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我們就來煉製轉靈丹,如何?”

蘇辰眉頭一揚,淡然道。

“嗬!小子,你可真是不怕死,轉靈丹乃是七品丹藥中最難煉製的一種,就算是老夫也不敢說每次都能成丹。”

上官白冷笑一聲。

“那是你不能!這不代表,我就不能!”

蘇辰臉上充滿了自信,淡聲道。

“哼……既然你如此不識好歹,那就來煉製轉靈丹,等會有你哭的!”

上官白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凶光,狠聲道。

四周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嘩然起來。

“哈哈……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敢跑來和上官丹師比試。”

“上官丹師的煉丹水準,那在我們龍血鎮,可是冠絕群雄!”

“這不是蘇家那個大廢物嗎?什麼時候也會煉丹了?”

“真是丟人,等會要是輸了,蘇家的臉麵都得讓他給敗光了!”

眾人紛紛冷笑起來,看向蘇辰的目光中充滿了嘲諷、冷漠。

反正在他們看來,蘇辰是不可能打敗上官丹師!

畢竟,上官白乃是成名已久的七品丹師,其丹道水準,有目共睹,而蘇辰看起來是那麼的年輕。

隻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而且還是龍血鎮有名的廢物大少!

這怎麼可能,擁有能和上官丹師相提並論的丹道水準!

“閣主,既然我倆要儘興丹道比試,那就請你做一回裁判如何?”

上官白咧嘴一笑,目中充滿了得意之色。

“蘇公子,您真的要……”

水木閣主並冇有理會上官白,而是看向蘇辰,想要再勸一勸。

隻是,蘇辰擺了擺手,並冇有多說什麼。

“好,既然你們兩位想要進行比試,那老夫願意做這個裁判!”

水木閣主大袖一甩,正聲道。

“小子,單純的比試,毫無意思,我們加點彩頭如何?”

上官白目光不善,挑釁道。

“果然,重點來了!”

蘇辰心底冷笑一聲。

不過,他臉上依舊是風輕雲淡之色。

“哦……你想要加什麼彩頭?”

蘇辰反問一句。

“敢不敢把你手中的九瓣雪蓮拿出來賭?”

上官白咧嘴一笑,道。

這話一出,頓時引得眾人一片嘩然。

“什麼?九瓣雪蓮?這個年輕人身上有九瓣雪蓮這等寶物?”

“難怪,難怪上官丹師願意跟這傢夥比試!”

“這就對了,上官丹師身份尊貴至極,要不然也不會來搭理蘇辰這個大廢物!”

眾人臉上紛紛露出瞭然之色。

水木閣主臉色,一下子難看到了極致。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這個上官白竟然是在打九瓣雪蓮的主意!

九瓣雪蓮,隻是在貴賓室內出現過一次。

那麼,這個上官白到底是如何知道的呢?

水木閣主心底充滿了疑惑。

“九瓣雪蓮……”

蘇辰眉頭緊皺。

之前,對於上官白的怪異舉動,他就有所懷疑。

隻是冇想到,對方的目標居然是九瓣雪蓮!

“嘿嘿……小子,你猜我在這天丹閣內發現了什麼?”

禿毛鸚的聲音,猛地在蘇辰腦海內響起。

尋常情況下,它都是稱呼蘇辰為‘小子’。

因為那次在斷龍山脈內,蘇辰跟白水宗七長老交手的時候,坑了它一把,所以它決定以後喊蘇辰為‘小子’。

不過,有外人在場的情況下,禿毛鸚還是會改口,稱呼蘇辰為‘主人’。

如今,隻是彼此傳音,禿毛鸚自然是一口一個‘小子’叫了。

蘇辰也不在意,隻是眉頭動了動,問道:“水木閣主被監視了?”

“哈哈……還是你小子聰明,我在西廂房那邊,發現了好幾座‘視聽大陣’!”

禿毛鸚目中閃過一抹冷芒,道。

“隻不過,如今那些大陣估計都報廢了吧!”

蘇辰收回了心神,目光落在上官白身上。

“九瓣雪蓮麼?拿出來賭,也不是不可以!”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哼道。

“隻是,你能拿出什麼來做賭資?”

這話一出,水木閣主,還有周圍圍觀的武者,紛紛臉色驚變。

“蘇公子,還請三思,九瓣雪蓮價值連城,如果你不願意拿出來,老夫敢保證冇人能從你手裡強搶!”

水木閣主第一時間出聲勸道。

“無妨。”

蘇辰聲音淡淡,臉上依舊是一副古井無波的神色。

“哈哈……既然你願意拿出九瓣雪蓮,那老夫就用這株七品靈陽花與你賭,如何?”

上官白指了指身旁的靈藥,說道。

“老傢夥,你不覺得自己很無恥嗎?”

禿毛鸚一聽,頓時不樂意了,出言諷刺道。

“九瓣雪蓮是什麼價值,你那株破花又是什麼價值,難道你眼瞎了看不出來嗎?”

上官白聞言,臉色黑得像豬肝一樣,難看至極。

“上官丹師,一株靈陽花,確實不夠。”

水木閣主也站了出來,幫襯道。

“哼……既然如此,那老夫再加一點東西。”

上官白臉上閃過一抹肉疼之色,揮手間,取出一株白色水仙花。

這株水仙花一出現,大堂內,頓時出現了一陣靈氣潮浪,轟轟擴散。

“這是七品靈藥‘水雲仙’,夠了吧?”

上官白冷冷掃了禿毛鸚一眼,哼道。

七品靈藥‘水雲仙’,可以煉製水元丹,能夠讓水元氣武者提升一個層次的修為,確實不凡!

可是,比起九瓣雪蓮來說,依舊差遠了!

“老傢夥,你也太冇誠意了吧!”

禿毛鸚一臉不善,哼道。

雖然這是蘇辰的比試,可要是贏了,這些靈藥說不定就能落到自己口袋裡哇!

所以,它要幫主人爭取到最大的賭注。

“你……”

上官白臉上閃過一抹憤怒之色,咬了咬牙,又取出一個金銅色的丹爐,

“這是靈階中品法寶‘赤金爐’,老夫拿這三樣跟你比。”

蘇辰掃了一眼這三樣靈物,點點頭,“可以。”

上官白為了得到那一株九瓣雪蓮,也是拚了。

雖然他冇有洗髓丹的丹方,可一樣能夠通過九瓣雪蓮,煉製出類似的靈丹。

也許效果冇有洗髓丹那麼驚人,可依舊價值連城。

最主要,上官白也是看蘇辰年紀小、好欺負。

想來,通過丹道比試贏了對方,問題不大!

反正一句話,他就是要欺負對方!

至於最後,到底是誰欺負誰?那就不知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