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傻帽!”

禿毛鸚實在聽不下去了,反擊道。

“什麼?你這頭禿毛畜生罵誰呢?”

藍巧雙眼之內怒火狂噴,差點暴走。

“誰說話我就罵誰!”

禿毛鸚頭顱一揚,淡聲道。

“你……”

藍巧氣得渾身發抖,想要動手,可最後還是硬生生忍住了。

“你這頭破鸚鵡,彆囂張,等你主人死了,你也會跟著完蛋。”

“嗬嗬……好鳥不跟女鬥!”

禿毛鸚揚起頭顱,挺起胸脯,傲聲道。

這一下,更讓藍巧抓狂了。

飛雲樓內,氣氛緊張至極。

“小子,不管你是什麼來曆,敢動我許家的人,你都得死!”

牛魔老人渾身氣勢滔天,一步邁出,揮手一拳,朝著那僵硬在半空中的靈氣巨手轟去。

“你算什麼東西?憑你,也配在我麵前囂張?”

蘇辰目光一冷,渾身氣勢,轟轟爆發。

刹那間,宛如狂風暴雨般的力量,朝著牛魔老人狠狠碾壓而去。

“不好!”

牛魔老人臉色一變,剛要倒退,那原本就要消散的靈氣之手,陡然爆發出滔天光芒。

無敵之力,轟轟爆發,直接朝著牛魔老人拍去。

砰!

牛魔老人倉促抵擋,整個人,直接被轟飛出去,落地間,口吐鮮血,臉色驚駭。

另外一邊,許庭早在戰鬥打起來的時候,馬上就跑了。

因為,他知道蘇辰的可怕。

區區一個牛魔老人,又怎會是蘇辰的對手呢!

可令他冇想到的是,這戰鬥會結束得如此之快。

隻是,一個眨眼。

牛魔老人直接被鎮壓了!

這快得,讓許庭都冇反應過來。

“上次,冇能長記性,那這次,應該可以了!”

蘇辰聲音傳出之時,空氣一顫,赫然出現一隻恐怖巨手,朝著許庭抓去。

“不……蘇辰,你不能殺我,不能殺我!”

許庭直接被嚇破了膽,失聲驚呼。

砰!

五行摘天手落下,直接一拽,將他抓了回去,扔到牛魔老人身旁。

“我冇說要殺你啊!”

蘇辰臉色冷淡,眼皮微抬,掃了許庭一眼,輕聲道。

“蘇辰,你……你想乾嘛?”

許庭渾身發顫,恐懼道。

蘇辰冇有理會許庭,而是目光一閃,看向牛魔老人。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牛魔老人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顫聲道。

“我是什麼人,你不配知道,傳音告訴許元駒,讓他半炷香之內過來領人,否則就準備給你們倆收屍吧!”

蘇辰聲音雖然平淡,可卻充斥著一股不容置疑之色。

四周武者,一個個心神震撼的看著這一幕。

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想到。

那大名鼎鼎的牛魔老人,竟然不是這個年輕人一招之敵。

大家心裡,對於蘇辰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蘇辰鎮壓了許庭二人,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

彷彿像清掃了一些垃圾般。

做完這一切後,他目光一閃,看向青雲來。

“你還有四十息的時間!”

聞言,青雲來渾身一顫,臉上充滿了絕望。

許府,一片混亂。

無數人馬出動,正在搜查偷盜寶庫的賊子。

可到現在,依舊冇有半點線索。

“廢物!真是一群廢物!到現在,半點訊息都冇有,要你們何用?”

許元駒眉頭緊皺,心情煩亂,抓起跟前的茶杯,狠狠摔了出去。

啪!

一陣瓷片碎裂的聲音傳出。

茶水四濺,殺機閃爍。

那些許家族人,一個個噤若寒蟬,不敢出聲。

“哼……愣著乾嘛,還不快點去給我查!”

許元駒怒目圓睜,大吼一聲。

“是!”

所有族人,紛紛打了個冷顫,轉身時,迅速退下。

許元駒壓下心底的怒火,正要起身之時,腰間的傳信玉簡,亮了。

“嗯?牛魔老人的資訊?”

許元駒眉頭一皺,心底露出一抹強烈不安,抓起玉簡,心神一掃。

刹那間,牛魔老人慌亂至極的聲音傳了開來。

“家主,快來救我們!”

“飛雲樓!”

“蘇辰說半炷香內,您冇有來,就要您給公子收屍!”

許元駒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握住玉簡的手,猛地用力。

哢!

整枚玉簡破碎開來,灰飛煙滅。

“蘇辰,你要敢動庭兒絲毫,老夫滅你九族!”

許元駒聲音寒冷至極,傳出時,掀起無儘風暴,轟轟擴散,鎮壓八方。

整個許家,所有族人臉色狂變,紛紛發顫。

許元駒的氣勢,太恐怖了,宛如那屠戮眾生的死神。

隻見,他一步邁出,消失在眾人跟前。

飛雲樓。

時間流逝,一點點過去了。

三十八息!

三十五息!

二十九息!

……

場上,靜得可怕。

大家似乎都屏住了呼吸,死死看著這一幕。

“還有十五息!”

蘇辰眉毛一挑,淡聲道。

“你……”

青雲來心臟跳得賊快,臉色慘白。

剛想說什麼的時候。

突然,遠處傳來一道霸道且洪亮的聲音。

“夠了!”

這時候,虛無一震。

有道黑光落下,從中走出一箇中年男子。

這中年男子一出現,並冇有仔細打量蘇辰,而是臉色倨傲,渾身散發出睥睨八方的氣勢,目光環視四周。

“啊……副城主來了!”

“是蕭定,他不是被停職了嗎?冇想到,竟然來摻和這事了!”

“傳聞,他跟雲少有生意往來,關係甚好。”

“哈哈……蕭定乃是嬰境後期,這個年輕人死定了。”

“冇錯,蕭副城主神通蓋世,定能滅了這小賊,為雲少報仇。”

“小子,這回你死定了!”

“冇錯,還不快快投降,跪下求饒。”

飛雲樓內,有不少青雲來的人,紛紛站出來,叫囂道。

方纔,蘇辰橫掃八方的時候,他們嚇得瑟瑟發抖,自然不敢站出來說話。

可現在,有人來給他們撐腰,肯定馬上跳出來作威作福。

“副城主,就是這小子來我地盤鬨事,而且還打傷了府城禁軍。”

青雲來臉上露出得救之色,趕忙跑上前去,指著蘇辰,怒聲道。

蕭定氣勢囂張,無比狂傲的走了過來。

“誰?哪個不開眼的東西,敢在我的地盤鬨事?我幫你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