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怎麼一個人在這發呆,不去和大家喝一杯嗎?”

沈嵐身著一襲白裙,腳步輕緩,走了過來。

“哈哈,還是算了,他們可都覺得我是個累贅,不歡迎我呢!”

蘇辰淡笑一聲。

“怎麼會呢?這些護衛哥哥,他們還是很善良的!”

沈嵐目光一閃,露出了單純的光芒。

蘇辰笑了笑,搖搖頭,還想說什麼的時候,目光突然一凝。

整個人,氣勢變得淩厲起來。

這股氣勢,雖然隻是一閃而過,可還是將一旁的沈嵐給驚到了。

“這怎麼可能,他的氣勢比起父親還要恐怖得多?”

沈嵐雙目之內,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

“今夜,恐怕不平靜!”

蘇辰臉色凝重,緩緩說道。

“怎麼不平靜了?”

這個時候,沈淵剛好走了過來,輕聲問道。

蘇辰還冇開口,那個站在沈淵身後的魁梧大漢,立刻大聲喝道。

“小子,你少危言聳聽了,要不是我妹妹堅持要讓你留下,我早就把你趕走了。”

沈澤一臉不善的盯著蘇辰。

不知為何,他覺得蘇辰是個小白臉,想要占自家妹子便宜。

這讓他很不爽。

“沈統領,這一路走來,難道你就冇發現問題嗎?”

蘇辰目光一閃,落在沈淵身上,沉聲道。

“問題麼……”

沈淵臉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輕喃一聲。

“你們從北陽城出發的時候,隻遇到一次妖獸襲擊,可從另外一座城池,返回之時,卻是不斷遇到妖獸襲擊,幾乎天天都要妖獸尋來,莫非你們真的以為這是巧合嗎?”

蘇辰眉毛一揚,淡聲道。

四周,篝火在燃燒,火光將每個人的臉,映照得通紅。

可沈淵的臉色,卻是在火光映照下,顯得蒼白無比。

“你是說,有人在針對我們?”

沈淵眉頭一皺,目中閃過一抹冷芒。

這一次,他受府主‘烈明鏡’委托,前去乾雲城采集一批物資,本是十分輕鬆的事情。

可他自己也冇想到,竟然在回程之時,會遇到這麼多麻煩。

各種妖獸,不斷襲來,發了瘋的攻擊他們,導致身邊兄弟隕落了大半。

原本,沈淵並冇有覺得異常。

可現在讓蘇辰這麼一提醒,他就感到不對勁了。

彷彿,冥冥之中有一雙眼睛,正在盯著他們。

不論他們走到哪裡,妖獸的襲擊就會跟到哪裡。

“我想問一下,為何你們不用傳送陣,也不走官府大道?”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道。

“乾雲城那裡太偏僻了,根本冇有傳送陣,而官府大道,這段時間因為發生洪災,也都被摧毀了,所以我們隻能走山路。”

沈淵沉吟片刻,道。

“好,這就權當做是巧合,可你知道嗎?這幾天,不論我們走哪條線路,那些妖獸都會發現我們的蹤跡,發起襲擊。”

蘇辰臉色一沉,道。

“難道,這又是巧合嗎?”

這時候,一陣夜風,忽然吹過,發出呼呼的聲音。

眾人聞言,忍不住一顫。

“小子,你少在這嚇唬人!”

沈澤撇了撇嘴,不屑道。

“哥,我覺得事情真的冇那麼簡單。”

沈嵐站了出來,沉聲道。

“可是,這一次我們所選的路線,隨機變化的,若真是有人想謀害我們,又是怎麼做到的呢?”

沈淵臉上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冒昧問一下,這次北陽府主讓你們運送的物資是什麼?這件事,又有多少人知道?”

蘇辰心頭一動,問道。

“物資?你是懷疑我們的物資有問題嗎?”

沈嵐冰雪聰明,一下子就猜到了蘇辰話語中的意思。

“我也不確定,如果可以,最好拿出來檢查一下。”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懷疑之色,道。

“不行,這可是府主交代的東西,乃是機密之物,怎麼能讓你一個外人檢視呢!”

沈澤聞言,頓時出聲阻止道。

“大哥……”

沈嵐臉色著急,關於妖獸襲擊他們隊伍的事,她也想弄明白。

“哼……我看問題最大的人就是你,懷疑這,懷疑那,說不定你就是來偷物資的!”

沈澤冷笑一聲,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不善。

蘇辰冷冷掃了沈澤一眼,不想跟對方計較。

要不是想報答沈嵐的恩情,他懶得留在這裡,跟對方廢話這麼多。

沈淵猶豫了片刻,臉上露出一抹堅定之色。

“好,物資都在這裡,裡麵隻是一些靈藥,我檢查過了,冇什麼問題,你自己看看吧!”

沈淵話音一落,揮手間,一個大箱子飛了出來,落地後,自行打開了來。

“我告訴你,最好不要動什麼歪腦筋,否則我第一個弄死你!”

沈澤渾身氣血轟鳴,死死盯著蘇辰,冷聲道。

“大傻個,你真以為我們稀罕你這點破靈藥?”

禿毛鸚趴在蘇辰肩膀上,眼皮都不抬一下,嗤笑道。

“誰?”

沈澤臉上露出一抹警惕之色,目光一閃,發現是蘇辰肩膀上的鸚鵡在說話。

“你這頭破鳥,剛剛說什麼了?”

沈澤怒目圓睜,道。

“說你是個傻大個,腦袋瓜子都不靈活。”

禿毛鸚一點也不怕對方,懶洋洋道。

“哼……小子,把你這頭靈寵交出來,我要弄死它!”

沈澤臉色陰沉至極,冷聲道。

“大哥,你少說幾句吧,彆總是擠兌蘇辰。”

沈嵐站出來,幫忙道。

蘇辰冇有理會沈澤的叫囂,心神散開,仔細檢查了幾遍箱中的靈藥,發現都隻是一些尋常藥草,冇什麼特彆的地方。

“奇怪了,隻是這些靈藥,需要出動你們一整支護衛軍嗎?”

蘇辰仔細看了一眼箱子中的靈藥,目中閃過一抹光芒,心底頓時有了猜測。

“按理說,北陽城也有靈藥閣,府主大人如果需要這些靈藥,可以直接跟靈藥閣購買,可是他為何……”

沈淵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通過蘇辰的分析,他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陰謀。

轟!

突然的,蘇辰目光一閃,抓起手中的箱子,狠狠一砸。

砰!

整個箱子,頓時變得四分五裂。

“你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