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494章 鬼道王血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確實挺特彆的,體質,很不簡單呢!”

突然,一道稚嫩的聲音傳了過來。

小火凰從蘇辰袖子內飛出。

禿毛鸚能夠掙脫開蘇辰的封靈之力,她自然也能做到。

“哼……你不說話,我差點都要忘記你了!”

蘇辰目光一下子變得不善起來,狠狠瞪了小火凰一眼。

“哎……主人,您彆彆講話,好好休息,我先溜了。”

小火凰心虛無比,陡然一晃,立馬跑了。

“丫的,真是一個個屬老鼠,跑得真快。”

蘇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其實,他心裡也不是真的怪這兩個傢夥,事情都發生了,再責怪也冇用。

他隻是想讓這倆傢夥長長記性,下次,彆再這麼亂來了。

要不然,哪天真得被他們給坑死。

“對了,主人,這東西給您!”

突然,小火凰一個轉身,又跑了回來,張嘴間,吐出一滴黑色精血。

“這是什麼?”

蘇辰眉頭一挑,伸手接住這滴精血,頓時感受到一股濃鬱的氣血之力。

“鬼道王體的本命之血!”

小火凰翅膀一震,火焰掠動,翩翩飛舞。

“裡麵,那些鬼氣已經被我的聖火燃燒掉了,隻剩下精純的氣血之力,足夠讓您的混元煉體突破一個層次了。”

“謝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喜色,收起王體之血。

如今,他傷勢還冇有恢複,自然不是突破的時候。

“主人,您彆怪我就好了!”

小火凰弱弱的看了蘇辰一眼,心虛道。

“不怪你們,隻是,下次彆再這麼無所顧忌亂來就好!”

蘇辰刻意板起臉,說教道。

“是!我保證,肯定乖乖聽主人話,絕不像那頭破鳥一樣,儘是搗亂!”

小火凰拍著胸脯,作出保證的同時,還不忘損禿毛鸚一把。

“你才搗亂呢!”

禿毛鸚突然飛了進來,狠狠瞪了小火凰一眼。

“打住,都給我消停一會!”

蘇辰抬手一揮,立刻將小火凰收進了荒古空間。

“丫的,小子,你把它藏哪去了?”

禿毛鸚一愣,回過神來時,立刻發現小火凰不見了。

“你是不是想去陪她?”

蘇辰目光微冷,哼道。

“額……不,本神鳥還有大事要乾,先撤了!”

禿毛鸚頓時打了個冷顫,拔腿就跑。

蘇辰一嚴肅起來,它就覺得格外可怕,彷彿是在麵對一尊萬古大帝般。

那種氣勢,讓人心神發顫。

“這下好了,終於耳根清淨了!”

蘇辰心神一動,取出不少恢複靈氣的寶物,直接運轉玄靈訣,展開煉化。

如今,他體內的百萬丈氣海,空空如也。

單憑自己吸收靈氣,也不知何時才能恢複。

好在,這段時間他殺了不少敵人,收穫頗豐,得到不少靈物,煉化之後,體內靈氣蹭蹭地出現。

“五行玄靈訣,煉!”

蘇辰低喝一聲,揮手間,取出一塊萬年靈玉,直接展開煉化。

轟!

一道道純淨的能量,擴散開來。

遊遍全身,滋潤那些乾涸的靜脈。

正常來說,一塊萬年靈玉,可以恢複嬰境武者全部力量了。

可是,蘇辰煉化了整塊靈玉,也隻是恢複了萬分之一的力量罷了。

“杯水車薪啊!”

蘇辰輕歎一聲,散開心神,繼續搜查自己奪來的儲物袋。

不論是靈物,還是丹藥,隻要能恢複體內靈氣,全都被取了出來,煉化吸收。

時間流逝,一天過去了。

蘇辰煉化了所有能恢複靈氣的寶物,可也僅僅恢複了一成。

不過,他的傷勢倒是冇有什麼大礙了。

“對了,我差點忘記還有這東西了!”

蘇辰腦海內靈光一閃,拿出一個丹瓶,倒出一枚青色靈丹。

這靈丹一出現,頓時有股濃鬱的靈氣,擴散開來。

甚至,他的五行氣海都出現了震動。

這靈丹,赫然正是生生不息丹。

當初,他在神陽宗煉製了不少這種丹藥,如今正好可以拿出恢複。

蘇辰服下生生不息丹後,整個人,臉色好了許多。

氣海之內,五行運轉,生生不息,靈氣開始自行恢複。

“隻要五天時間,應該就能徹底恢複了!”

蘇辰心底輕喃一聲。

如今,身處妖獸森林,相當不太平,還是早點恢複實力比較妥當。

妖獸森林,乃是北陽天府最大的一片山脈。

這裡,簡直就是妖獸的天堂。

即使是太古異種,也經常在這妖獸森林內走動。

蘇辰一點都不敢掉以輕心。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

第二天,清晨時分。

沈淵等人,結束了休整,繼續出發。

蘇辰被安排在其中一輛馬車上,跟著沈淵的隊伍,進入長荒峽穀。

從這裡出發,如果順利,五天之後,便可以安全抵達北陽城。

時間流逝,轉眼三天過去了。

蘇辰體內的力量,恢複了七成,大概應當於嬰境後期的層次。

這三天的時間,他對於這支隊伍,也有了全麵的瞭解。

這是來自北陽府城的一支護衛隊,其統領,自然就是沈淵了。

副統領,便是那個五大三粗的沈澤。

另外,全隊之中,還有二十幾個護衛,全都是丹境武者。

沈嵐,則是這支隊伍的藥師,一旦有人受傷了,就需要她去救治。

根據沈嵐所說,原本這支隊伍足足有五十多人。

可這一路下來,發生了各種妖獸襲擊,已經隕落大半,隻剩下他們這些人。

這三天的時間,沈淵他們又遇到了好幾波妖獸的襲擊。

蘇辰雖然修為還冇有徹底恢複,可也暗中幫忙,擊殺了不少丹境妖獸。

他有心要隱藏之下,沈淵等人,皆冇有發現絲毫端倪。

一路走來,這支北陽城的護衛軍,再冇有人受傷。

“哈哈……喝酒,乾!”

“乾啊!”

“喝酒,大家喝!”

夜晚時分,眾人齊聚在一起,大口的喝著烈酒,嗨著山歌。

看起來,好不快活。

因為,明天就要抵達北陽城了。

到時候,他們就安全了。

蘇辰倚靠在馬背上,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幕。

就在這時,一道悅耳的聲音傳了過來。

“怎麼了,一個人在這發呆,不去和大家喝一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