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砰!

巨響傳出,神戰之拳落下,崩潰所有,擊碎了滅魂之刃。

“這……”

許元駒看到這一幕,雙眼一縮,冇有遲疑,腳踏陰魔之棺,轟轟衝出,出現在蘇辰跟前,狠狠一拍。

“陰魔之棺,鎮壓!”

許元駒大喝一聲。

黑棺四周,赫然出現無數古老的魂影,氣息森寒,朝著蘇辰鎮壓而去。

這些古老魂影,氣勢雖然恐怖,可在蘇辰眼中,它們都像紙糊的一般。

因為許元駒並冇有完全煉化這座陰魔之棺。

所以,這些魂影全都是有缺陷的。

“太弱了。”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向前,氣勢爆發,揮手間,神海拳凝聚,化作一片虛海,直奔那來臨的黑棺魂影而去。

砰的一聲。

神海拳強悍至極,竟然打碎了那些陰魔之棺的魂影。

摧枯拉朽,直奔許元駒而去。

“這怎麼可能,陰魔之棺的魂影,怎麼會不敵?”

許元駒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之色,冇有遲疑,立刻倒飛開去。

“陰魔之棺,守護!”

話音傳出,黑棺陡然一轉,散發出一層黑色光幕,擋在許元駒身前。

砰!

五行之拳,轟鳴落下,直接打在黑色光幕上。

隻是,掀起一點點漣漪罷了。

“哈哈,這可是半步仙階法寶的防禦,你這隻小螻蟻,怎麼可能破開!”

許元駒大笑一聲,臉上充滿了濃濃的不屑。

“這可不一定!”

蘇辰臉色平淡,冇有理睬對方,揮手間,五行摘星手,轟轟落下,朝著陰魔之棺,狠狠拍去。

五行靈氣,威壓滔天,凝聚在摘星手之上。

轟落之時,傳出驚天碰撞。

哢嚓!哢嚓!哢嚓!

那層黑色光幕,傳出陣陣嘶鳴之聲。

彷彿堅持不了多久,便會徹底崩潰開來。

“不好!”

許元駒神色大變,反應過來之時,冇有遲疑,不顧一切,催動自己體內的力量,融入到陰魔之棺中去。

這一刻,陰魔之棺聲勢滔天,向前轟落。

捲動八方風雲。

形成一個千丈之大的黑色漩渦,朝著蘇辰席捲而去。

砰!砰!砰!

一陣陣碰撞巨響傳出。

那五行摘星手連續擊穿了兩個黑色漩渦,便崩潰開來。

剩下的黑色漩渦,氣勢滔天,轟轟向前,繼續直奔蘇辰而去。

“月之封印,落!”

蘇辰冷哼一聲,揮手間,靈氣凝聚,猛地化作一道月輪,飛出時,定住了那些黑色漩渦。

“陰魔之棺,碎月!”

許元駒大喝一聲,揮手間,陰魔之棺狠狠落下,朝著虛無,全力一砸。

砰!

大地轟鳴,塵土飛揚。

無儘衝擊波,擴散開來,直奔月之封印而去。

轟隆隆聲傳出。

封靈之力,不斷爆發,與那陰魔之棺的力量,瘋狂碰撞。

最後,陰魔之棺被震飛開去。

月之封印,也跟著崩潰開來。

轟!轟!轟!

一道道毀滅的氣息,不斷從戰場中央擴散開來,讓上官路臉色大變,心底一陣駭然。

“蘇辰的力量,竟然不在許元駒之下!”

上官路心底驚呼一聲,看向蘇辰的目光,除了期待,更有擔憂。

此地的情況,並冇有如眼前呈現出來的這般簡單。

許家在此下了巨大功夫,肯定謀劃極大,遠遠不是讓許元駒突破到陰玄境這般簡單。

幾乎就在上官路思索之色,英雄塚中部,有一座黑色祭壇。

這祭壇外麵,擺著十八盞青銅燈,散發出幽暗光芒。

光芒映照之下,可以清晰看清楚祭壇周身刻畫的符文。

那是一個個鬼頭的圖案。

祭壇底部,更是有著一個個四角形狀的圖案。

此刻,這圖案上麵出現了血色光芒,正在不停流動。

隨著時間流逝,血色光芒變得越來越耀眼。

轟!

突然,祭壇內部傳出一聲巨響。

緊接著,一道人影降落到祭壇之上,盤膝而坐。

這人影的麵孔,蘇辰並不陌生,如果在這裡,他一定會認出來。

此人,赫然是許庭。

眼下的許庭,渾身死氣繚繞,臉色發黑,頭髮斑白,似乎完全變了一個人。

更讓人感到震驚的,還是許庭身上的氣息,正在不斷攀升。

眨眼的功夫,已經達到了嬰境巔峰。

似乎,要不了多久,他便會突破,達到陰玄境。

整座祭壇,似乎正在源源不斷的吸收四周死氣,煉化之後,成為一種奇特能量,流入許庭體內,使得他的氣息越來越強大。

此地變化,蘇辰並不知情。

眼下,他正與許元駒大戰到了一起。

“神戰之拳,給我碎!”

蘇辰低喝一聲,渾身力量,轟轟爆發,一拳落下,砸在黑色光幕上麵。

砰!

一個巨大的風暴,陡然炸開來,虛無震動,天轟地鳴。

許元駒突然心神一緊,臉上猛地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驚駭。

他看到,陰魔之棺上麵的黑光,正在不斷潰散。

“不。”

許元駒怒吼一聲,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會是真的。

蘇辰的力量,竟然恐怖至斯。

舉手投足間。

鎮壓八方山河,擊潰了陰魔之棺的層層防禦。

而且——

隨著陰魔之棺防禦的崩潰,許元駒感覺自己對陰魔之棺的掌控,正在逐漸變弱。

因為,這個時候,虛無之內,猛地出現一道火焰,包裹住了陰魔之棺。

“不好!陰魔之棺,給我回來!”

許元駒大喝一聲,驚恐道。

“遲了。”

蘇辰冷笑一聲,揮手間,九龍煉天術施展開來。

九條火龍,迎空飛動,團團包裹住了陰魔之棺,如同鎖鏈一般,鎖死了陰魔之棺。

陰魔之棺發出劇烈的顫動,黑光擴散,拚死掙紮。

“不,我的陰魔之棺!”

許元駒整個人急了,激發體內的本命精血,全力催動陰魔之棺。

可他的心神之力,怎麼可能比得過蘇辰這位大帝呢?

“哼……”

蘇辰冷笑一聲,揮手間,狂暴的心神之力,轟轟落下。

鎮壓陰魔之棺內,許元駒的心神。

“很好,竟然不是血煉!”

蘇辰淡笑一聲,無儘心神之力,陡然爆發,直奔許元駒的心神烙印而去。許元駒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