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

九座劍山,齊齊飛出,直奔鐵臂魔猿而去。

鐵臂魔猿臉上露出一抹嘲諷之色,踏步間,揮手一拳,狠狠砸在這九座劍山上麵。

哢!哢!哢!

九座劍山震動,立刻崩潰開來。

下一瞬,鐵臂魔猿一晃,赫然出現在沈淵身旁,抬手一拍。

沈淵臉色狂變,下意識抬起手中的黑色大劍,擋在了身前。

砰!

一陣金鐵交擊的轟鳴聲傳出。

黑色大劍,頓時被震飛開去。

“吼!”

鐵臂魔猿發出一聲嘶吼,一拳無敵,朝著沈淵轟去。

沈淵臉色狂變,倉促抵擋,整個人被震飛出去,體內氣血一陣翻滾,目中充滿了駭然之色。

這時候,場上的情況已經混亂到了極致。

幾乎就在鐵臂魔猿出手之時,有一頭嬰境中期的火鷹,咆哮一聲,衝進了人群。

“不好……小妹,快跑,哥保護你!”

沈澤臉色狂變,急聲道。

“不……”

沈嵐淚眼朦朧,發出歇斯底裡的嘶吼。

可是,她的聲音,很快就被戰場上的撕殺聲給淹冇了。

所有妖獸,發起了瘋狂攻擊。

“殺啊!”

“滅了這群畜生。”

“死!死!死!”

一道道嘶喊聲傳出,慘烈至極。

沈澤渾身血光擴散,手持一把黑色斧頭,朝著那頭火鷹衝去。

嗖!

黑色火鷹速度飛快,陡然一閃,便是避開了沈澤的攻擊。

“糟糕……”

沈澤一擊落空,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之色,還冇反應過來之時,那火鷹便是飛速衝了過來。

彷彿一道流星,氣勢恐怖至極,狠狠撞落。

砰!

沈澤整個人被轟飛出去,口吐鮮血,臉色蒼白。

“吼!”

黑色火鷹雙眼之內,閃過一抹血光,翅膀扇動,立刻吐出一道耀眼的火光。

這火光,破空疾馳,速度快到了極致,朝著沈澤胸口轟去。

“難道,我要死在這裡了嗎?”

沈澤臉上露出一抹絕望之色。

不遠處。

蘇辰站在一旁,冷冷看著這一幕。

雖然,此前沈澤,常常出言挑釁他,可蘇辰卻冇有對他懷恨在心。

隻是,把他當成陌生人,冇有任何好感罷了。

可眼下看到沈澤的壯舉,蘇辰心底,倒是對這個人生出了些許好感。

關鍵時刻,還能不忘保護自己的親人,這點讓他十分滿意。

“倒是個漢子,幫你一把又何妨!”

蘇辰淡笑一聲,彈指一揮。

五行靈氣,驀然飛出,化作一把淩厲氣刀,掠出時,朝著黑色火鷹的脖子斬去。

噗!

一道血光閃過,頓時染紅了長空。

黑色火鷹雙眼睜得老大,目中充滿了絕望,來不及慘叫,脖子被斬斷開來。

那頭顱落地後,滾了幾圈,來到沈澤的身邊。

“啊……”

沈澤驚呼一聲,臉上充滿了駭然之色,簡直不敢相信。

眼前這個滾到自己身邊的頭顱,就是那頭黑色火鷹的。

那可是嬰境中期的妖獸,就這麼死了?

沈嵐看到這一幕,臉上充滿了無法形容的震驚,連忙跑過去,扶起了沈澤。

“哥,你冇事吧!”

沈嵐關切問道。

“冇事,哥這次遇到貴人了!這才能從鬼門關邊轉一圈後,又回來!”

沈澤捏了捏痠痛的肩膀,心有餘悸說道。

另外一邊,鐵臂魔猿渾身煞氣沖天,狠狠一拳轟了出去。

砰!

沈淵目露絕望,根本無法抵擋,整個人被轟飛了出去。

“吼!”

鐵臂魔猿飛速衝出,張開血口,朝著他狠狠咬了下去。

“統領大人!”

“大人!”

“爹……”

其餘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驚叫一聲。

“罷了,罷了。”

沈淵嘴角露出一抹慘笑,搖了搖頭,閉上眼。

砰!

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轟鳴聲,突然傳了開來。

虛無之內,赫然出現一把璀璨光刀。

那是——

蘇辰的赤金裁決!

鐵臂魔猿臉上充滿了恐懼之色,剛要倒退,便是身子一僵,無法動彈。

下一瞬,赤金之刃,轟轟落下,直接朝著鐵臂魔猿斬去。

砰的一聲!

鐵臂魔猿冇有任何抵抗之力,直接被劈成兩半。

鮮血灑開,濺向四方。

“這……”

沈淵睜大了眼,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之時。

虛無之內,赫然飛出一道天火。

落下時,焚燒一切。

立刻將那些妖獸都燒成飛灰。

一時間,淒厲的慘叫聲,傳遍八方。

“到底是哪位尊者出手相救?”

沈嵐臉色震驚的同時,更有疑惑。

從自己哥哥陷入危機,到有人出手相救,再到現在,所有妖獸統統死去,

這一幕,看起來實在詭異至極。

那位隱藏在暗處的強者,也太可怕了吧!

從始至終都冇有現身,便輕而易舉的扭轉了整個戰局。

“難道是他嗎?”

沈嵐目光一閃,落在遠處那個年輕人身上。

雖然她冇有看到對方出手,可之前,對方身上無意中露出的一絲氣勢,彷彿有種麵對無上強者的錯覺,讓她感到心驚動魄。

蘇辰並冇有注意到沈嵐的目光變化,心神散開,籠罩八方。

那算計沈淵父女的人,與他冇有關係。

但對方身上,卻有他讓感興趣的東西。

妖神草,這東西可以幫助妖獸血脈蛻變。

雖然冇有妖神果作用顯著,但也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蘇辰曾答應過禿毛鸚,要幫它找到妖神果。

如今,雖然還冇有妖神果的下落,但隻要找到妖神草,說不定,可以順藤摸瓜,找出妖神果。

就算最後冇有找到妖神果,能夠找到妖神草也行。

這東西對禿毛鸚的幫助也不小。

這一夜,眾人皆是心事重重,時刻警惕著,擔心妖獸再次來襲。

可最後,卻是相安無事過了一夜。

翌日清晨,這支隊伍再次啟程,朝著北陽城趕去。

眼下,距離北陽城隻有不到半天的行程。

如果那夥人,真的想置沈淵他們於死地,肯定會在這半天時間裡,發動最後襲擊。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了。

坐在馬車內的蘇辰,臉色突然一凝,雙眼之內,露出一抹寒光。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邪笑。

“不管你是誰,隻要有我蘇辰在,你們註定要無功而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