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望著那迎麵而來的攻擊,蘇辰冇有任何慌張之色。

隻見,他一步邁出,渾身光芒爆發。

王象之力,噴湧而出,掀起了驚天轟鳴。

“滾!”

蘇辰嘴巴微動,低喝一聲,話語傳出之時,山河巨震。

無數轟鳴之聲,爆發開來,宛如化作一道道波紋,直接崩潰了那迎麵而來的一掌。

“這……這怎麼可能?”

許元駒臉上露出一抹駭然之色,冇有遲疑,踏步向前,接連打出了三掌。

轟!轟!轟!

大陰之力,席捲八方,形成驚天動地的三掌,朝著蘇辰狠狠拍去。

“五行神拳!”

蘇辰大喝一聲,體內氣血爆發。

整個人,猶如一尊洪荒凶獸,力量恐怖至極。

一拳打出,山河顫抖。

五行丹元,噴湧而出,化作一隻千丈大的拳頭,朝著許元駒狠狠轟去。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轟鳴聲傳了出來。

那來臨的大陰三掌,嗡鳴一震,爆發出無儘之力,朝著五行神拳發起了衝擊。

砰!砰!砰!

虛無深處,接連傳出三道碰撞巨響。

那來臨的大陰神掌,齊齊崩潰了。

轟!

蘇辰的五行神拳一震,也破碎了。

一股無法形容的碰撞風暴,傳了開來,毀滅所有。

天轟地鳴!

許元駒整個人被擊飛了出去,麵色漲紅,體內氣血翻滾。

而蘇辰,隻是倒退了三步,臉色如常。

“什麼?蘇辰……他……擊退了許元駒?”

上官路睜大了雙眼,目中充滿不可思議之色。

“不!這小子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許元駒心神發顫,腦海轟鳴,死死盯著蘇辰,如同一頭惡狼。

方纔,自己爆發出的一擊,已經蘊含了他三成的力量,堪比陰玄初期的攻擊,可卻被蘇辰輕鬆接下,這讓他如何不震驚?

“小子,不管你動用了什麼秘法,使了什麼詭術,今天,你都要死!”

許元駒目中冷芒閃動,踏步間,陰玄之力,轟轟爆發,鎮壓一切。

“廢話真多!”

蘇辰不屑一笑,渾身氣勢,席捲開來,絲毫不弱於對方半點。

“小畜生,你敢輕視我?給我死吧!”

許元駒怒吼一聲,揮手間,八方轟鳴,無儘死氣,彙聚而來,形成一片陰死之海。

轟轟落下。

這陰死之海,力量可怕無比,爆發之時,震得上官路臉色蒼白,忍不住咳血。

轟!

一道道巨響傳出。

八方轟鳴,虛無震盪。

“滾!”

蘇辰大喝一聲,周身之間,神光湧動,氣血之力,直衝雲霄。

轟!

隻見,他一步踏出,如同不敗戰神一般,直奔那來臨的陰死之海而去。

“神戰一拳,給我碎!”

蘇辰低吼一聲,拳光湧動,落下時,掀起無儘風暴,毀天滅地。

砰!

無數草木山石,儘皆化為齏粉。

蘇辰這一拳,神威浩瀚,直接砸碎了陰死之海,轟轟向前,直奔許元駒而去。

“不好!”

許元駒臉色猛變,倉促抵擋,硬生生承受了蘇辰的這一拳,體內氣血翻滾,臉色發白。

整個人,直接被轟飛出去。

砰!

許元駒倒退了千餘步,穩住身子後,無比驚駭的看向蘇辰。

“該死的,這小畜生明明隻是丹境,可為何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許元駒雙眼一縮,心神凝重,再也不敢小瞧蘇辰絲毫。

遠處,上官路看著這一幕,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之色。

在還冇有動手之前,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蘇辰所爆發出來的力量,竟如此恐怖。

絲毫不在許元駒之下。

“陰玄境,也不過如此!”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冷芒,哼道。

“哼……陰玄境的強大,不是你這小螻蟻能明白的。”

許元駒冷笑一聲,目光冰冷,臉上充滿了淩厲殺機。

隻見,他抬手一揮,頓時有口黑色棺木飛了出來,散發出陰森詭異的氣息。

“什麼?這是陰魔之棺!”

上官路遠遠看著這一幕,忍不住駭然驚呼道。

此刻,許元駒喚出的這口棺木,名頭實在太大了。

那是千年前,令人聞風喪膽的‘陰魔老人’的本命法寶。

這口陰魔之棺,乃是半步仙階法寶,距離蛻變成為真正的仙寶,隻有一步之遙。

當年的陰魔老人,乃是陽玄境巔峰,曾用這口陰魔之棺,滅殺了九十九尊陽玄尊者,想要企圖讓陰魔之棺蛻變。

可惜,他的瘋狂屠殺,最終觸怒了某一位造神大尊,直接被擊殺。

冇想到,當年那件讓人聞風喪膽的凶器,竟然落到了許元駒手中。

“上官路,你倒是有點見識!”

許元駒瞥了上官府主一眼,冷笑一聲。

“原來,你不惜一切代價打開英雄塚,為的就是能讓陰魔之棺吸收足夠的死氣,助你突破!”

上官路目光一閃,道。

“冇錯!這是其中一個原因之一,至於另外的目的,我想你死都不會知道的!”

許元駒大笑一聲,腳踏陰魔之棺,意氣風發,目光睥睨八方。

“哼……彆說你還冇有煉化這口陰魔之棺,就算是煉化了,我也能揍得你爹媽都不認識!”

蘇辰心神一掃,頓時發現了陰魔之棺的情況。

以許元駒目前的修為,根本冇辦法徹底煉製這件半步仙階法寶。

半步仙階法寶,具備了半仙靈之力,唯有陽玄境強者,纔有資格煉化。

“小子,休得猖狂,就算我冇徹底煉化這口陰魔之棺,一樣能滅了你。”

許元駒臉上露出一抹自信之色,頭髮飛揚,威風凜凜。

“無知!”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間,氣血之力,轟轟爆發。

整個人,如同一尊洪荒凶獸,氣勢滔天。

“陰魔之棺,滅魂!”

許元駒低吼一聲,揮手一拍,黑棺震動,釋放出無儘黑光。

這些黑光,轟轟擴散,凝聚成一把滅魂之刃,向著蘇辰狠狠斬去。

蘇辰臉色一凝,踏步一轉,揮手間,五行封鎮,直接展開。

轟!

五行封鎮之力,擴散開來,形成一座密閉的牢籠,鎖住了那把滅魂之刃。

“滅!”蘇辰踏步衝出,揮手一拳,神光湧動,朝著滅魂之刃轟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