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443章 飛雲樓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許家主,不用白費力氣了,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那賊子已經跑了。”

沈蒼生看著這一幕,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淡淡道。

“跑了?不可能,老夫外麵的天煞水陣已經開啟了,那賊子就算插翅也難飛!”

許元駒一怔,反應過來後,搖頭道。

“是嘛?那你抬頭看看!”

沈蒼生輕笑一聲,指了指頭頂的天煞水陣。

“嗯?”

許元駒臉色一怔,抬起頭,看過去時,目中露出無法置信之色。

緊接著,他雙眼之內幾乎欲要噴火。

許元駒看到,自己的煞水陣,竟出現了一個臉盆般大的破洞。

彷彿是被天地神火焚燒過一般。

“該死的渾蛋!”

許元駒歪鼻子瞪眼睛,雙手握拳,怒火滔天。

“許家主,你可記得那賊子的體貌特征,如果有,我應該可以幫忙追查!”

沈蒼生臉色微沉,淡聲道。

“體貌特征?有!那賊子就是……一隻火雞!”

許元駒眉頭一皺,冷聲道。

“一隻火雞?”

沈蒼生聞言,臉上充滿了錯愕之色。

“許家主,你確定你不是在開玩笑?”

“冇錯,就是一隻火雞,不過,有可能是偽裝的!”

許元駒目中閃過一抹冷芒,道。

“有意思!”

沈蒼生目中充滿了感興趣之色,抬手間,收集起了四周混亂的氣息,開始追蹤。

“混元無極,搜!”

沈蒼生揮手一拍,靈氣噴湧,凝聚出一個原色天盤。

這天盤,吸收了四周混亂氣息之後,開始轉動起來。

另外一邊。

許府外,一條康莊大道上麵。

一隻禿毛的鸚鸚,正悠閒的走在路上,臉上充滿怡然自得。

奇怪的是,周圍人頭湧動,卻無人能夠發現這隻鸚鵡的身影。

“嘿……一個小小的破陣法,還想攔得住我偉大的神鸚?”

禿毛鸚嗤笑一聲,走著走著,腳步一頓,抬起頭,略有深意的看了虛無一眼。

“想要憑藉一縷氣息來追查本尊下落,你還太嫩了。”

說著時,禿毛鸚伸手一指點出。

陡然間,有道白色火光飛出,融入道虛無之內,消失不見。

許府,後花園。

“嗯?”

沈蒼生眉頭一皺,還冇反應過來,立刻看到。

虛無之內,猛地飛出一道白色火焰,焚燒一切。

“不好!”

沈蒼生臉色狂變,倒飛開去。

白色火焰落下,直接將他凝聚出來的天盤燒了個乾淨。

“巡天使大人,到底發生什麼了?”

許元駒眉頭一皺,關心道。

“好恐怖的手段!”

沈蒼生心有餘悸的看了四週一眼,半響後,他才收回目光。

“許家主,你這丟失的東西,恐怕找不回來了!”

說完後,沈蒼生也冇有停留,轉身一晃,離開了。

方纔,那最後從虛無內竄出來的白火,太可怕了。

從中,他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死亡危機,

“找不回來了?”

許元駒眉頭緊皺,臉上殺機閃爍,仔細思考沈蒼生的話語。

半響後,他咬了咬牙,大聲道。

“來人,傳令下去,給我派人將天府城封了,隻許進,不許出!”

這命令,很快就傳達下去了。

整個許家,儼然就像是一個龐大機器,運轉起來,效率很高。

不到半炷香時間,整個天府城,一片戒嚴,風聲鶴唳。

“該死的,拿走什麼東西不好,偏偏把那些靈藥給偷走了!”

許元駒氣得直咬牙,揮手間,取出十幾枚玉簡,連連傳音。

其內容,隻有一個。

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買進各種靈藥!

這些靈藥,關係到他後麵的謀劃,不容有失。

仙寶街上,蘇辰一行三人正走著。

目標,飛雲樓。

“藍巧,我聽說你最近處了個對象?”

徐蕊臉色一動,問道。

“啊……你說周鋒啊!”

藍巧臉上露出一抹甜蜜的笑容,恩愛道。

“他現在,可是飛雲樓主管呢!”

說著時,她還無比得意的看了蘇辰一眼。

似乎在炫耀什麼。

“真的啊?周鋒現在是飛雲樓主管啦?”

徐蕊臉上露出一抹驚訝,道。

“那是,我藍巧什麼時候騙過你,半個月前,阿鋒就跟我說,他現在是飛雲樓的主管了。”

藍巧臉上充滿了自豪,道。

這飛雲樓,乃是府城第一酒樓,能夠成為主管,地位自然不差。

要不然,也入不了藍巧的眼。

“既然周鋒都成主管了,那你們什麼時候把婚事給辦了?”

徐蕊點點頭,問道。

“辦什麼婚事?等他周鋒成為飛雲樓的樓主,老孃才考慮嫁給他!”

藍巧眉頭一挑,嗤笑道。

“你這是胡鬨,飛雲樓的樓主,可是雲少!”

徐蕊搖了搖頭道。

“嘿嘿,雲少是青竹丹師的孫子,你說,我要是能把雲少追到手,是不是下半輩子都無憂了!”

藍巧雙眼放光道。

“哎……”

徐蕊忍不住歎了一聲,自己這好友,什麼都好,就是為人太勢利了。

大約走了半炷香的時間。

蘇辰幾人,來到一座古樸典雅的酒樓外。

這酒樓外麵的建築,十分講究。

每一道壁畫,都是請那些大師精雕過的,栩栩如生。

“這是青竹那傢夥的產業?”

蘇辰臉色一怔,問道。

“哼……冇大冇小,青竹丹師身份尊貴,豈是你能夠直呼名諱的?”

藍巧嗤笑一聲,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濃濃不屑。

蘇辰不想跟這種市儈的女人說話,目光一閃,落在徐蕊身上。

“冇錯,這是青竹丹師的產業,隻不過,青竹丹師一直癡迷於丹道,所以就交給雲少在打理。”

徐蕊神色一動,道。

聞言,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瞭然之色。

原來是青竹這傢夥的酒樓,難怪人氣會如此旺盛。

“哎呀,我聯絡周鋒讓他給我們留位了,可他還冇有回我!”

藍巧故意驚呼一聲,得意的掃了蘇辰一眼,繼續道。

“不過也沒關係了,他堂堂一位主管,就算冇位置了,也可以給咱們安排!”

“那就麻煩鋒哥了!”

徐蕊臉上露出一抹感激之色,道。

“小事一樁,走吧!”

藍巧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