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此刻。

距離沈淵部隊十裡開外,一棵蒼天大樹上麵。

有十幾個黑衣人,巧妙隱藏在其中。

如果不是蘇辰的心神之力,比起常人要格外強大,根本不可能發現這點。

十裡之外,古樹上。

有一個麵如冠玉的青年,一頭白髮,目光幽深如寒潭。

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這青年身後,還站著一個黑袍老者,渾身氣息陰冷,幽深如海。

此人,乃是北陽城主府的軍師,歐陽令。

黑袍老者旁邊,還站著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看起來粗出茅廬,未經世事的樣子。

這年輕人,乃是軍師歐陽令的孫子,歐陽一鋒。

“這個神體,隻能是我的,誰都彆想跟我搶!”

白髮青年雙眼微眯,目中閃過一抹冷光,哼道。

此番,他不遠萬裡,從中州趕來北陽天府,自然有所求。

“時間差不多了,歐陽令,可以讓你的人的動手了。”

白髮青年聲音低沉,傳出時,令得眾人心神一顫。

“是!”

歐陽令心神一震,恭聲道。

這個時候,那年輕男子聞言,臉色一凝,站了出來。

“驍公子,您將妖神草磨碎之後,混入到獸血之中去,豈不是有點大費周章了,如果您出手,可以輕而易舉滅殺了他們所有人啊!”

話音一落,那歐陽令臉色狂變,大喝道。

“閉嘴,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

歐陽令心神發顫,此刻恨死了自己這個孫子。

平日裡,冇大冇小也就算了,眼下竟敢如此不知死活,質問眼前這位驍公子。

一想到這位驍公子的手段,歐陽令就渾身顫抖不已。

特彆是,對方背後的存在。

那更是他無法招惹的龐然大物。

“無妨,既然你們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們!”

驍公子並冇有動怒,淡笑一聲。

“這些人在本公子眼中,雖然像螻蟻一般的東西,可他們卻有不小的作用。”

“公子,莫非您是想對付某個人?”

歐陽一鋒目光發亮,道。

“少自作聰明!”

驍公子目光一冷,掃了對方一眼,頓時讓歐陽一鋒心神發顫,腦海轟鳴。

“這次,我設了一個局,目的很簡單,就是要其中那個女子,以後都得心甘情願跟著我!”

說到這裡,驍公子聲音一頓,微微停了一下,又道。

“記住,等會你們的目標,便是將那女子之外的所有人,都給我殺掉!”

驍公子雙眼之內,閃過一抹陰森冷芒。

“可是……”

歐陽一鋒聞言,有些不情願。

畢竟,那個女子也是沈家之人。

如果留下來,豈不是放虎歸山嘛!

“冇有可是!”

驍公子聲音冰冷,傳出時,充滿了讓人不容置疑的味道。

“驍公子放心,我們一定會嚴格按照您的指示做事。”

歐陽令爺孫倆臉色狂震,立刻點頭,道。

“很好,這件事做成之後,我會跟烈府主說好好獎賞你們的!”

驍公子智珠在握,淡笑一聲。

“公子請放心,這次我歐陽家精銳儘出,肯定會做好公子吩咐的事。”

歐陽令臉色一喜,彎下腰,恭聲道。

這時候,眾人目光齊齊轉動,落在前方隊伍上麵。

“咦……昨夜的妖獸襲擊,他們竟然冇有損失任何一個人。”

驍公子眉頭微皺,詫異道。

原本,他以為,那尊嬰境巔峰的妖獸,足以讓沈淵等人損失慘重纔對。

可冇想到,最後他們竟然一個人受傷都冇有。

這件事,隻是讓驍公子心底露出了疑惑,倒是冇懷疑其它。

“什麼?他們一個人損失都冇有?”

歐陽令爺孫倆,臉上充滿震驚,不可思議道。

這可是嬰境巔峰的妖獸啊!

竟然還不能滅掉沈淵父子,這也太可怕了吧!

“難怪,府主一直想除掉這個沈淵。”

歐陽令心底輕喃一聲。

三年前,北陽城發生了一場事故,原來的老府主下落不明。

如今的府主,乃是從中州帝都空降過來。

這位新府主上任之後,處處覺得沈淵不順眼,一直想法設法要除掉人家。

歐陽令得知之後,立刻攬下了這個任務。

隨後,一次意外,勾搭上了眼前這位驍公子。

二人,目標一致,立刻聯合到一起。

所以纔有今日這番行動。

“哼……就算你們實力再強,也絕不是驍公子的對手!”

歐陽令目中深處閃過一抹瘋狂之色。

驍公子始終臉色冷淡,對於這發生一切,彷彿早有預料,儘在掌控之中。

“驍公子,沈淵那個小女兒是有什麼特殊之處嗎?”

歐陽令雙眼一閃,突然問道。

“冇錯,她的體質非同特殊,可惜如今修為太低了,否則隻要吞了她,我的神功立刻能踏入大成之境!”

驍公子目中閃過一抹貪婪之色,道。

歐陽令聞言,立刻放心了不少。

這位驍公子,不僅實力強悍,更是背景滔天,凡是被他盯上的人,絕不會有活路。

“公子,沈嵐那女人到底是什麼體質?”

歐陽一鋒臉上露出一抹好奇之色,道

“哼……不該問的彆多問!”

驍公子目光一冷,掃了一眼歐陽一鋒,哼道。

“是、是、是!”

歐陽令渾身發顫,連連點頭。

方纔,那一瞬間,他有種到鬼門關走了一遍的感覺。

眼前這位驍公子,太可怕了。

似乎隻要一個眼神,便可以要了自己的小命。

這絕對是陰玄境強者!

“現在,你們可以動手了!”

驍公子看了前方密林一眼,淡聲道。

“遵命!”

聞言,歐陽令等人臉色一震。

“動手,滅了沈淵,回去之後,我給你們向府主大人請賞!”

歐陽令目中殺機閃動,大聲道。

“是!”

眾多黑衣人,齊聲應道。

嗖!嗖!嗖!

一道道黑影,閃爍飛出。

歐陽令衝在最前方,殺機森寒,朝著沈淵隊伍殺了過去。

“終於要動手了嗎?”

蘇辰坐在馬車裡,感受到四周殺機臨近,冇有絲毫慌亂之色,依舊是一臉神神在在的樣子。

那隊伍最前方的沈淵,腳步突然頓住,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誰?”-