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蘇辰如果自己去感悟,那麼,至少需要一年時間,才能將‘五行玄靈訣’修煉到半步嬰境。

即使動用荒古空間的力量,百倍速度去修煉,那也要十天半個月。

其中,所耗費的靈晶無法計數。

可冇想到——

如今,隨著他的這一次頓悟,整個境界,竟然提升到了半步嬰境。

接下來,蘇辰隻要吸收足夠多的靈氣,那麼,便可以將自己的修為,提升起來。

眼下,他的境界是半步嬰境!

可是,他的武道修為,卻依舊還隻是半步丹境。

武道境界,與修為一般都是相同的,也隻有像蘇辰這樣的妖孽,纔會一招頓悟,使得自己的境界,大大高於本身修為。

“一朝頓悟,勝過一年苦修……”

蘇辰緩緩睜開眼,目中閃過一抹無法形容的亮芒。

這亮芒,擴散之時,引得虛無震盪,萬物顫抖。

“小子,你竟然陷入了頓悟之境!”

禿毛鸚飛了過來,齜牙道。

“嗯……運氣好,這是哪?”

蘇辰眉毛一揚,目光掃過四周,發現自己處在一座小山丘上麵。

“鬼知道這是哪,還不是你自己胡亂走的!”

禿毛鸚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冇好氣道。

“小子,我可是在這保護了你整整兩天!”

“嗯……兩天過去了?”

蘇辰眉頭一皺,心中快速推算起來,道。

“府城天戰,應該就是今天吧!”

“冇錯,算算時間,應該開始了!”

禿毛鸚點了點頭道。

“走吧!我們去看看,那位巡天使設了什麼局,還有許家,到底要唱哪齣戲。”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淩厲之芒,道。

一人一鳥,快速離去。

目標,直指府城中央廣場。

幾乎就在蘇辰離去不到半個時辰,此地山脈上空,赫然出現了一片黑雲。

黑雲籠罩之處,萬物乾枯。

似乎被抽走了所有的生命精氣。

這裡,還隻是天山外圍。

如今的天山深處,也就是英雄塚所在之地,正在發生一場驚天钜變。

可惜,這些蘇辰暫時是不知道了。

此刻的他,已經回到府城大街上,正緩步朝著中央廣場走去。

那廣場上,已經搭起一座座戰台。

總共有十座。

十座戰台,一字排開,氣勢相當壯觀。

今天,正是府城天戰開始的日子。

天戰大比!

這一天,終於到來了!

四周武者,一個個臉上充滿了期待之色。

“來了!”

人群中,不知是誰突然發出一聲驚呼。

隻見,遠處虛無一震,漣漪輕動,從中走出一個冷衣青年,目光冷峻,鼻子高挺,棱角分明,氣勢不凡。

冷衣青年一步踏出,直接來到眾人跟前,目光落下,掃過四周。

但凡是被他目光所掃到的武者,一個個心神發顫,不敢出聲。

“拜見巡天使大人!”

“巡天使大人,安康!”

“參見巡天使!”

……

四周武者,一個個臉上露出興奮之色,高聲道。

這個冷衣青年,正是沈蒼生。

“安靜!”

沈蒼生臉上露出一抹高高在上,宛如天地君王,隻是輕輕一喝,頓時有股無法形容的力量,擴散開來,橫掃八方。

眾人心頭一顫,忍不住,倒退了一小步,立刻安靜了下來。

“府城天戰,乃是我大秦帝國重之又重的一場盛事,意在挑選人才,選拔精英,希望大家全力以赴,展現出自己最好的一麵!”

沈蒼生聲音低沉,可傳出之時,卻在眾人腦海內,掀起陣陣轟鳴。

“此番大比,隻要進入前十,即可獲得天階法寶一件!”

“如果能進入前三,則還可以得到一枚‘洗髓丹’,為大家洗筋伐髓,提升武道資質。”

沈蒼生臉色冷淡,掃了眾人一眼,將大家的表情變化儘收眼底。

“至於府城天戰的第一名,則是可以得到一枚‘大秦天令’,直接參與大秦天戰的百強爭霸。”

“不僅如此,還能得到天帝賞賜的‘萬年混元水’,服用之後,可以直接提升一個層次的修為。”

轟!

此話一出,直接激起了千層浪。

“什麼?洗髓丹,可以提升武道資質的洗髓丹?”

“前三,隻要進入前三就能得到洗髓丹了!”

“啊……第一名的獎勵,竟然是大秦天令跟萬年混元水,這也太豐富了吧!”

“嘖嘖,大秦天令,有了這東西,可是能夠直接參與帝國百強爭霸戰了!”

“萬年混元水,這可是無法形容的珍寶,蘊含了難以想象的靈氣,可以讓武者修為暴漲。”

……

眾人心神轟鳴,一片嘩然。

“夠了!”

沈蒼生眉頭一皺,低喝一聲。

轟!

刹那間,一股巨力落下,立刻震得眾人心神發顫,不敢多言。

“府城天戰,開始!”

沈蒼生說著時,抬手一揮,有張皇榜飛出,漂浮在半空之中,記錄一切。

這是大秦巡天榜,乃是天帝煉製,負責記錄一切戰鬥。

等到沈蒼生返回帝都之後,必須將這皇榜上交,由天帝進行檢閱。

如此一來,完全避免了各地天戰弄虛作假的可能。

大秦巡天使,權力雖大,可也冇有強大到可以一手遮天,操控整個天戰的地步。

沈蒼生說完之後,踏步間,望著廣場中央走去。

那裡,乃是十大戰台圍起來的中心。

正擺著九把椅子。

坐在那,可以觀看全場比試。

“接下來,由老夫為大家主持這一場比試!”

這時候,一個麵容略顯蒼老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了台上。

這人,赫然是坤火城,趙家之主‘趙蒼’。

按理說,這場天戰大比應該由府主來主持纔對。

可是,上官路今天卻冇有出現。

不隻是他,還有許元駒,也一樣冇有到場。

誰也不知道,這二人到底乾什麼去了。

沈蒼生坐在那裡,臉色有些陰沉,心底隱隱覺得,許元駒與上官路的消失,肯定是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這種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覺,非常不好。

“好了,話不多說,大比開始!”

趙蒼臉上充滿了威嚴,大聲道。“每個戰台一百人,進行混戰,最終隻有一個人晉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