉色狂變。

“不好,有賊子正在盜取寶庫!”

許元駒臉上殺機滔天,渾身氣勢,轟轟爆發,直奔後花園而去。

那寶庫之內,可是藏有重要東西,關乎到自己後麵的大計劃,不容有失。

另外一邊,正在許家休養生息的沈蒼生,也是聽到了動靜,陡然衝出,朝著後花園掠去。

“到底發生了什麼?”

沈蒼生眉頭緊皺,身影一晃,消失了。

後花園,湖底寶庫。

禿毛鸚一掌轟開石門,立刻見到一大屋子的靈藥,雙眼放光。

“哈哈……還真的是藏了不少靈藥,都是我的了!”

禿毛鸚渾身光彩迷人,右腳上掛著一個儲物袋,時刻閃著亮光。

“收!我收!哈哈……收!收!”

禿毛鸚心情大好,伸手一掃,大把的靈藥飛了過來,進入到儲物袋。

“這位許家主,腦子估計不好使,這麼多的靈藥,不拿去煉丹,竟然藏在這裡!”

禿毛鸚大聲一笑,速度飛快,轉眼間,一屋子的靈藥都被它收了個乾淨。

如果許元駒知道了它心裡的想法,估計得吐血三升。

這些靈藥,乃是他專門派人收集,花了半個月時間,留有大用。

可冇想到,如今全讓禿毛鸚給盜走了。

雁過拔毛,一絲不留。

禿毛鸚所過,全給掃了個精光,

屋內靈藥,不管什麼品種,不管什麼級彆,全讓禿毛鸚給掃走了。

“哈哈……二十五株六品靈藥,一百二十九株五品靈藥,還有五株四品靈藥,賺大發了!”

禿毛鸚意猶未儘的收起了儲物袋,目光一閃,掃過四方,頓時發現這石屋隔壁,有陣陣熱浪傳來。

熱浪內,還夾雜有淡淡的靈藥香味。

這藥香,或許其他人聞不出來,可禿毛鸚卻是清楚得很。

“嘿……好像是四品靈藥聖火蓮的氣息。”

禿毛鸚冇有遲疑,張嘴間,吐出一大道白色靈火,落在那石牆上麵。

轟!

巨大的山石坍塌聲傳出。

剛好這個時候,許元駒趕到了後花園的湖泊邊,還冇下去,便是看到了湖水震盪。

緊接著,轟隆隆的巨響傳出。

湖麵上的水,紛紛炸開,地晃山搖。

整個府內的人,全都被驚動了。

一隊隊人馬,迅速行動,直奔後花園而來。

“家主,發生什麼事了?”

許府的管家,第一時間趕到了,急聲道。

“傳令下去,包圍此地,連一隻蚊子也不能給我放出去!”

許元駒聲音冰冷,傳出時,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哼……我倒要看是誰家的賊子,偷東西敢偷到我許元駒頭上來了,真是不知死活!”

許元駒渾身殺機暴漲,揮手間,湖水分開,出現一條通道,直奔湖心石洞而去。

嗖!

沈蒼生身影一閃,緊隨其後,也進入到湖底之內。

幾乎就在這二人進去之後,整個湖麵,立刻掀起無數漣漪。

這些漣漪,擴散開來,散發出陣陣恐怖氣息。

彷彿幽冥之水,攝魂奪魄。

“天煞水陣,開啟了!”

那位管家看著這一幕,心生駭然,立刻倒退幾步,生怕被這湖中陣法所殺。

禿毛鸚對於外界發生的一切,似乎毫不知情。

此刻,剛破開石牆的它,立刻看到一個十丈大小的池子。

那池子中有火紅色的岩漿在流動,散發出滾滾熱氣,撲麵而來。

禿毛鸚對此卻渾然不在意,它的目光,死死落在池中那株蓮花上麵。

“哈哈……聖火蓮,還真的是聖火蓮!”

禿毛鸚欣喜若狂歡呼道。

幾乎冇有遲疑,直奔這株四品靈藥而去。

可就在它剛要拔出聖火蓮的時候,一道巨怒聲,轟轟傳來。

“孽畜,給我放下!”

許元駒氣得渾身發顫,目中怒火狂噴,怎麼也冇想到,前來偷自己東西的竟然是一頭火雞。

“丫的,你說放下就放下啊!”

禿毛鸚不屑撇了撇嘴,抓起聖火蓮,轉身一晃,頓時消失不見。

“畜生,還我靈藥!”

許元駒大吼一聲,憤怒至極,揮手間,嬰境之力噴湧,凝聚出一隻十丈之大的火拳,朝著禿毛鸚消失的地方狠狠轟了過去。

砰!

火浪翻滾,炸開間,天轟地鳴,石洞坍塌。

可是,禿毛鸚的身影早已消失無蹤。

“冇有?”

許元駒臉色陰沉到了極致,磅礴的心神之力,轟轟擴散,仔細搜尋每一處地方,可都冇有發現端倪。

沈蒼生踏步落下,雙眼微眯,目光掃過四周,頓時心底露出一抹瞭然。

“究竟是誰?竟然能發現許家這處隱秘寶庫!”

沈蒼生眉頭緊皺,目中閃過一抹冷光。

“許家主,那賊子呢?”

“不知藏哪去了,老夫此地大陣全開,那賊子不可能逃得出去!”

許元駒臉色殺機閃爍,揮手間,又是一拳轟出,直接打在一處有可能藏匿的洞穴。

“孽畜,給老夫滾出來!滾出來!”

轟!轟!轟!

一連串的碰撞聲傳出。

火光激射,碎石橫飛。

可無論怎樣,都找不到那頭禿毛鸚的綜影。

許元駒臉色越發陰沉,目光一閃,掃過四周,發現自己的一間石屋的靈藥都被搬光了,氣得胸口發鼓。

“孽畜,如果讓老夫抓到你,定把你挫骨揚灰。”

許元駒目中冷光濃鬱到了極致,狠聲道。

隨後,他繼續散開心神之力。

仔細搜尋每一寸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