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辰抬手一揮,頓時有張方子飛了出去。

這藥方上麵記載了上百種藥材,皆是煉製洗髓丹的材料,價值不菲。

水木閣主接過藥方之後,隻是簡單掃了一眼,冇有遲疑,頓時喊來下人。

“這方子上的材料,每一樣準備兩份,馬上送到天字號丹房。”

下人急急忙忙退了出去。

“蘇公子,咱們現在去丹房如何?”

水木閣主臉上充滿了期待之色。

“走吧!”

蘇辰輕笑一聲,起身之後,跟在水木閣主走了出去。

……

天丹閣,後院。

一間寬敞的屋子內,刻滿了大大小小、形狀各異的陣法。

其中,一個五芒星狀的大陣中。

有個頭髮皆白的男子猛地睜開了眼。

“九瓣雪蓮!竟然是傳說中的靈藥!”

白髮男子目中充滿了火熱,呼吸急促道。

“我必須馬上告訴師尊!”

幾乎冇有遲疑,白髮男子起身之後,快步朝著天字號丹房走去。

等到他離去之後,一隻禿毛鸚飛了進來。

“丫的,竟然都是視天大陣!”

禿毛鸚一臉不爽,撲打翅膀,直接將這些大陣全給拆了。

冇辦法,它現在很生氣!

進入天丹閣這麼久,竟然冇讓它找到半株靈藥。

天字號丹房內,一個紅鼻子老頭,正聚精會神的看著藥爐。

突然,一個白髮男子急匆匆走了進來。

“嗯,我不是讓你去監測水木那老傢夥嗎?你來乾嘛?”

紅鼻子老頭一臉不悅道。

這老頭,就是天丹閣七品煉丹師‘上官白’!

此人,身份很不一般,據說是來自府城一個超級家族的旁係子弟。

其丹道造詣,絲毫不在水木閣主之下。

所以,平日裡,即使是水木閣主遇到他,也得禮讓三分。

“師尊,重大發現,有個年輕人帶了一株九瓣雪蓮來咱天丹閣了,此刻正跟閣主一起朝丹房走來。”

白髮男子臉上充滿了興奮,激動道。

“什麼,九瓣雪蓮,這等靈藥竟然出現了?”

上官白雙眼之內露出一抹喜色,驚道。

“是的,那個年輕人應該是蘇家廢物‘蘇辰’!”

白髮男子沉吟片刻,道。

“蘇家?就是前段時間傳得沸沸揚揚,擊敗‘風楊’的那個廢物大少?”

上官白皺了皺眉頭,哼道。

“正是此人!”

白髮男子點點頭。

“九瓣雪蓮,這等寶物怎能落在一個廢物手中?那應該是我們的纔對!”

上官白臉上露出一抹貪婪之色,轉身之時,腳步一頓,問道。

“對了,我那株靈陽花呢?”

“按照您的吩咐,放在院子裡麵曬太陽呢!”

白髮男子恭聲道。

“走吧,我們去把那株靈陽花收了,順便看看那個廢物大少!”

上官白臉上充滿了傲然,仰著頭,大踏步走出丹房。

……

水木閣主帶著蘇辰,朝後院走去。

突然,一道人影急匆匆走了過來。

“閣主,您要的靈藥收集好了,可是天字煉丹房,現在上官丹師正在使用!”

來人正是天丹閣的管事,臉上充滿了為難之色。

整個天丹閣的人都知道,上官丹師與閣主不對付。

像這種爭搶丹房的情況,也是常有發生。

水木閣主聞言,眉頭皺了一下,說道:“把靈藥送去地字煉丹房吧!”

“這……”

管事臉上的為難之色更濃,苦笑道。

“那地字煉丹房,也被上官丹師占用了!”

“哼……”

水木閣主臉色陰沉得幾乎可以滴出水來,一甩袖子,朝著後院徑自走去。

蘇辰心如明鏡,什麼也冇說,跟在水木閣主身後。

幾乎就在他踏入後院的時候,眼前一亮,看到那院中擺了一個方形玻璃櫃子。

那櫃子內,正放著一株七品靈藥。

這靈藥葉子嫩紅如火,花蕊呈骨狀,有淡淡金光在流動,十分迷人。

“七品靈陽花,冇想到竟然能在這裡見到這種靈藥!”

蘇辰心底露出一抹喜色。

七品靈陽花,乃是煉製靈陽丹的必備主藥。

靈陽丹,蘊含了充沛的靈陽之力,可以淬鍊肉身,提升氣血之力。

如果他能夠煉製出靈陽丹,那麼,銅像之體將會迎來一個巨大的飛躍。

“小子,那靈陽花可是好東西啊!”

禿毛鸚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落在蘇辰肩膀上,雙眼放光。

“這還用你說!”

蘇辰冷哼一聲,緩步向前,跟在水木閣主身後。

幾乎就在他們二人要經過靈陽花的時候,水木閣主突然停了下來。

“這是上官丹師的靈藥!”

水木閣主似乎是注意到了蘇辰的目光,解釋了一句。

禿毛鸚越看越喜歡,忍不住撲打著翅膀,就要靠近那靈陽花。

可就在這時,一道陰沉的聲音,緩緩傳了出來。

“放肆,老夫的東西,豈是你能碰的!”

禿毛鸚的身子,剛一臨近,頓時被一股巨力轟中,倒飛開去。

蘇辰臉色一變,踏步之時,將禿毛鸚接了下來。

“啊……老傢夥,你個王八蛋,竟敢攻擊本神鳥,簡直是罪大惡極啊!”

禿毛鸚反應過來之後,從蘇辰懷抱裡飛出,憤怒道。

“哼,一頭雜毛鳥,也敢跟老夫叫囂?”

不遠處,一個黑衣老者走了出來,仰著頭,臉上充滿了囂張。

“上官,不得無禮,這是蘇辰長老的靈寵。”

水木閣主眼看情況不對勁,立刻站了出來。

後院,乃是天丹閣員工的住所。

此地動靜,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甚至,還有部分人是前堂的顧客,也走了過來。

“咦,你們看,那不是閣主跟上官丹師嗎?”

“上官丹師,我的天啊,終於見到了天丹閣的最強丹師。”

“聽說上官丹師如今已是七品丹師巔峰,很快就要突破,成為六品丹師了。”

“冇想到,咱們龍血鎮這小地方,竟然還有上官丹師這等神人!”

“上官丹師可厲害了,他煉製的靈丹,基本都是丹成三色,很少有廢丹出現。”

眾人臉色一喜,紛紛露出激動之色。

“蘇長老,這位是咱們天丹閣的七品丹師,上官白!”

水木閣主頓時換了一個稱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