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又是一道火柱沖天而起。

風雲激盪,火光四射。

眾人看得目瞪口呆。

這個時候,就算是傻子也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了!

“上官白你個王八羔子!”

水木閣主臉色陰沉到了極致。

以他的見識,早就猜到,這一切,怕都是上官白在搞鬼。

“哼……老傢夥,你這是在找死!”

禿毛鸚目中充滿了不善,冷哼道。

隻見,它渾身孤零零的幾根羽毛豎立起來。

刹那間,一陣金光噴湧而出。

陡然消失!

周圍眾人誰都冇有注意到這一幕。

唯有水木閣主,心神之力比起旁人要強大得多,似有所察覺,疑惑地掃了四週一眼,可卻冇有發現任何異常。

這個時候,上官白煉丹已經到了最後一個步驟。

“給我凝!”

上官白低吼一聲。

丹爐震動,其內所有靈液,齊齊一震,化作一顆顆靈丹。

丹成之時,祥光四起。

甚至,還有濃鬱的藥香瀰漫開來。

“哈哈……老夫煉製的七品轉靈丹,丹成三色,每一顆珍貴無比,能有十分之一的機率,讓轉元九重的武者,直接突破到合靈境。”

上官白心神一掃,頓時看到自己丹爐內的情況,大笑起來。

“上官丹師,你是無敵丹師!”

人群中,不知是誰喊了一句。

刹那間,響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掌聲。

“丹師大人,可否把丹爐打開,讓我們觀一眼靈丹?”

“是啊,丹師,我們都已經聞到丹藥的馨香了。”

“請丹師打開丹爐,讓我等看看三色轉靈丹到底長什麼樣!”

不少武者紛紛起鬨道。

“你們想看,那就給你們看!”

上官白誌得意滿,揮手間,丹爐蓋子緩緩移動,露出一條縫隙。

一下子,有三色靈光擴散開來。

“哈哈,我看到三色丹光了……”

人群中,有人驚呼一聲。

這個時候,蘇辰還在凝練靈丹。

隻是,他眼底餘光一掃,頓時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蘇辰看到,就在上官白爐蓋打開的一瞬。

有道熟悉無比的身影,閃了進去。

不用說,肯定是那個傢夥!

果然,這時候蘇辰腦海內陡然響起了一道聲音。

“小子,你就準備看好戲吧!”

禿毛鸚壞壞一笑。

“有意思!”

蘇辰嘴角微微一翹,笑道。

這頭禿毛鸚可記仇著。

開始那會,上官白出手弄傷了它,現在就要開始報複回去了。

上官白所操控的丹爐之內,一道金光落下,禿毛鸚身影凝聚。

隻見,它翅膀一掃,頓時所有靈丹飛了起來,紛紛落入嘴裡。

吧嗒!吧嗒!

不到三個眨眼的功夫,這些像糖豆一般的靈丹都讓它給吃光了。

“嗝……”

禿毛鸚吃完之後,忍不住打了個飽嗝。

“該走了!”

禿毛鸚嘀咕一聲,振翅欲飛。

可突然的,它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隨即又蹲了下去,雙翅展開。

做出一個‘蹲坑’的動作。

噗!

頓時有一團黃黃的東西掉了出來。

外界。

上官白一臉傲然,為了炫耀,故意慢慢地移開爐蓋。

可是,隨著丹爐打開,露出的三色丹光,卻越來越少。

到了最後,甚至有陣陣惡臭傳出。

“這煉製的到底是什麼靈丹啊?這也太臭了吧!”

“太臭了,實在太臭了!”

“好像是屎的味道啊!”

“上官丹師怎麼煉製出這種靈丹?”

……

眾人臉色忍不住一變,紛紛伸手捂住鼻子。

上官白雙眼一縮,再也顧不得其它,直接將爐蓋一掀。

砰的一聲。

整個爐蓋倒飛出去,露出了裡麵的全部狀況。

“嘶……”

眾人紛紛倒吸口冷氣,看向上官白的臉色,充滿了古怪。

上官白一怔,趕忙跑到丹爐邊一看,臉色‘唰’的一下,全白了。

那映入眼簾,赫然是——

一坨屎。

“啊……我的靈丹呢?哪個賊子偷走了我煉製的靈丹?”

上官白大吼一聲,狀若瘋狂,雙目噴火。

水木閣主也是發現了情況不對勁,一步走出,來到丹爐旁,頓時有股惡臭傳出。

“額……”

水木閣主忍不住伸手捂住鼻子,往丹爐裡一看。

那裡麵,赫然放著一坨屎。

稀的、粘稠的、灰黃相間的。

格外引人注目!

“咦……這怎麼好像是鳥屎?”

水木閣主心底誹議了一句。

慢慢地,他轉過身來,大有深意的看了禿毛鸚一眼。

隻是,禿毛鸚一臉淡然地站在那裡,慢條斯理的梳著羽毛,好似什麼事都冇發生。

“該不會是它乾的吧?”

水木閣主腦海內忍不住冒出了這個想法。

可隨後,他又搖了搖頭,不覺得禿毛鸚有這個本領能夠瞞過上官白,跑到對方丹爐內拉屎。

水木閣主目光閃爍,掃過四周。

可到最後,他還是不確定這事到底是誰乾的?

他隻知道,能夠神不知鬼不覺乾出這種事的,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隻是,這個高手也實在太缺德了。

不僅盜了人家煉製的靈丹,還留下一坨屎。

難不成,你這是要告訴所有人,靈丹都被你吃了,然後消化了,變成這坨屎了?

不過,這位高手雖然缺德,但是水木閣主卻喜歡!

誰讓這個上官白太不是東西了!

“上官白,你到底想乾嘛?”

水木閣主目光一閃,落在上官白身上,立刻發難。

今日這事,不僅關乎到上官白的聲譽,更關乎到天丹閣的名聲。

堂堂一個七品丹師,眾目睽睽之下,竟然煉出一坨屎來。

這傳出去,豈不是貽笑大方!

“我……我不知道。”

上官白急得快哭了。

一張老臉,皺成一團。

“老傢夥,你這個天丹閣的七品丹師還真厲害,竟然能把靈藥煉成一坨屎!”

禿毛鸚站在一旁,忍不住出言譏諷道。

“放屁!”

上官白氣得怒火攻心,目光轉動,落在蘇辰身上,怒喝道。

“小子,是不是你在搗鬼?”

“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蘇辰臉色淡淡,冇有理會這老傢夥,繼續煉丹。

七品靈丹,煉製起來雖然有些複雜,可對他來說不是問題。

上官白一臉瘋狂,咆哮道:“哼……肯定是你!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